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历史应该怎么学

with one comment

王昌伟(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2015-12-7
怡和世纪 2015年10月–2016年2月号 总第27期

如果我们相信学习历史有助于塑造国民性格,我们就必须仔细想想,我们究竟要把国民塑造成什么样子?我们要的,是只会专注于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不好,然后在回望国家所走过的道路时,也只对为自己带来美好的生活的政治领袖充满感激的国民,还是能够超越成王败寇的论述,相信真理,坚持理想的国民?

LKY_merge_Malaya_referendum_ballot_1962

新加坡与马来亚合并公投的选票上并没有反对的选项。

日前一位资深的媒体人,在博客上“坦白从宽”,承认她过去并不知道,原来当初为了是否要加入马来西亚所举行的公投,并无反对加入这一项。那次公投,选的仅仅是以何种方式加入而已。我比这位媒体人“幸运”,我知道这件事,但这样的知识,不是从课堂上学来的。课本里的历史知识,是典型的官方论述,其中的是非黑白,清清楚楚,没有讨论的余地。

“正史”与“野史”的不同论述

我是从家中那两位建国一代口中知道这件事的。两老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时不时会告诉我一些“正史不载”的逸闻轶事。从他们的视角出发,是非黑白,也是那么泾渭分明,只不过忠奸的角色转换了。

“正史”通过“官学”传授,而“野史”则通过民间口耳相传,这种模式的历史知识的传播,我们并不陌生。毕竟,官方希望通过历史教育塑造其心目中理想的,符合政权需要的性格,自然会强调对政权有利的,趋于单一的历史论述。这阵子岛国把官方历史叙述推向极致,例如最近政府大力提倡国人应该通过《争取合并的斗争》 (Battle For Merger) 学习李光耀那一代的建国领袖与共产主义斗争的过程,以了解新加坡得来不易的成就。这类的历史叙述,一定会对成就霸业的帝王将相的光辉的一面大书特书,以作为凝聚国人的精神象征。

至于通过口述所传下的历史知识,则相对多元,且丰富复杂许多。有的和官方论述同调,有的若即若离,有的则完全对立。一般人在面对这许多不同,并且观点相左的历史叙述时,自然会感到无所适从,再加上如果官方叙述有漂亮的政绩作为后盾,那国人就更容易被其直线型的论述所吸引,而内化为国民认同的一个据点。

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愈发能突显学习历史的重要性,而历史学者的责任,也就更为重大。

历史应该怎么学

只是,历史应该怎么学?

前阵子参加了一场题为“Living with Myths”(与传说共处)的公共论坛,其中两位来自教育学院的讲者强调,单一的历史叙述不利于塑造国民认同。他们认为,学校的历史课程应该向学生展现多元的视角,这样才能让学生充分了解建国道路上的荆棘满途。可是在有限的课堂时间里,究竟能“多元”到什么程度,实在令人不乐观。更何况,国民认同这个议题过于复杂,不是允许多元就能够解决的。更为重要的是,要如何看待多元,要如何跟我们的学生说,不必害怕因为多元所带来的混乱。

在我们这里,国家强势为历史教育定调的政治操作,并没有引起多少关注。在台湾,教育部计划对历史课纲做调整,却引起轩然大波,使得国民党原本就不稳固的政权更加岌岌可危。在台湾发生的风波,除了关乎国家、民族认同之外,还涉及政府是否进行黑箱操作,暗度陈仓“偷偷”向学生灌输对国民党政权有利的意识形态。

有位台湾的教育工作者针对此次的争议发表了相当有见地的看法。她认为,这次不管是赞成还是反对课纲“微调”的人,对历史教育的理解仍然停留在“灌输”的层面,关心的仅仅是我们应该向学生“灌输”什么样的历史知识。在她看来,真正有价值的历史教育,应该要求学生在死记硬背以外,学习寻找材料、归纳信息,同时进行思考、判断。的确,唯有如此,历史教育才真正具有培养和塑造人格的正面意义。

实际上,古人已经向我们展示了学习历史的途径。南宋的朱熹就曾说:“读史当观大伦理,大机会,大治乱得失。”这句话的第一个重点是 “读”和“观”,强调的是学习者自我的眼光和判断。第二个重点是“大”,强调的是学习者应该如何梳理史书里庞大的历史信息。从大处着眼,掌握历史的发展趋势,而不仅仅聚焦于个别历史事件、人物或者制度,才有可能把历史知识升华为提升自身与社会道德的资源。

因此,朱熹对那类只谈政治上的成败,不理会伦理的史观特别反感。他说:“将孔子置在一壁,却将左氏司马迁驳杂之文钻研推尊,谓这个是盛衰之由,这个是成败之端,说甚盛衰兴亡治乱,直是自欺。”

朱熹的这番话,对处于21世纪的我们,究竟能有什么样的启示?我想,那倒不是在于同意他对《左传》、《史记》的批评,而是在于如何理解他为什么坚持要读史,首先就需要重视孔子的学说。在朱熹看来,孔子所代表的,就是“根本”,离开“根本”去求治乱之理,结果只会学到败坏心术的政治手段。

我们今天当然不会去要求学生学习历史之前必须先读《论语》,但如果我们相信学习历史有助于塑造国民性格,我们就必须仔细想想,我们究竟要把国民塑造成什么样子?我们要的,是只会专注于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不好,然后在回望国家所走过的道路时,也只对为自己带来美好的生活的政治领袖充满感激的国民,还是能够超越成王败寇的论述,相信真理,坚持理想的国民?

这篇文章刚写到一半,就听到教育部长宣布,要以国丧期间国人的凝聚力作为将来历史课程的素材。如此一来,势必再掀起一轮关于历史应该怎么学的辩论,但是,如果我们无法摆脱向学生“灌输”历史知识的思维,而不去强调学习历史贵在 “自得”,那最后我们还只能停留在支持或反对帝王将相的历史观的圈圈中,无法自拔。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7, 2015 在 7:12 下午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我们要的,是只会专注于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不好,然后在回望国家所走过的道路时,也只对为自己带来美好的生活的政治领袖充满感激的国民,还是能够超越成王败寇的论述,相信真理,坚持理想的国民?”

    王教授这段论述值得深思。

    Ruikko

    十二月 8, 2015 at 5:30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