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空中新语教室 (2):大马不说Singlish

with 3 comments

万宗纶    2016-2-17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1502816

如果我们到了美国,当你听到 lah, lor, leh,即便对方是马来西亚人,也会觉得无比亲切。

 

在讨论身份认同时,新加坡的本地老师如此这般地说着。但这句话,似乎也透露着马来西亚人与新加坡人共享着“同样一种说话方式”;两者间若有似无地总得分出些区别,只有到了遥远的异乡时,两种“口气”的差异才显得不再重要。

随着新加坡人持续将“Singlish”当作新加坡的独特标志,在马来西亚,同样也发展了“Manglish”的说法。

Manglish 指的是大马英语 (Malaysian English)。同样接受了英国殖民长达百余年,英语也在马来西亚与新加坡这两个地方扎下了根,与当地语言相互影响,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不同于原本的语言变体。

但对我们这些场边人来说,Manglish 和 Singlish 真的不一样吗?

 
幽微的差异:Manglish 和 Singlish 还是不同啦

仅管口音与文法特征都与 Singlish 相似,但学界研究里,Manglish 却获得较少的关注。少数的语言学家发现,两者间的差异在于:Singlish 受福建语的影响较多,但 Manglish 则有更多来自于马来语的词汇。这样的发展,起因于马来西亚的“国语”教学,官方规定,全国人民均需学习马来语作为官方语言,相濡以沫之下,Manglish 的大马特色也就更为明显。

比方说:Singlish 常以句末语助词“siah”,来表示强调或羡慕,像是——

So beautiful siah!(好美啊!)

Siah lah, tomorrow got school.(啊啊~明天要上学!)

Did you see Jack’s new girlfriend? Damn hot siah!(你有见过Jack的女朋友了吗?超辣啊!)

但在 Manglish 中,就较少使用这个语气词,或较常使用在当地华语中。此外,由于新加坡的母语是英语,除了马来人外,在地其他族群并不谙马来语,也因此使得早期 Singlish 和 Manglish 共享的马来语词汇,在现代也逐渐分歧出语意上的差别;相反地,因为马来西亚的马来语化,Manglish 中那些来自马来语借字的语意也就相对稳定许多。

“Damn hot siah!”(图为新加坡航空赞助 F1 一级方程式赛车新加坡站的场边活动。)图/路透社

 

Manglish何时使用

其实马来西亚的国家语言是马来语,但因为受英国殖民的影响,英语也早已深根大马社会,实际运作上,马来语和英语共同成为马来西亚官方语言,譬如有一些国立高中就以英语作为教学的媒介语言。

虽然马来语是强势的国家语言,但因为马来语与马来人的高度连带,使得长期以来被制度性压迫的其他族群——包含华人在内——对马来语的态度也就有所保留,因此,并不是所有大马人都能说得一口流畅马来语。这样的背景让 Manglish 的流通有了舞台,有时也能成为跨族群、甚至族群内的沟通语言。

此外,随着英语的经济价值不断攀升,在首都吉隆坡在内的都市区,年轻一代以英语作为第一语言的比例也持续增加。语言学者推估,马来西亚全国人口中,约有1%以大马英语为母语、超过3成国民会 Manglish。但与在面对外国人、或是正式场合时,马来西亚人仍偏好“标准英语”,因为他们认为使用 Manglish 会被看不起,教育界对于 Manglish 也提出疑虑。

 

Singlish 是新加坡独有?

因为 Singlish 和 Manglish 的差异极小,但前者却因新加坡在国际上较为活跃而受到更多的注目,这种“国际印象”的落差,也使得 Singlish 被描述成“全世界唯有新加坡人会说的特有语言”——但这种说法,也让一些马来西亚人开始有点意见,于是近年来,民间对于 Manglish 的疑虑开始转换成愈来愈多的自信,YouTube上也开始出现宣传 Manglish 文化的影片,要将 Manglish 也型塑成“马来西亚专享”的特色语言。

举例来说,谈到 Manglish 与 Singlish,我新加坡的本地同学,第一个就想到“lah”(啦)的争议:句末语助词“lah”是新马人民的“骄傲”,一旦一个外国人学会如何运用“lah”这样的词汇,你的口说就能变得非常马来西亚/新加坡。

非常新马?但到底是“新”还是“马”呢?

没错!两边都宣称“lah”是他们独一无二的特色。到底是马来西亚人、还是新加坡人先开始使用呢?其实就连 Singlish 或 Manglish 的使用者们,也常常无奈地承认:除非仔细观察,或是像上头的语言学家一样去做分析,否则就连他们自己,其实也很难听出彼此间细琐的口音差别(差异远小于中 国的普通话与台湾的国语);也因此,关于 Manglish 和 Singlish 之间的张力——这种硬挖也要挖出差别的一股劲——某一程度上,也显现了自脱殖之后,新马之间的矛盾心结。

 

兄弟分家?

同样受到英国殖民统治,新马在殖民历史中,于文化或社会面向,都有很相似的发展;然而在解殖的过程中,英国却分别成立了“马来亚联合邦”以及“新加坡自治邦”。

“马来亚联合邦”是顺应马来民族主义者的产物,在《马来亚联合邦新宪制建议书》中,也接受了诸如“马来人优先主义”的想法,对于限制非马来人的公民权没有异议,承认马来亚是马来人的国家,马来人是本地原住民。

而在新加坡方面,在获得自治邦地位后,由李光耀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曾积极地寻求加入马来亚联合邦,在经过公投后,亦在保有特殊自治权的前提下,顺利地与马来亚(Malaya)形成“马来西亚”(Malaysia,“si”即为Singapore的第一个音节)。

然而马来西亚宪法中的“马来人优先主义”并不被人民行动党所接受。他们倡议迈向一个族群平等、没有特权的社会,与沙巴、槟城、雪兰莪等州的政府组成联盟,并动员群众、向吉隆坡政府施压,以要求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非“马来人的马来西亚”。当时的马来西亚首相东姑拉赫曼,很难容忍李光耀的作为,一连串的种族冲突与暴动后,最终在1965年,马来西亚国会以126票的全数赞成票,决议将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联邦。

独立后的新加坡与马来西亚踏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在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务实主义下,新加坡在全球经济杀出重围,成为赤道上一只耀眼的小龙;相较之下,马来西亚的发展显得迟缓许多,大马华人因为种族主义政策而受到的压迫,与一旁的新加坡对照之下,也显得很不是滋味。因而,当新加坡将某些马来世界共享的文化,标立为“新加坡特色”时,便容易遭到马来西亚人的反弹。

譬如,新加坡旅游局找来林依晨演出的微电影《从心发现爱》,当中将“娘惹文化”说成“全世界只有新加坡有”,就触发了大马网友的愤怒留言、大骂新加坡扭曲事实,其中一个气愤的网友留下这样的话:

难道我国大马是透明不存在吗?

 

神圣不可分割的 Singlish 和 Manglish?

同样是多元族群文化的缩影,Singlish 已然杀出重围,甚至成为新加坡航空业者在台湾行销时,包装进来的新加坡特色。那么,此时此刻的马来西亚人,究竟是要说 Singlish根本和 Manglish 差不了多少?还是要强调两者的差异,为马来西亚也打造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 Manglish 符号呢?

维基百科 Manglish 的论坛条目中,明确有一个题目:要不要将Manglish和Singlish的条目合并?

编辑者显然知道这政治不太正确,自己先写了:

是的,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有争议。但我想这是一个好点子,想一想它们两个有多像。

接着底下就是好几段其他编辑者指出两者间有诸多差异的论点,甚至有参与者乐得搧风点火:

请不要把它们合并,让这场马来西亚人和新加坡人之间的虚拟语言战争在维基百科上继续下去吧!

Manglish 和 Singlish 真的不一样吗?图/欧新社

但有一点差异是可以被确定的──马来西亚并没有一个如新国政府一般强悍的“说标准英语运动”——这使得 Manglish 在大马所遭受的污名化,并没有像 Singlish 在狮城那样地严重。

而网路上热传的一幅经典嘲讽漫画,就描绘一个马来西亚人正与他的新加坡朋友通话:

Ah Beng注1, wah your garmen say no tok Singlish enamor. Ayo so porting. Nemmain lah, nektime you wan to tok Singlish, korme on my henfon. We ken tok Manglish wat. Manglish sofanochet ban in Malaysia. Aiyah, donsaylikelet lah. Enetime you kor I sure layang you wan. No ploblum! We are frenli nayber mah!

阿明,哇你们政府说不要再用Singlish。哎唷,真是糟糕的事。没关系啦,下一次你想说Singlish,打我手机。我们可以说Manglish哇。Manglish目前为止还没在马来西亚被禁。唉呀,别说那种话啦。任何时候你打给我,我一定给你你想要的,我们是友好的邻居嘛!

虽然 Manglish 和 Singlish 之间的情与仇,并不是什么地动山摇的大议题,由于“两岸政府”并不认真看待这种本土化的英语,当然也不会从政府层级抢夺 Manglish/Singlish 的发言权(相较之下肉骨茶是新加坡还是马来西亚发明,更常被拉拔到观光论述的层次),顶多只是新马老百姓间,偶尔会拿来斗嘴的话柄而已,两个语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一样也早已不是重点,但关键的痛处则在于——新马间的差异与相同是谁说了算?新加坡就真的那么独树一帜吗?或是马来西亚就真的那么成为陪衬吗?

小小的语言话题,背后展现出拉扯又纠结的情感,似乎是个关于“同文同种同历史”的话题,有人看 Manglish 和 Singlish 的相似是提醒新马人民“两岸血脉相连”,也有人努力强调 Manglish 和 Singlish 的差异是两岸各有特色的证明,这个从本土化英语延烧出来的新马情结,可能会随着两国发展道路之差异继续幽微地扩展出去。

备注:

注1:Ah Beng是新马华人男性的某种形象,类似小明这样的菜市场名,但指涉的是某种没受教育的刻板印象。

 

相关链接:

Singlish,空中新语教室(1):对话中的草根认同

Advertisements

3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 空中新语教室(2):大马不说Singlish […]

  2. 本文作者犯了两个错误。第一,Malaysia这个名词不是Malaya和Singapore的组合词,而是西人东来时给马来群岛取的名字,早期其范围甚至不包括马来半岛;第二,当年人民行动党并没有和马来半岛的任何一个州政府结盟,而是和几个多元族群的反对党组成”马来西亚人民团结机构”,以挑战巫统的”马来人至上”主义。

    联邦人

    三月 1, 2016 at 11:01 上午

  3. 妖言惑众。Siah这个字是从马来语Sial演变而来的。是马来西亚人说华语时常用的语助词。在新加坡人的英语中并不常用。另外,以下句子新加坡人是这么说的:-
    So beautiful ah !(好美啊!)
    Siao lah, tomorrow got school.(要疯了~明天有上课!)
    Did you see Jack’s new girlfriend ? See pei chio leh!(你有见过Jack的女朋友了吗?超辣啊!)
    其实,Singlish 除了语助词和感叹词之外,其语句结构和正统英语是一致的。只是Singlish的语音比较平和。也因此,洋人听来,大致上没理解问题。

    非政客

    三月 2, 2016 at 3:51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