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挣扎多年以后的挣扎

leave a comment »

吴易叡     2015-12-10
http://crookedtimberlands.blogspot.sg/2015/12/blog-post.html

后郭宝崑的年代,批判的声音零零落落。斯人已杳,人们颂扬他,写过一篇又一篇的致敬文怀年他,却早无法在已物换星移的政治经济条件和语境里追随他。戏剧学者说,郭宝崑其实是个体制,而且是个庞大的体制。也因此他的远逝,也就是一个体制的终结。许多人远走高飞,追求的不光是灵魂的自由,还有做为一个人能够笔直行走的姿势。他们一走,就不再回来。

距离开演前还有半个小时,人潮已经在小剧场的外头聚集。据说票早就一扫而光。但很难用捧场的人数来衡量这样一出戏制作得成不成功。

两年来大大小小的艺术季、电影节,许多场次都一票难求。但如果经常看表演,不难发现观众几乎都是同一批熟面孔。有时候台上的和台下的还会互换。姑且不论制作品质和表演受欢迎度的关联,这城市国家的艺术人口有多少,是否达到了群聚效应的临界量,很难看得出来。

那是一出剧场人的集体创作,纪念新加坡的国宝戏剧大师郭宝崑的作品。

一九六八年,英美各地反战、反资本、反菁英和官僚的运动如火如荼,郭宝崑的《挣扎》也跟上了这股觉醒风潮,替受压迫的无产阶级仗义执言。无奈年底开演之前,作品被禁了,演出当晚原作被其他的短剧取代。当时的新加坡才脱离马来西亚三年,更早前才发生的群众暴动的记忆犹新。禁演,在支持者的心中本来就是可以理解的吧。

半世纪后的《挣扎,多年以后》同样是剧场人的集体创作。剧中担任独白的老演员是和剧作家共事多年的好友。简单的编导企图重现郭宝崑剧本的原貌。在昏暗、缓慢的独幕剧中,几乎可以嗅得当年的烟硝味。

然而多年以后的剧本,处理得比观众(至少,我)可能的投射更为冷静。没有互相打岔的对白,没有抢过台词的肢体动作,剧本的内容停滞在一九六八年的一座工厂。独立不久的新加坡选择经济挂帅的发展策略,工人们面临的是愈来愈窘迫的生活条件、阶级矛盾,还有是否与资方妥协靠拢的意识形态分化问题。

半世纪前的剧本直接挑战,甚至预言了国家的发展蓝图和手段,控诉经济剥削、贫富悬殊、人际关系疏远、价值扭曲。《挣扎》不仅最终没有演出,剧作家同时代的作品更在八零年代以降一片繁华升平的和谐图景里完全被淡忘。

预言是真实的。半个世纪后,剧本泣诉的现实都一一成真了。只可惜在新的制作里,实存过的历史却成为难以重组的拟象。华文的掌握程度不说,除了上了年纪的老演员,新血们的咬字吃力而别足,肢体动作保守而生硬。坐在观众席的我不禁揣测,难道是因为大师的作品重建不易,导演才出此策略,把表演设定在“读剧”的层次?

剧本诠释的棘手,似乎直指着岛国语言策略的失败。更关键的可能是历史意识的断裂。而断裂的两个时空之间如梦境般不存在的空间,如今是知识分子和批判艺术家赖以生存的夹缝,人们在里头追谥过往,焚诗取暖。

追不回的是人们还能保有自由心灵的年代。据说当时郭宝崑的大众剧场还能够一夫夜呼,召唤的群众如疾风秋叶,足以撼动政府。无奈七零年代政府对于艺文人士大举逮捕,整顿言论空间之后,郭宝崑所带起的实践主义浪潮,终究成为新加坡华文剧场史上昙花一现的绚丽时光。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2, 2015 在 8:28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