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讲一套做一套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6-2-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2/144115.html

如果行动党不是“讲一套做一套”,站在他们自设的道德制高点来讲,应该在国会里当下就否决掉刘程强的动议;因为一个心口不一的“小人”在白衣白裤的“圣人”监督下,“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怎么可以让他得逞,那样做岂不是帮凶?

18d4761eec24e2146737f997fac889fe在非选区议员递补的议题上,行动党是讲一套做一套。

为什么呢?让春花引用《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梅的原话,说的是工人党在国会动议由吴佩松代替李丽连出任非选区议员:

执政党再大方也不会白白地让对手轻轻松松地心想事成,他们会用什么方法“得了面子又不失里子”,是一场政治智慧的考试。

在这次的政治过招中,人民行动党胜了一局。用他们党内一名资深议员的话:“这是没有李光耀的国会中,给新议员们上的第一堂政治课。”

然而事实上,工人党即使在六位议员全部弃权的情况下,仍然是“心想事成”啊,虽然没有“轻轻松松”……到这儿卖个关子,暂且按下,让各位看官去想想。

另外,有位居港英籍时事评论员黄世泽也投稿《联合早报》谈《议术与鸡糊》,他说:

工人党在提出让李丽连的议席悬空动议时,应该预料行动党会提出修订,甚至是很不留情面的修订。这是西敏寺议会的游戏规则,香港如是、英国如是,新加坡亦如是。……政府提出了NCMP改革方案,方向与建国总理李光耀最初构想的前提有所不同。李光耀提出NCMP只不过让行动党议员有机会磨练自己,免得长期不战而胜令行动党人懒惰起来……NCMP悬空动议仍然通过了,只是让工人党有点难堪,其实己经算不错的结果。

戏肉就在这里:按照西敏寺的玩法,“修订”就是要给提动议的人难堪/制造政治筹码/让各路人马闹得不可开交,最后较弱的那一方自动打退堂鼓,投票结果肯定是动议被推翻,这就是所谓的议事厅攻防。可是新加坡国会却很邪,不但没被推翻,还被行动党议员100%通过了(媒体不敢写)。这不是“讲一套做一套”么?因为行动党自己订的非选区议员(选举)法,本来就没说不可递补,法理上动不了,只好口衰衰咯。其实行动党不敢动真格的,主要还是顾忌所需付的政治代价,只得退而求其次地对工人党进行人格谋杀 (character assassination)。韩咏梅吹嘘为“得了面子又不失里子的政治智慧”,老娘一点也看不出来咧。

国大王昌伟教授说得客气,他说:“更有人说,总理此举,是在帮助反对党培养人才,展现了总理宽阔的胸怀。我们没理由怀疑总理的诚意,但我想,如果反对党需要靠执政党的‘恩典’和‘帮助’才能壮大,那无疑是对我国的民主制度最大的讽刺。/反对党所需要的,不是执政党伸出援手,而是一个更公平的竞争环境……”

非选区议员制的提出,主要是用来缓冲 (buffer) 人们对“一党独大”的不满;另外也像老猫捉些羸弱的小鼠给孩子们玩那样,训练它们的猎捕能力(“让行动党议员有机会磨练自己,免得长期不战而胜令行动党人懒惰起来”),小鼠不被弄死,算它命大。尚穆根那天一不小心就和盘托出:“工人党不希望给选民在投给人民行动党和反对党之间有‘额外的选择’。(因为)非选区议员机制让选民投给人民行动党的同时,还得到一名反对党”。

尚穆根又说,如果工人党原则上反对非选区议员制度,为何还是填上非选区议员议席。尚穆根也提出质疑表示,如果工人党的贝理安认为非选区议员机制对新加坡不利,那他为什么接任这个议席?尚穆根说:“他们的说法充满了矛盾……人民必须知道观点在哪,及事实是什么。”

春花觉得尚穆根的行动党就像一名新手钓客,自己挂鱼饵的手法不济,饵都给水底的鱼儿偷吃了,只好站在岸边干瞪眼骂娘……人家只是吃了你的饵,而你想的却是人家的命。

说到底,行动党的非选区议员制一切都是为了自党的利益,却公然利用庄严的国会议程和政府行政来保护肥水不流外人田。王昌伟说:“很显然,这些议员刻意忽略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那就是反对党缺乏执政党所拥有的资源。执政党候选人败选以后,在选区内还能够以顾问的身份,借助由国家资助的‘基层组织’进行各种活动;一些政府部门也会积极配合,给于执政党候选人(即使是败选的候选人)各种反对党所无法享受的方便。”——行动党利用“人协”好让自己的新人/败将能够“深耕”基层,有强大的执政党做后盾,吃鲍鱼给现金,在下次选举前把桩脚都绑好了。这一厢,在野党按行动党的游戏规则要换个人选,竟被他们大肆诋毁成是“政治操作”。到底谁比较厉害操作,看官自己来评评理好了。

最后还是要绕回来点题,如果行动党不是“讲一套做一套”,站在他们自设的道德制高点来讲,应该在国会里当下就否决掉刘程强的动议;因为一个心口不一的“小人”在白衣白裤的“圣人”监督下,“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怎么可以让他得逞,那样做岂不是帮凶?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乱世出英雄,盛世出庸吏。

    清白

    二月 19, 2016 at 5:32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