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部长须为卫生部沟通不当负责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5-12-14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60

人民行动党总爱把新加坡的成功归功于自己。不管合理与否,就以此作为部长高薪的理由。与此同时,一旦发生状况,部长却可以推卸责任。这样的政治风气并不符合国家的利益。

由卫生部指定就C型肝炎集体传染事件进行调查的独立检讨委员今日(12月8日)公布检讨报告。检讨报告将集体传染事件全归咎于新加坡中央医院的职员,并显得急于为卫生部撇清责任。

例如,报告指出,虽然“新加坡中央医院内部很早就针对事件与高层沟通,然而事件从医院升级到卫生部时出现了拖延。”

然而,这是矛盾的。因为报告本身就已提到检讨委员也指出“从四月底起”,也就是首度发现感染事件时,卫生部属下三个部门,分别为医院服务部门的国家器官移植单位(Hospital Services Division’s National Organ Transplant Unit)以及传染病部门(Communicable Diseases Division)和临床质量、性能和技术部门(Clinical Quality, Performance and Technology Division)已相继获得医院的通知。

这就带出了一个疑问,也就是事件从卫生部属下不同部门之间流传,直至上呈卫生部最高层的时间点。唯有公开有相关人士的电邮以及其他通讯才能获得解答。

作为卫生部最高主管,卫生部长最终必须为卫生部属下不同部门之间有效、适当的沟通负起全责。

卫生部所指定的检讨委员会仅仅以“卫生部内部没有一个具有明确责任与能力的单一部门去处理事件,以致管辖权出现疏漏”来草草总结事件,无法让人感到满意。在这起夺走数条人命的不幸事件中,不管是从责任还是管辖权的角度来看,卫生部长都难辞其咎。

既然人民行动党以提供绝顶人才作为高薪聘请部长的理由,那它就无法同时争辩,特别是在如此严重的情况下,由这些才干出群的部长们所率领的部门竟然可以允许出现沟通上的疏漏,甚至是并不存在的沟通管道。这是有记录以来,发生在亚洲最大规模、全世界其中最多起的医院C型肝炎集体传染事件,给许多家庭带来无可言喻的悲痛结果。发生了事态如此严重、规模如此之大的集体传染事件,还居然向公众,特别是那些极可能受感染的公众人士隐瞒数月之久才公开。

除非是部长们狂妄自大,否则他们就必须接受事实,承认自己是不折不扣的庸才,那他们所领取的工资也必须与他们的才干与能力相称才行。毕竟,两者无法同时兼得。

更令人不安的事,人民行动党部长惯用一个模式,也就是把责任归咎于下属和公务员。他们从不为自己管辖部门所发生的重大失误而负起任何责任。例如,马士沙拉末(Mas Selamat)逃离惠德里路拘留所的事件归咎于仪器失误以及其他安全上的严重疏漏,结果警员被革职,国家部长却没有任何责任。

第二个例子就是2013年小印度暴动事件,暴露了警方在控制和平息暴动时的无能。这起事件中显示了仪器无法操作、相关人员的数量与训练不足,以及警队领导才能不足。然而,国家部长再度置身事外,不必为我国惨不忍睹的警队素质负责。

再来就是频频发生故障的地铁系统,不仅给乘客带来不便,也加重他们的经济负担。公共交通经营业者屡次遭罚,可是有责任确保我国公共交通安全与效率的交通部长却不必负责。

人民行动党总爱把新加坡的成功归功于自己。不管合理与否,就以此作为部长高薪的理由。与此同时,一旦发生状况,部长却可以推卸责任。这样的政治风气并不符合国家的利益。

正因如此,卫生部长颜金勇应该对C型肝炎事件全权负责,而不是仅仅对事件感到“深切关注与失望”而已。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