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歪嘴说好话?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6-1-3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1/144082.html

其实李显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要糊弄全国人民,只把反对党当备胎。出席反对党的群众大会不过图个“听爽”而已。Worst case scenario,最后都会有12个傻逼进入国会,当起有投票权的非选区议员,你们还嚷嚷什么?——这就奇了,没被选民委托的阿狗阿猫竟然可以对国策投票!?还有比这儿更大的民主颠覆吗?所以从这条思路,可以看出李显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要把民选制当成他自慰的情趣用品。

韩国有句俚语说:“即使嘴巴歪了,也要好好说话。”——的确,新加坡正是嘴歪了就乱说话的地方。

近来最扯的莫过于金管局的助理局长(财政、风险管理与货币)刘国文说:“公众对2元‘如新钞’的反应令人鼓舞。我们自三年前推出这项计划以来,通过减少印刷2元新钞票所节省的能源,差不多翻一倍。2013年所省下的能源,可为100间四房式组屋提供四个星期的电力,去年所省下的能源,则能提供七个星期电力。”

这句话通过官媒的大喇叭,还利用东景小学学生稚嫩的腔调重复一遍,好像很“环保”的样子,其实老娘告诉你:根本没什么,2014年只不过节省了金管局大约1万3200新元印新钞而已(换算成数字,怎么效果会变得那么差!)。还记得当年李光耀为了整个内阁的千万年薪,说了“不过是GDP零点几个百分点”的辩词吗?怎么金管局节省了区区小钱,竟说到这么繁复,还扯到全国组屋的水电费,哇佬喂。

早报匿名社论说:

李显龙总理前天在国会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在一个小时的演讲中,他详细勾画出政治改革的方向,可以以“一收一放”四个字概括之。

“收”的是,制定更严格的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民选总统的其中一项资格是,竞选者必须是缴足资本1亿元以上的大公司领导人。如今时移势易,自1990年民选总统制以来,不但国家经济增长了几倍,财政预算、国家储备规模均更为庞大,公共机构与体系也变得更复杂,总统的责任因而相应沉重。所以,对于参选人的资格,同样必须有所提高。

“放”的是,让非选区议员 (NCMP) 跟国会议员享有同样的投票权,他们的地位因而提高。每一届大选中的反对票至少有30%,以微差落选的非执政党候选人以非选区议员身份进入国会,又跟其他议员一样享有同等的投票权,很明显的是因应新一代选民希望看到国会里有更多反对声音的诉求。

老娘是这么想的啊,要是新加坡还有另一份不同立场的报纸或者媒体,官媒大概就不敢这么明目张胆/不怕人笑/不怕人骂的歪嘴乱说话了。

陈振声在国会殿堂之上指责刘程强是“政治操弄”,也不想想,整个的所谓“民选总统制”和“非选区议员制”就是行动党最大的“政治操弄”。又何须把“一人一票制”强奸得如此不堪!


陈振声在国会殿堂之上指责刘程强是“政治操弄”,也不想想,整个的所谓“民选总统制”和“非选区议员制”就是行动党最大的“政治操弄”。又何须把“一人一票制”强奸得如此不堪!

上回陈庆炎赢得了30多巴仙的选票当上“民选总统”,让行动党脸上的确不光彩。然而李显龙却十分抗拒有个和现政府唱反调的人当总统,道理很简单:不是什么两股权力、否决的权力之类,而是登上那个位置的人,就抢到了一些话语权。要是他冷飕飕说些批评政府的话(还记得蒂凡那那时吗?),新闻上了头条,就会让向来舒适惯了的李显龙十分不爽。李显龙所谓的“收”,就是下一届民选总统选举,再也见不着关玉麟、陈清木、陈钦亮和陈如斯,撒哟娜娜——谢谢,再联络;而要以无为治国的“道家弟子”杨荣文则随时欢迎。所以李显龙的所说的“改革、跟进”,其实就是为创造一个“他们提名谁,谁就当选”—不必选的—“民选总统”。不信的话,可以去找出几天前的报纸,重看一遍。

至于“非选区议员”,老娘早已说过,是个与“领先者当选 (First Past the Post, FPTP)”极度矛盾的搅屎棍。今届大选李丽连所面对的尴尬局面;做了半任,选民唾弃她,而她却被逼鬼祟地从后门进入国会当非选区议员?可见这个“输家排行榜”对当事人是极其羞辱的一回事。而刘程强“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出卖自己的基本原则,被人唱是应该滴。

什么叫做“在国会中代表反对党声音的非执政党议员人数将增多,从最少九人增加到12人”?岂不说明,国会中的反对党人数是任由执政党“操弄”的,还“明文规定”哩!怎么看也不像民主制。

其实李显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要糊弄全国人民,只把反对党当备胎。出席反对党的群众大会不过图个“听爽”而已。Worst case scenario,最后都会有12个傻逼进入国会,当起有投票权的非选区议员,你们还嚷嚷什么?——这就奇了,没被选民委托的阿狗阿猫竟然可以对国策投票!?还有比这儿更大的民主颠覆吗?所以从这条思路,可以看出李显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要把民选制当成他自慰的情趣用品。

唉,老舍《茶馆》有句台词:改良、改良,越改越凉啊!

报纸说:“受访学者和政治观察家一致指出,增加国会反对党议员的保障人数,不仅能让反对党有更多展现能力的机会,也有助于促进我国政治多元,满足选民对替代声音和制衡政府的渴望。”——“一致”二字真的可圈可点。

官媒果然是嘴歪了说不出人话。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与中国的情况一样,一党独大已经太久了。导致人民习以为常,而执政党一直把“反对党”当政治配角。要真正恢复民主,在野党要在民间有些沟通与作为,但这似乎也受到约束。他们只有在竞选的几天时间里,出来亮亮相,因此,人民对他们也感到陌生,又有谁敢把票投给他们呢?
    在民间组织方面,为了工作上的方便,大多数邀请部长或行动党议员当他们的领袖或顾问。这些组织在大选期间也就充当行动党的宣传代理,职员与会员也为了本身的利益,自然支持行动党。在接下来的数十年,在野党还是难有作为。要翻转这种局面,谈何容易?

    非政客

    一月 31, 2016 at 12:28 下午

  2. 维权修理云欲立,白衣山头呼叫急。
    慷慨激昂振声去,
    操弄逼
    十二贡生痴无极。

    五十年耀老帅祭,七百里地肥水碧。
    白衣儿女精英集,
    枪手替
    自我更新嗟何及。
    ===============================
    此诗首见《大马华人论坛》。这是二稿。

    德仁

    二月 1, 2016 at 8:59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