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警惕!新加坡人的“土著化”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5-12-2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w6it.html

经济发展过于紧迫,人才引进的速度就过于急迫,这对本地人才形成破坏性压力,无法成型自然的人才供应市场。于是在新加坡就形成这样一种局面:大量的外劳和女佣加大量的外国优秀学生和高科技人才加本地高级政府人员,最后就是一些在外国高级人才和低级粗工的上下两面压力之下不得不变的越来越土著化的本土公民。而土著化这时候已经成了他们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历经百多年来的艰苦奋斗,当年纷纷下南洋开创事业或者谋求生路的华人与当地土著民族之间的经济差距变得越来越大。这一点在马来西亚和印尼等一些东南亚国家尤为明显。

因为这种差距的存在,政府不得不出台各种照顾土著民族的政策,以便让土著民众不被社会发展所抛弃。其中包括政府住房津贴升学优先等,使得土著民不至于在越来越弱的竞争能力之下乱了章法。

我住的附近有一户邻居,是两位中国陪读妈妈带着各自的孩子合租的。一位是湖南来的秦嫂,在一家军人聚乐部做专职服务工作。另一位刘嫂则是来自福建,在本地做独立家政服务,其实他们做的都是清洁工人,因为大家都是来自中国,两家人便很快认识了。当我听说她们每月要为孩子付学费600多元(新加坡学生大概是十几块钱一个月),不禁有点吃惊,这样昂贵的学费,外加房租和生活开销,这样的压力可想而知。

今年,秦嫂的儿子考获5年级全年级第一名,刘嫂的女儿今年参加小六会考,考入本地排名前十的中学名校,我知道这非常不容易,在新加坡各个学校收生本地公民有着绝对的优先权,而在美国那些属于弱势群体的黑人也享有这样的入校优先特权。那天见到刘嫂的女儿,我随口问她:“你知道你妈妈的幸苦吗?”小姑娘咬了咬嘴唇:“当然知道了”。那话语即坚定又坦然,似乎这样的问题早已成竹在胸而且有了彻底而全面的思考,我知道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孩不会让她的妈妈失望的,我的问题是那么的多余。

在中国的少数民族也有着类似于东南亚土著民的优惠政策,他们可以不受一些条规限制,比如计划生育等,考大学分数线也比汉人低,没有工作也可以得到政府的生活补助,就是说你什么都不干光是靠政府补贴也能勉强生活,新疆很多维吾尔年轻人就是这样生活的,不读书,追逐享乐,成年以后没有学历寻找好的工作,艰苦的工作又不愿意做,往往因此陷入贫困,从而变得颓废堕落吸毒乱来,这些在享受少数民族优惠政策中长大的维吾尔青年,将自己的困境归结于汉人占有了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的财富,甚至参加恐怖活动对抗给予他们各种优惠的汉人政府,以宣泄不满。

在新加坡,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高速发展,进入小康生活水平的民众已经迎来了第二代和第三代,人们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有了很大的改变,对通过艰苦的努力去争取好日子的人生越来越厌恶,而对于争取政府福利和优惠等要求却变得相对迫切。几年前,永久居民和公民之间的利益几乎没有差距,但最近这种差距被刻意拉大,无论是入学,医疗,住房等等各个方面本地公民的利益与其它类型民众之间的差距被显着化,这显然迎合了本土意识的强烈要求。这是在几次大选之后政府领会了民意而作出的重大调整。行动党明白,这是他们想继续执政所必须要做到的。前不久的大选中“国人为先党”的出现也说明了这种土著意识开始了具有规模的蔓延。

而这种土著意识的增强换句话来说其实是安全感开始出现问题的迹象,而为何安全感会开始下降,这和新加坡本地公民在劳动力市场上的竞争力逐渐降低不能说没有关系,而竞争力的下降,或者说没有提高,这也是国家急切的发展政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