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安乐岛2.0

leave a comment »

吴易叡     2015-12-18
http://crookedtimberlands.blogspot.sg/2015/12/20.html

然而守法的乌托邦民,本质上是自律的吗?实用主义作为主流思潮,似乎说明了只要不以身试法,美德并非约束邦民的社会力。在此地现实经验远比和信仰价值重要,灵巧的行动总优于僵化的原则。然而再如何实用,却仍敌不过充塞各个角落的恐惧。人们害怕麻烦,害怕改变,害怕隔天醒来眼前就不是现在祥风时雨的新加坡了。

千篇一律,无风无云的早晨。

人们按著寻常的上下班路线移动。地铁上的人们多不看报,我私底下想,可能是报纸的版面过大,双肘摊开的距离可能会妨碍其他的通勤族。但也有此一说,报纸的退订率越来越高,再怎么报导都是千篇一律的政令宣传。

地铁上不断广播著反恐的提醒,但这和通勤族们日常的抱怨似乎无关。太频繁的讯号故障、捷运的速度连年减慢、已经好几次大停摆的电脑系统……事实上,比起毗邻的几个国家,这里的确是个安适的地方。政府不断叮咛人民,人们也自然而然内化了这道训令。老一辈的新加坡人其实还算满意这种不能要求太多,也没什么好失去的生活现况。

半世纪前的新加坡可不是这样子。

五零年代末期,新加坡才刚脱离半殖民状态,成为完全的自治邦。面对南洋地区帮派活动的猖獗,自治政府不得不动用严刑厉法。新修正的临时刑事条款,让警方能够不经法庭讯问,扣押任何被怀疑属于黑帮的滋事分子。历史悠久的樟宜监狱爆满,一时之间政府也不知要把人往哪送。

然而在新加坡岛的西南方十五公里外,不到百公顷的小岛上,爱尔兰裔的典狱长Daniel Dutton似乎找到了对策,他要在在岛上试验一种空前的监管方式。这座小岛的马来文叫作Senang,意即“安乐”。

或许只因资源拮据,或许真的为了实验创新,蛮荒的热带小岛上没有围墙,没有蒺藜铁网,更不用武器监管人犯。岛上的拘留人犯们透过劳动达到改造的目的。短短的三年间,一无所有的蛮荒小岛生存条件逐渐齐备。人犯们自制砖瓦,一手打造自己的宿舍、食堂、工厂和发电机。他们铲平丛林,开始种植稻米、木薯和其他南洋作物。

人们透过到岛上取景的政令宣传,认识了这座伊甸园。在画面调度精细,旁白引人入胜的影片里,在岛上进行改造的年轻人们各个精实而黝黑。他们白天劳动,晚上则学习不同的语言和常识。旁白说,在这里管训就好比度假一般。过了好一段时日,人们会逐渐忘了自己身为罪犯的身分。对著镜头挥手的年轻人犯,一个个喜笑颜开。

典狱人员和人犯是平起平坐的。如果表现良好,还有机会晋身管理阶级。按照Dutton的理论,这种模式不但在物质经济上能够自给自足,在人事管理上也不必费吹灰之力。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3, 2015 在 1:00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