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台湾选后重温:《李光耀观天下》的小国现实世界观

with one comment

沈旭晖    2016-1-19
https://www.facebook.com/shensimon/photos/a.969140649786752.1073741953.223783954322429/1050829331617883/?type=3&theater

12063568_1050829331617883_8742938754455489466_n新加坡李光耀在2015年逝世,新加坡在其带领下,实现了国家独立与经济腾飞,更与世界各大国建立了紧密关系,纵有批评声音,但瑕不掩瑜,李光耀本人除了被各国政要奉为上宾,也被认定是一代智者。李光耀的遗作《李光耀观天下》,就是他从新加坡的小国角度,对全球局势观察所得的总结,分析围绕两个核心问题:决定各地发展前景的根本要素是什么?未来世界发展的机遇又在哪里?这些问题是国际关系业界普遍关心,自然也希望从李氏一家之言得到启迪。

李光耀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 (realist) ,但因为习惯了危机处处、左右逢源的小国思维,也加入了不少后天创见。在李光耀看来,影响一个国家发展趋势的基本要素还是人口结构、经济实力、地缘政治等传统条件,但同时也反复强调社会文化因素的重要性,这是他和基辛格一类传统现实主义者的最不同之处。例如在东亚地区,李光耀认为中国人五千年来的文化和思维传统,决定了他们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政体,来确保国家的稳定繁荣,而中国共产党政府恰好提供了这一保证,令中国政府对社会各方面保持控制能力,才能与经济同步发展。相较而言,他认为日本将迎来第三个“失去的十年”:持续的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极大限制了日本经济发展的潜力,而日本强烈的民族纯洁性、对外来移民的排斥,都将导致日本无法化解沉重的人口负担,在国际舞台难以再扮演举足轻重角色。

李光耀对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充满信心,认为尽管受到中东战争和金融危机的拖累,美国仍能很快恢复实力,正是因为美国经济相当有活力,而且体制健全。李光耀对美国经济的乐观主要基于四个理由:

(1)美国能够吸引全世界的移民、特别是高质素移民,他们为美国带来创造力与激情,抵销了发达国家趋于安逸的心态;

(2)美国国内遍布经济发展都会,这些城市竞相吸引资金与人才,使美国社会多元而有活力;

(3)美国企业奉行灵活的生产经营策略,能够迅速适应全球市场的变化;

(4)美国社会有鼓励人走向世界创业致富的文化,年轻人被视作社会创造力的核心,上向流动机遇不成问题,是为“美国梦”。

但对大西洋的另一侧,李光耀就趋向悲观。纵然他本人仰慕英国文化,李光耀还是认为欧洲正在走向无可避免的衰落。一方面,他认为欧盟货币一体化的尝试,一直没有各国财政整合作为配套,只要有国家出现难以解决的债务危机,欧元区将难以为继。另一方面,他认为欧洲经济与美国相反,完全缺乏活力,根源在于其僵化的福利社会制度:欧洲的劳工保护体制,让欧洲劳动力相较于东亚失去竞争力;持续高企的社会福利开支,让国家财政难以负担;无差别的福利待遇,则让欧洲人丧失了努力奋斗的动力,令“欧洲的世纪”已成为历史。

在他眼中,前景同样暗淡的还有中东地区。李光耀认为,“阿拉伯之春”的民主实验不会持久,受其社会文化根基所限,中东地区始终无法实践民主政治。他认为中东地区有根深蒂固的部落封建制度,社会缺乏对“平等公民权”的认知,而且中东经济发展过分依赖自然资源,难以持续;没有持续的经济发展,则无法构建稳定的民主政治体系。他认为中东动荡的核心依然是以巴冲突,伊朗则会利用以巴冲突,拉拢区域内什叶派穆斯林,与逊尼派阿拉伯国家抗衡,意图称霸中东。李光耀直言,化解中东矛盾的希望相当渺茫。

最后,李光耀的目光回到东南亚,而他认为该区域目前相对平静,前景也相对稳定。例如泰国日益增强的中下层力量虽然削弱了王室,但社会流动性加强,经济发展势头不俗;越南和缅甸领导人均走向了正确的改革方向,尽管改革力度与成效还有待观察,但机遇处处;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因为族群问题分道扬镳,却也相安无事,经济也持续发展,还能建立新型合作关系。对于新加坡自身发展,李光耀相信人民行动党执政可以保证政府的执行力,而新加坡一直以来与世界各地建立经济联系的做法,应能继续抵御风险。他最担心的问题仍是新加坡的人口结构,引进外来移民只是不得已而为之,要长远解决人口老龄化负担、实现可持续增长,还是需要社会文化的转变。

放眼全球,李光耀认为以下五个大方向,可综合21世纪的基本脉络:

(1)中国仍将在政府高度集权的条件下发展,不会出现革命,亦不会转向西式自由民主;

(2)三十年内,中美两大国实力将会趋于平衡,中国会成为东亚强国,把美国情报活动排除出两百海里专属经济区范围外;

(3)美国在东亚的活动空间将被压缩,但仍将保持对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领导地位,并与中国在经贸上更密切合作;

(4)与中美两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日本、印度等,将沦为国际舞台的配角;

(5)未来世界发展中心将在亚洲,亚太地区的新兴经济体将迎接全球化过程中无数的机遇与挑战。也正因此,李光耀相信新加坡“可以在有限的空间尝试最大限度的利用,在本区域的‘巨树’之间穿梭”。

在过去数十年,李光耀对国际格局的洞悉,已被其带领的新加坡“业绩”所证明,关于“新加坡模式”的讨论,也在中港政圈不绝于耳。当然,李光耀从未试图在外推广“新加坡模式”,其对21世纪的前瞻性分析仍有待考证,但他着眼于全球局势、为新加坡发展未雨绸缪的经验,仍有相当借鉴意义。香港和新加坡相似,也是一个外向型经济体,新移民众多,长久以来以“亚洲国际都会”为傲,但今天香港人有没有李光耀这样的智者,去阅读未来世界?李光耀并没有单独对香港给出他的答案,但许多启示,在《观天下》一书,早已不言而喻。

line_divider

沈旭晖为国际关系学者,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副教授、全球研究课程主任、国际事务研究中心联席主任,《信报》主笔(国际)。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此乃歌功颂德之文章,应归类为不看之文章。

    ying

    一月 20, 2016 at 9:50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