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Singlish,空中新语教室(1):对话中的草根认同

with 2 comments

万宗纶    2016-1-19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1452538

新加坡政府说:新加坡很小,不能期待外面的人使用Singlish;但新加坡人并没有为了English背后庞大的利益结构,而抛弃属于自己的Singlish。他们不怕外头人对Singlish的说三道四——不只是因为Singlish和English从来不是无法相容,也因为这是他们的语言,是最日常、最熟悉不过的新加坡生活。

“Chillie can ah?” 图/联合报系资料图库

Chillie can ah?(加辣可以吗?)

Can, pepper also can.(可以,胡椒也可以。)

初访新加坡,受美式英语教育的台湾人大部分会从这里的英语得到“震撼教育”——原来世界上英语的形式竟如此多元。

新式英语被称作“Singlish”,是世界英语 (World Englishes) 的一种,在学术上地位与美式英语、英式英语、澳洲英语并没什么不同。除了说话的腔调,在文法和用词上Singlish大幅度受到华语、福建语、马来语等当地语言的影响,也因此,Singlish被认为是新加坡多元族群的缩影。

劣等的英语到多元语言的一种

出身北印度的社会语言学家Braj Kachru将世界英语分成三个范畴,从内而外是:

社会语言学家Braj Kachru将世界英语分成三个范畴。 图/维基共享

  • 中心圈 (Inner Circle),传统上英语座落的地区,包含英国、美国、加拿大等;
  • 外层圈 (Outer Circle),大部分为前英美殖民地,包含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迦纳、肯亚等;
  • 扩散圈 (Expanding Circle),其他在全球化下以英语做为对外通用语言的地方,譬如韩国、法国、中国等,当然也包含台湾。

乍听之下,有些外国人第一时间并不知道新加坡人说的是英语,还会懊恼地问旁人刚刚她/他说的是什么语言。长久以来,人们总认为“中心圈的英语比较优越、正统”,外层圈国家的英语使用就算再流利,都仍被看作是较为低劣或次等的英语,甚至认为只有中心圈的人们可以宣称英语是“他们的语言”。

如今,虽然我们已进入了“政治正确”的时代,大部分人至少嘴巴上还能尊重多元语言,但关于英语的意识形态,在现实中却仍根深蒂固。

YouTube上一部以How to speak Singlish为名的影片,教导网友如何说一口道地的Singlish,然而在下方的留言版却出现这类的发言:

Can singaporean Speak proper English? look so stupid and low educated.
(新加坡人能说正常英语吗?看起来又蠢又没受教育。)

 

Singlish is like the retarted Chinese talking robotic while chopping durian on the sewer.
(新式英语就像智障的中国人一边在下水道上劈榴槤、一边像机器人一样说话。)

这些留言虽然是小部分,却显示社会上,的确还有一部分人这么看待Singlish,认为这是一个下三滥的说话方式、实在见不得人;然而,也有正面看待Singlish的网友,留下:

I like your lessons. I am from Myanmar. I am working with Singapore’s Branch office. So my boss is Singaporean…Your lesson is really nice for me. Thanks!
(我喜欢你的教学。我来自缅甸。我在工作上会需要与新加坡分部的办公室联系。所以我的老板是新加坡人……你的教学对我而言很有帮助。谢谢!)

正向看待Singlish的态度虽然也不多,但却逐渐壮大成一种被接受的说法,也就是清楚地将Singlish特殊化为“新加坡人使用的语言”,而既然是语言,就必须得到尊重;至于English又是另外一回事──不见得所有的新加坡人都得说English。

不见得所有的新加坡人都得说“English”。 图/美联社

你能不能自如切换于Singlish和English之间?

新加坡将自己定位为亚洲的全球化中心,是亚洲版的国际化基地,也因此,英语的使用也成为其国家战略中,相当重要的一环。

近年来,随着韩国在亚太的崛起,有愈来愈多韩国家庭选择将小孩送到新加坡接受英语教育,期许孩子们未来能成为在亚洲扎根的国际人才。但到了新加坡后,这些韩国妈妈才发现——原来新加坡当地所通用的,是“另一种”叫做Singlish的语言。

针对这些韩国家庭,语言人类学家Kang也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现像:普遍来说,韩国妈妈多能接受Singlish作为语言的实用性,毕竟这是新加坡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孩子说Singlish也是可以接受的事情,但这有个前提──孩子必须要能自如地在Singlish和English之间转换──Singlish不能成为孩子身体一种难以分割的“天然成分”,因为他们的孩子以后还得出去世界上闯荡,作为一个“菁英份子”,开口说出来的必定得是English。

这也是许多人看待Singlish和English关系的最佳平衡:你要讲Singlish没关系,但你也要会说English。

然而,新加坡政府却不这么认为。

孩子必须要能自如地在Singlish和English之间转换——但仍得以English为重…。 图/路透社

说标准英语运动的发动:目标是消灭Singlish

尽管Singlish很符合“新加坡认同”——“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新加坡)——的政治想象,但显然Singlish已成了外国人与新加坡人之间的沟通隔阂,于是,Singlish也就被新加坡政府视为“不利新加坡全球化”的拖油瓶。

1999年,时任总理吴作栋,在国庆演说中特别点名Singlish是需要被改善的“问题”。他指出:

我不是在说口音。新加坡口音是可以接受的事情。我们不需要佯装美国或英国腔。新式英语是破碎的、不合文法的英语,杂揉着当地方言和马来语的用语和词汇,这让新加坡以外的英语使用者感到理解不能。

随后,2000年4月,新加坡官方发动了所谓的“说标准英语运动” (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简称SGEM),其口号是“说得好、被理解” (Speak Well, Be Understood)。政府希望,新加坡身分连结的不该是Singlish,而是English。况且,新加坡作为一个走开放经济路线的港口城市,本就会遇到很多英语使用者,因此,减少Singlish的使用,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个国家的生存之道。

说新式英语,还是标准英语? 图/美联社

语言学者的“反弹”vs.新加坡教育部的“辟谣”

冲着Singlish而来的SGEM,让视Singlish为珍宝的语言学者们很不是滋味。2008年,《海峡时报》刊出一篇名为《语言学家力挺新式英语》(Linguists speak up for Singlish) 的投书,除了强调Singlish从语言学角度看,其实是一种蕴藏珍贵知识的语言,同时也没有任何研究能证明,使用Singlish会对English的学习产生任何负面效应;换言之,新式英语和标准英语完全可以共存共荣,并非官方所述是个非黑即白的选择题。

针对语言学界的呼吁投书,新加坡教育部也回头“辟谣”,援引投书中语言学者指出新加坡“语言环境复杂”的叙述,反过来认为:就是因为语言环境复杂,根据教育部的经验,学生使用Singlish才会干扰其他学生在英语能力上的进展,“如果孩子听到Singlish,他们就会学Singlish”;“虽然有些学生可以在标准英语和新式英语间转换自如,但不是所有学生都是如此”。

接着,教育部更进一步炮轰:

虽然Singlish对于语言学家而言可能是充满魔力的研究课题,可以用来写论文,但新加坡没有兴趣成为学者取样与描述的动物标本。新加坡最大的利益在于掌握一个有用的语言、可以最大化竞争优势的语言,换言之,我们必须聚焦在English,而非Singlish。

2000年4月,新加坡官方发动了所谓的“说标准英语运动” (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简称SGEM) 。 图/美联社

强韧的Singlish

在政府力挺下,SGEM运动至今已推行了17年,然而Singlish并没有因此消失,反而成为新加坡身分认同中,重要而不可缺席的一部分。有新加坡网友KUSO说标准英语运动的图片,从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变成了Speak Good Singlish Movement,甚至在总理李显龙大笑的照片上,用Singlish加注Singlish is sibei good lah(新式英语他妈的真真棒啦)。

政治经济学者Ortmann认为,虽然许多意见觉得新加坡人是顺从于政府政策的乖绵羊,但在坚持使用Singlish一事来看,民间态度却与政府意志完全相反,这也讽刺地凸显了政府不断由上而下,强调要塑造新加坡身份的矛盾之处;而最能代表新加坡的新式英语,则是由新加坡民众,尤其是年轻一代来捍卫继承,某种形式上,也成为一种公民民族主义的展现。

新加坡政府说:新加坡很小,不能期待外面的人使用Singlish;但新加坡人并没有为了English背后庞大的利益结构,而抛弃属于自己的Singlish。他们不怕外头人对Singlish的说三道四——不只是因为Singlish和English从来不是无法相容,也因为这是他们的语言,是最日常、最熟悉不过的新加坡生活。

因讽刺李光耀而声名大噪的新加坡部落客余澎杉 (Amos Yee),曾在2012年录制了新式英文的影片:

相关链接:

空中新语教室(2):大马不说Singlish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Singlish这种语言,是在建国领袖的监督下的产物。也在当时,方言的运用也转入地下。今天,很高兴在“情牵白首爱不息”里,重现方言歌曲与音乐。是方言解禁了吗?

    非政客

    一月 24, 2016 at 7:40 下午

  2. […] Singlish,空中新语教室(1):对话中的草根认同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