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伪善者的画像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6-2-2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2/144169.html

前987 FM广播DJ Divian Nair最近在网上发了一个视频,问:“你是否愿意为新加坡而死?”据说该YouTube视频引起网友疯传和关注评论,点阅率超过40万次,并得到超过6000个网民点赞,以及超过11万次的转发,老娘对于这种从反面点题的爱国主义宣传 (propaganda) ,竟然得到如此多国人的“疯传和关注评论”,感到十分遗憾。

视频开头,Divian从他在美国(应该是留学、游学很久)被人问及是否愿意为国牺牲,他的答案:否。然后回国后问了许多周遭的人,竟没人愿意,于是觉得“我们国家面对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就奇了!首先,如果连他也不愿为国牺牲,他的新加坡亲友也不意见相左的话,怎么会认为“大有问题在”呢?所以春花说这是一个伪命题。作者故意从反面点题,就是希望国人都“为国牺牲”。然后他提出一个很虚的“粘着剂”——就是连字典也不收的“Majulah”,这就更玄了,根据美国学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的民族主义遒作《想象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y),认为一个社会、国家或者民族都是大家想象出来的事物,多一个“Majulah”能有屁用?到此,大家应该都知道Divian兜售的不过是和平时期廉价的爱国主义,和行动党的心理防卫是同步滴。

无独有偶,星期天的“党媒姓党”也来了个假惺惺的韩咏梅。韩咏梅说:

看了这些(开iPhone后门)交锋和报道,不得不佩服苹果公司对市场的掌握,库克在苹果网站上发出的公开信,是向用户作出交代,我想其他科技巨头站在苹果那边,是他们捍卫用户资料的姿态,在商业上这是明智的。

另一方面,这也带出了数码时代对于合法性、道德与正义的深层次思考:一个人的手机锁定和加密,可以安全到连体制内最高调查机构都打不开吗?

这件事让我联想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典故,苹果在商业运作上强调用户的隐私,并通过这起事件告诉世人,即使FBI也无法解锁。如果他们帮FBI破解了自己的密码,那这个堪称万全的加密方式,就给自己打破了,这个自相矛盾的结果,苹果作为一家公司自然是要避免。

这带出了几个思考题……苹果保护用户隐私的承诺,是一种市场化的商业需要,这种市场价值如果把“非市场价值”,包括正义、公正、平等和人与人之间的责任感挤出我们的视野,这样的价值是社会认同的吗?如果你意识到苹果公司保护你隐私的承诺,也包括保护坏人的隐私,你还会支持这个产品吗?

第二个问题,什么是人类的绝对权利?西方世界捍卫的自由在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中具有很高的价值,也符合人类普遍接受的“善”。自由能不能使科技或互联网成为一个法律黑洞,这很值得商榷。除了自由之外,社会也需要“信任”,以及因为有了信任而产生的安全感。

韩咏梅的最大破绽在于把“体制内最高调查机构”和“善、正义”等同起来,要是这事儿发生在新加坡,党媒肯定是站在政府这一边廖,这是毋庸置疑的。

美国佬之所以伟大,在于他们比较善于思考“形而上”的东西,绝不是是韩咏梅这类禄蠹想象得来的。就好比“焚烧国旗”这回事的,一般都会认为“大逆不道”、“亵渎受崇敬物体”。但是美国最高法院的刑事上诉法院则认为,洋基焚烧自己国旗的行为是一种象征性言论 (symbolic speech),受联邦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因此不能对其进行惩罚。

好啦,回来这起iPhone案件,让春花引用韩咏梅的原文:

这起事件的起因源自一台iPhone 5c手机。2015年12月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县发生一起血腥枪击案,造成14人死、17人受伤的惨烈结果,美国总统奥巴马以这件事呼吁美国进行更多枪支管控,以避免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发生。/在查案的过程中,警方取得其中一名嫌犯的一台iPhone 5c手机,希望从手机中获取更多信息以协助破案,但却苦于iPhone的加密技术,无法将其破解。/今年2月16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院判令苹果公司为这台iPhone 5c编写一段代码,解锁这台手机。第二天,苹果总裁库克在网站上出人意表地上载了一封给用户的公开信,表示美国政府提出这个史无前例的要求,威胁到苹果用户的安全。/他在信中承诺会尽力帮助FBI侦查案件,但绝对不会放弃为用户信息加密的最后底线。

让我们稍微退十步来看这起案件:FBI“希望从手机中获取更多信息以协助破案”充其量只是一厢情愿,或者说欲心罢了。要从手机获取更多信息,还可以通过电讯业者的通讯记录等手段。根据《南华早报》的一篇文章,这个“体制内最高调查机构”不过是想通过这个议题发飙,让他们拥有像之前窃听门那样可以随意监听公众的权力。“情况虽令联邦调查局不安,但有趣的是,国家安全局的立场截然不同。该局局长罗杰斯 (Mike Rogers) 说,任何‘后门’都是危险的。若能登入私人通信系统,则人人都可以这样做。罗杰斯的言论动摇了联邦调查局有关公众安全的说法。”

“为人所不为,能人所不能”才具备有创新的可能性。

“美国例外论” (Exceptionalism) 能够站得住脚,就是每当有重大辩论时,都有人能够理解到其背后的意义,站在更高的位置,分得清什么是强权和什么是公理。而不因小失大——“独见树木不见林”,拿些“小善”和“小公义”来吓唬烂。

Divian那副伪善面孔,看起来和维文“认真、真诚”的样子有些像,至于韩咏梅……我就不知像谁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8, 2016 在 1:58 下午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海客开青眼,无人问落花。
    风雨牛羊逼,白日马猪拉。(Majulah)
    高官苦为国,厚禄方当家。
    六十犹未休,独党送晚霞。
    =====================

    德仁

    二月 28, 2016 at 7:08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