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刘程强可以“羞”矣

with one comment

白马非马     2016-1-30
https://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6/01/30/刘程强可以“羞”矣/

我不想说“工人党可以休矣”,但是对于刘程强,他就免不了“可以‘羞’矣”!工人党好不容易才出现了李丽连这么一个意志坚强,不向恶制度妥协的好党员,榜鹅东的人民既然在选举中把她给刷掉了,那么她就绝对应该尊重选民的抉择,落选就是唯一的结局。要知道,那些把手中神圣的一票投给她的榜鹅东人民,要委托的,从来就不是一个“非选区议员”!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然而,对刘程强来说,“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就显得额外贴切!

今早看到了否极泰来的《行动党:自导自演 自作自受》和韦春花的《歪嘴说好话?》,对这两篇两位网络高人一贯精准的批语,冷嘲热讽有之,振奋鞭伐有之。只是,有谁看到了在文章背后的那种苍茫无力的凄凉感觉?有谁晓得了文章里头藏着了多少无奈?还埋着了多少恚恨?

大选之后,我已经明白了,像这样的文章,除非就是韦春花说的:“要是新加坡还有另一份不同立场的报纸或者媒体”能够发表…不然的话,在网络以匿名的方式发表出来,对于写作者和喜欢这些文章的读者来说,都只能是形式上的“自慰”之外,就只能是沉淀在网络海洋的泥床。

就这样,我开始了反思。不错,不要说执政党实际上也有许多建树,就算是‘它’千般不好,万般不好,毕竟还有7成的人民在支持“它”——在一个民主民选国家,这说明了PAP能够继续执政是硬道理。从反方面来说,就算是PAP如何不得人心,人民就是不相信、不支持反对党,那么,这里头肯定就有更大的理由!

众所周知,自有国会选举以来,不要说新加坡,全世界的国家应届政府,都会优先占据着“天时”、“地利”,唯独在“人和”这一块,就和“它”几年来的施政效果有不可切割的关系。因此,对于执政党以选举时的投票站、甚至投票箱作为划分选区来操纵选举成绩的作为,卑鄙有之,然而还在可以忍受的范畴——不是吗?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哪有不污浊的政治?但是,就像韦春花说的:

整个的所谓“民选总统制”和“非选区议员制”就是行动党最大的“政治操弄”。又何须把“一人一票制”强奸得如此不堪!

 

划分选区是筹谋,是应届执政党的权力,这一点见仁见智。只是,只因为在国会议席上占优势,随时随地修改选举政策,无端端的以“官委议员”和“非选区议员”来糟蹋民主的选举结果,让民主选举变得不伦不类,政府以权势指派没有被人民委托的人担当国会议员的横霸,这样的恶法,说“强奸”民主一点儿也不过分!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 2016 在 7:11 下午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白衣屁党以人多欺负人少, 不按牌理出牌。自己赢不了牌时,却联合起来不让铁锤党做牌,结果铁锤才只能以鸡胡胜出。这不是一流的牌局,而是下三流的牌局。。
    所以要把更多铁锤党送上麻将台,才有望看到一流的牌局。除非铁锤党个个能像叶问一样能够一个打十个!

    牛伯

    二月 2, 2016 at 1:33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