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能吏许文远(二)

with 3 comments

韦春花     2015-12-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12/143941.html

要认为许文远如此讲便是准备把交通业收归国营,未免过于天真。淡马锡是一个任行动党政府挥霍的金库;可以在大选来临的时候,撒钞票收买人心;同时也是大批政治前线高官退任后,继续享高薪的养老院。要是有一天行动党不再执政,或许就会变成一家私营公司,把总部迁至海外。就好比没有任何作为的郭木财中将,就是让SMRT每年用至少250万豢养着,以此来攒取行动党党员和同路人的向心力。

八九十年代,行动党政府其实是尾随里根—撒切尔主义的主张,把一些公共服务类国企私有化,认为唯有这样,才能找到一个永续经营的模式,最终受惠的一定是国民。可是近日许文远在基础设施维修论坛上的发言,几乎推翻这一理念,而没人察觉。毕竟《南洋视界》新闻网是大陆新移民搞的,还不大清楚本地的政治语境,立马就打出这样的标题:

可是许文远在通篇讲稿里,只字未提“国营”和“私营”二词,他只是说:

我坚信要打造一个完善的地铁系统,须从系统最初的设计和建造、到实际的运作与维修上进行整合,从生命周期的视角来发展整个系统,所吸取到的运作经验可用于设计阶段,久而久之设计会进步,减少“捉老鼠”(指找出故障根源)的人。

我是工程师出身,支持工程师的论点,但要在一夜间改变现有模式并不容易……不过在未来新的地铁线,我们可能有机会做不一样的尝试,所以我要求陆交局扩大工程队伍,若决定朝这个方向发展,就有一组人可以负起地铁运作与维修的工作。

(这里扯点题外,许文远要求扩大陆交局的工程队伍,随时都可以take over地铁的运作和维修,之前却合理化建屋局自废武功,把管理软件贱价让给行动党的二元公司。可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问题这就来了,到底是里根—撒切尔主义的错,还是执行的行动党政府的无能?为什么早新加坡地铁8年运作的香港地铁会越做越好,而新加坡地铁却在百万年薪部长的领导下越做越糟?是苏碧华一个人的胡作非为,还是淡马锡集团的贪婪导致?现在一切都变成许文远口中:“国人对地铁故障的不满,显示大家对建造与运作地铁系统的工程师存有很高期望,而这种厚望源于我国早期工程师所创下的功绩,这样的情况在全球是少有的。”所以说嘛,许文远就是一名能吏,能把皇上和百姓一样哄得懵懵懂懂。

新传媒和报业那些二丑们就聪明多了,他们不多也不少,就只报道了“工程维修”的部分。

早报匿名社论更是字斟句酌,他们说:

不过,要在一夜之间改变整个地铁的管理和运营模式显然并不实际。当局的做法明显是要从最重要的环节下手,也就是统合资源,集合经验,加强维修。这也就是说,今后地铁维修不再只是业者的工作,陆交局的工程团队也将参与其中。

这么做并非单只为了加强两个业者的维修队伍,而是同时也让陆交局的工程师团队吸取运营与维修方面的经验。这一来,这支队伍就能具备从设计与建造以至运营和维修的一条龙能力和经验,弥补目前存在的短板。

这是不是一种前期安排,为将来设立一个统合性地铁管理机构铺路,目前还言之过早。更深层次的问题:未来地铁将以怎样的模式运营,所需的复杂的论证过程也才刚刚开始。不过,从部长的言谈看,改革是势在必行了。

并且还轻轻替御用交通公司卸责:

众所周知,目前地铁的管理运营模式,除了上述的分割之外,另一个缺点就是作为上市公司的业者,必须时刻照顾公司的运营底线和股东的利益,因此偏重经营而忽略维修。当局或许已经达到结论,如此模式在新情况下是不可持续的。对地铁服务不时出现故障所凸显的维修问题,更急需寻求有效的解决方案。

就像过去吕德耀以改善交通服务为名,给新捷运添了多少钱的巴士一样,这样的说法对于新加坡人来说是很具吸引力的(哇,“政府”也来帮忙);新加坡人只要地铁运行顺畅,及时把他们送到目的地,钱到底给谁赚去,一般都懒得理。

可是,唯一没让许文远预估到的,却是消息传出后,新捷运和地铁公司的股价应声上扬6-9%。项庄舞剑之意,股民都解得出。因为有脑的人都知道,接下来这两家交通业者躺着赚都行了;你看,基础建设、车队、培训、维修都由政府接手包办,还能有什么事做?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收钱咯。

问题出在哪儿呢?因为淡马锡不是一家普通的企业,它是行动党的禁脔。所以它不会去到如许文远所说的“从经济师的角度来看,这可促进市场竞争,若业者服务不到位,可委任另一个业者”的境地。陆交局最新的10亿新元“礼物”,还有之前大大小小的“交通礼物”,就等于说这两家公司不需要像一般私营公司那样思考经营发展的问题;要赚更多的钱,就要舍得拿钱出来去购买新车队,培训人才、改善维修等等,这些“商道”基本都推翻了,还能在盈利数字后面添加几个零。因此许文远一次过解决两个问题:大众交通问题和让淡马锡继续赚钱的问题,方法就是打开国库,让它直通党库,一般人是不会感到肉痛的。

因此上,要认为许文远如此讲便是准备把交通业收归国营,未免过于天真。淡马锡是一个任行动党政府挥霍的金库;可以在大选来临的时候,撒钞票收买人心;同时也是大批政治前线高官退任后,继续享高薪的养老院。要是有一天行动党不再执政,或许就会变成一家私营公司,把总部迁至海外。就好比没有任何作为的郭木财中将,就是让SMRT每年用至少250万豢养着,以此来攒取行动党党员和同路人的向心力。这么好用的金库,能吏许文远当然拼死都要好好顾着嘛。

Advertisements

3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难得三朝老臣邪,下车伊始费齿牙。
    云里祖绩单马锡,雨中孙业万人家。
    牛郎未破铁轨障,鼠辈先尝口水花。
    克绍箕裘无穷景,公孙子卿半世华。
    ======================
    此诗首见《大马华人论坛》malaysia-
    chinese.net,这是二稿。

    德仁

    十二月 10, 2015 at 9:17 上午

  2. 百事可乐广告称他的产品样样苐一,媒体灌水大吹大擂称赞他什么都是能吏,无所不能的搞定先生?为什么样样都搞定呢?先看花生米事件,一开始称赞他们是很有贡献的为慈善事业筹款的高手,自被掀开滥用公众捐款,慷他人之慨,私人自用的厕鍍金水咙头,出囯定要头䓁机位,不是五,六星级酒店绝对不入宿。还赞扬他们有一流的筹善款功能!
    当事件越闹越大,在风势火头之势,眼见众怒难平,能吏立刻见风转向,雷霆之势就解除杜的兵权。也动用囯际刑警天涯海角追捕其他人,结果是雷聲大雨点小,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一切都是杜的预料中一人承担,天大风波就此落幕。
    华人的佛道廟宇道㘯,却被洋人投标成功,过后被人发现違规,立刻砌词绞辯,把事件说成梁祝的故事,没事没事。其人五短矮子能一流辩解理论全身而退
    看看今天的楼房品质质量劣䓁,滥竽充数面积缩水又缩水,近期在upper sera goon View 有一批EC执行公寓TOP,据说屋主抗议不断,粗制滥造,地层的房子更惨不忍睹,雨水堆积不能流通,烂泥四溅把房子弄到十分像殘败不堪,因积水不流通草地腐烂枯萎臭不可闻,蚊虫滋生鼠洞隨眼可见,这种粗糙烂货如何可以在百事能吏「搞定先生」任内其间的工程批准把TOP证发出?
    要记得这些都是人民的血汗钱,畢生的割肉钱,这些唯利是图,丧尽天良的黑心发展商为何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过关,大赚伤天害理的事,而有关部的执法人员,没有尽责使用公正公权力、似乎走走看看就蓋印过关?苦主一生的恶梦从此开始!如果板主同意,愿意po上照片公布于众分享!

    这种能人

    十二月 11, 2015 at 12:38 上午

  3. “能吏”并非”贤吏”,”吏”愈”能”而非”贤吏”,则百姓危矣!

    花非花

    十二月 11, 2015 at 8:33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