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范国瀚的案子有认真考虑他的权益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6-1-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5801
原文:http://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6/01/rights-taken-seriously-jolovan-whams-case/

高等法庭在最近的审讯中判决了警方对范国瀚 (Jolovan Wham) 发出的“警告”没有法律效用和约束力。

对于一般人而言,这判决看似对诉讼当事人范国瀚有利,还掴了总检察长一巴掌。一名网络上的批评者将法庭的决定解释为“警告新加坡警察部队别滥用权力”。

尽管公众对这案件的结果感到兴奋,事实上范国瀚并没有从高庭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就是撤销警告。现在他反而要面对偿还总检察长费用的风险。

虽然吴法官有关“严厉警告”的评语备受赞许,实际上,是总检察长极尽所能说服法庭同意这警告没有法律效用。

那么这案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要了解这案件,我们必须就申请人与政府之间的关系追根问底。更有必要重温所谓的“犯罪现场”与司法审核的性质。

当事人

范国瀚

范国瀚是位关心在新加坡的外来工人权益的活跃社会工作者。他与新加坡官方的纠纷可以追溯至2015年提呈给联合国人权观察的文件。

2013年10月,财政部以“与国家利益对立”的理由而拒绝了社区行动联络处(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在公司法令下注册的申请。具体一点来讲,财政部认为申请人范国瀚,也是提议中的CAN副主任,过去协助外来工人的活动,意味着CAN可能成为“无缘无故的煽动劳工,尤其是外籍工人”的工具。范国瀚也是“情义之家”(Humanitarian Organization for Migrant Economics, HOME)的执行主任,HOME是一个受到国际机构所承认、曾经得到不少奖项并与劳工部、联合国附属机构、外国大使馆等等进行合作过的组织。在拒绝CAN的申请时,财政部也指责范国瀚是激进主义“表现出分裂和对抗的性质”并且声称他的活动对“外来劳工的供应或外来投资造成负面冲击”。(来源:人权观察2015年6月23日新加坡普遍定期审查意见书)。

所谓的“罪状”

2014年10月范国瀚在芳林公园组织了一项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声援活动。意识到这类活动会吸引非新加坡人也来参加,范国瀚谨慎地在面簿发布了一则通知告诫说,根据法律,外国人和非永久居民必须获得批准才可参加活动。活动是和平的,参加者约三百人以歌唱对香港数千人为公开直接选举的斗争表达支持。范国瀚也曾通知说外国人可以以旁观者的身份出席活动。

芳林公园新加坡声援香港活动

但是过了好几个月后,总检察长才指令罪犯提控部门发出一项严厉警告给范国瀚,要他日后不准有类似触犯公众秩序法令或任何犯罪的行为。这警告假定罪行已经发生了。

范国瀚在三月份时拒绝在书面警告上签名,副警监Pannirselvan以口头方式传达了其中内容。范国瀚被通知这项警告是取代因触犯了《2013年公众秩序(无限制区)法令》的条文4(1)(b)与4(2)的提控,如果他日后重犯任何罪状,也许不会再对他从宽发落。(详情可参阅判决:Wham Kwok Han Jolovan 对总检察署[2015]SGHC324

换言之,总检察署已经指控范国瀚允许外国人参加2014年10月1日的芳林公园活动,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对罚款一万元或坐牢六个月或两者兼施的刑罚。

法律条文

范国瀚不但没有因总检察署的宽大而鞠躬拜谢,他还拒绝签收那份严厉警告,原因是他已经告诫外国人必须申请准证才可参加声援守夜活动,他坚持没有触犯法律,签收那份“严厉警告”就等于认罪。

因上述所提到他与财政部的纠纷,范国瀚对于在政府记录中留下这类有害的“严厉警告”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他终于将这案子提呈高等法庭通过司法审核来撤销总检察长的决定。

不幸的是,吴法官以下列理由而不批准范国瀚进行司法审核:

在我看来,该警告只不过是有关机构对接受者犯了罪的主张的表达。这不足以约束接受者。这不可以也不等于是犯罪判决或对事实的裁判。只有法庭才有权力进行判决或裁判,各方对此均无异议。

吴法官说这“警告”没有法律约束力并且不能被法庭作为依据是正确的。在对范国瀚实质性的请求颁发庭令撤销警告,法官采取了既然警告没直接或间接影响到范国瀚的法律权力、利益与责任的观点,那法庭就没必要对撤销与否做出决定。

这就是法律问题的关键所在。以我谦卑观的点来看,这警告不单单只从司法来着眼而是有更深的含意。

令人遗憾的是,审讯的整个过程并没拨出时间让各方包括了法官,探讨总检察署发出警告是否符合宪法。在这案件之前两年,一名新加坡律师Tan Hee Jeok在《法律公报》(Law Gazette) 发表了一篇关于“严厉警告”的文章 (www.lawgazette.com.sg/2013-09/843.htm) 中说道: 新加坡发出严厉警告的作法目前并不受任何法令条文的指导。有关机构也没在这个方面颁布任何公开文件。这一作法的起源也不清不楚。

陈先生在他的文章里,邀请有关机构调查“严厉警告”出自何处,并列出法庭判刑时曾采用“严厉警告”做为判刑考量的案例。倘若总检察长在当时谨慎正视那篇文章,范国瀚也不会落入目前的困境。

在新加坡刑事法典之下,“总检察长为公众主控官与依这法典或其它成文法律控制、指导刑事控告和诉讼”。

换言之,刑事法典和成文法律并没有赋予总检察署发出这类给予个别人警告的权利,总检察长发出“严厉警告”是滥用权力的。

漠视警告,把它而当成“只不过是主张的表达”是错误的,因为一项由总检察署发出的“严厉警告”,可能会造成诱使脆弱无辜的普通人因权宜与恐惧下而对没有犯过的罪行认罪。幸运的是范国瀚并没因压力而屈服。

法律应该怎样才对

新加坡那一套没受到管制的“严厉警告”体制只不过是抄袭自英格兰与威尔斯刑事程序系统中的告诫系统的低质量版本。不同于新加坡,告诫的实施是有良好的监管,有法令的认可,有防止被滥用的保障。在恰当的实施下,避免将初犯者定罪,也让警方与法庭能集中精力处理重大案件。

大多数的嫌疑犯,不管是清白或犯了罪,不管受了多深的教育,在面对引诱时都是脆弱的,尤其是当他们能因此而尽早离开警局,并避免官司的时候。 正是因为这样的理由,告诫系统必须由严格的工作条规置于法律之下来管制。为了防止滥用,在英格兰与威尔斯,警局里的嫌犯会在第一时间下获得免费独立的律师服务。接着便会向嫌犯透露被指控的罪状,并且与律师私下磋商后才正式以卡带录取警方的问话。过后,如果合适的话,才实行发出告诫。

在得知最先发出“严厉警告”给范国瀚的警官竟然拒绝让他要求索取一份副本给律师后,确实令我很惊讶。

在英国,只有在嫌犯承认犯罪后才会发出告诫。这类告诫将收藏在警方挡案,可以在恰当情况下提呈给法庭。

一个受到恰当管制下的告诫系统,是透明与清晰的,有严格的规定哪一些资料在执法单位手中,哪一些是可以分享的。在范国瀚的案子中,法庭除了探讨警告是否在法律上有约束力外并没有过问上述提出的问题。

在英格兰和威尔斯,有许多涉及诉讼人提交高等法庭寻求司法审核以及撤销存放在当局不利记录的类似案件。

在英国如果类似案件提交高庭进行司法审核时涉及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法官必定会初步裁决这类“严厉警告”侵犯个人言论与集会自由权力。到底这警告应不应该被撤销,是一个相对与平衡保护个人权力和保护更广的社群的利益的问题。在类似的情况下,政府能毫无损伤的一走了之是不可思议的。

令人担心的是,以荒谬的词语和不可能执行的,类似《2013年公众秩序(无限制区)法令》,第4节(1)(b)竟然存在法典之中。这法律竟然规定示威的召集人“必须不允许任何非公民与非新加坡永久居民参与示威”。

从这性质看来,一场示威是在公众场所的公众事件。既使在这案件中,召集人也的确曾事先提醒外国人必须得到允许才能参加,要召集人监控在芳林公园里面的每一个人的国籍和移民身份是不可能也不合逻辑的。召集人又怎样能阻止合法的外国旁观者因为鼓掌或唱歌而变成了参加者呢?

不幸的是吴法官并没有将警告对范国瀚在宪法第十四条文,言论与集会自由权力的影响加以考虑。

此外,正如我上述所说,既然总检察署的行为专横,又不合法纪,这难道不是公然侵犯了范国瀚在宪法第十二条文中法律面前必须平等对待的权力?

把所说这一切考虑在内,总检察长决定把就“严历警告”存放在总检查署内的档案中是既成的事实,很明显的这足以改变范国瀚的权力与利益并且可能阻止将来一个人行使他在宪法第十四条文下的权力。

所以很遗憾地说这是再一次权益没有被认真地对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