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待审未决法(sub-judice)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with 2 comments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6-3-4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6058
原文: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6/03/whats-sub-judice/

在一个一党支配下的独裁社会,待审未决法和藐视法庭法并行,再加上诽谤法,是用以加罪和打击批评者的犀利武器。引起公众兴趣的案件,只能在唯一没受到政权控制的社交媒体进行讨论与施压。这类型的讨论场所对官方控制的媒体与支配性政党暗中有害的影响起正面的抗衡作用。

这几个星期,新加坡人嚷着要尚穆根部长对十四岁的林俊辉的死亡作出回应。这个少年被指控涉嫌非礼,遭警方逮捕并在他家长不在场下受盘问。他获释放回家后不久显然自杀。公众对此不幸事件感到震惊,而官方却保持缄默,这引起群情激憤

身兼内政与律政二个部长职位的尚穆根终于开口了,他袒护警方,评击政府批评者的事实错误,还暗示有些人犯了待审未决法。

可是待审未决法 (sub-judice) 是怎么一回事呢?

待审未决在拉丁文是指“正在判决之中“。待审未决法不允许公众讨论正在侯审讯的案件。理论上除了事实的报导,任何议论都被认为可能损害司法过程。

原旨主义者认为这法律是有必要用来维护法治(民主的基石)。他们也主张以陪审团审讯时,或者是案件由低级法庭的的非专业法官例如参审官 (lay justices) 来进行裁决,这法律尤其有重大关系。这法律将确保裁决者不受公众压力的影响。

可是鼓吹言论自由者主张待审未决法是言论自由的侮辱。扰乱正常司法程序的风险被夸大了,因为专业法官能够排除无相关的意见,在审议时引导陪审员不考虑没有呈上法庭的任何资讯或意见。参审官也可以接受精神与心理的训练,只依据呈堂的证据对案件作判决。言论自由派系希望限制待审未决法的应用,只在少数高风险会造成损害司法特殊案件中才使用。

在有适当监督和平衡的民主制度下,这两种不同的论调都值得尊敬。当仔细和负责地应用待审未决法,它是能够维护法制中的合法诉讼程序。

可是,在独裁体制下,待审未决法的应用成为镇压的工具。在一个独裁的社会,司法机构和专业法律界是在完全不同的情况与精神面貌下操作。国家与占支配优势政党之间的分别是模糊的。

例如在中国,当案件牵涉党的高级干部时。众所周知,公安部队的无形黑手以诡秘的方式介入,法官也按党的路线办事以达到预期的结果。在这样的社会里,待审未决法只不过是用来绝灭公众监督国家与占支配优势政党恶行的一台灭声器。

在一个一党支配下的独裁社会,待审未决法和藐视法庭法并行,再加上诽谤法,是用以加罪和打击批评者的犀利武器。引起公众兴趣的案件,只能在唯一没受到政权控制的社交媒体来进行讨论与施压。这类型的讨论场所对官方控制的媒体与支配性政党暗中有害的影响起正面的抗衡作用。有时它们会达到好的成绩,至少能揭发任何不公平的审判。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待审未决法被利用来镇压言论自由。

如果待审未定法能正当的在独裁社会中实施,支配性政党、保安部队和官方媒体都是难辞其罪的。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连PAP党内所谓的“自由“派也厚颜无耻地认同支配性政党的意识型态,新加坡与独裁专政还有什么差别呢?

无论如何,当尚穆根在国会内对林俊辉案件所说的一切和英国国会操作水准对比必令人眉头大皱,很讽刺地尚穆根竟然责怪起待审未决法。这位部长声明的详细内容不外是为警方和学校开脱罪责,而他有关林俊辉行为的谈论,即使他声称得到总检察长的绿灯(同意),恰恰正是待审未决法下所应该回避的。

我不同意尚穆根对修补待审未决法的建议,这只不过是企图进一步使反对者发表意见的政治空间更为狭小。他的目标是针对自主社交媒体和公民团体。这一切最终将导至加罪于另一代敢于站起来反对支配性政党的斗士。

要确保有一个好的系统,我们须要回到法治,增加公民团体民主空间并将政府锁定在民主宪法之中。

以国会来保障言论自由与公民的宪法权力,明确的已经失败了,因此,我们只好通过人民的力量来达到这愿景。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 林俊辉和李瑞峰的家属是感觉被司法制度背叛的人们的最新例子。网络上对我的文章《待审未决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和《法律在哪里呢?》的反应,显示了一部份新加坡人,当他们的权力与政府对立时,对司法程序一点信心都没有。在这样的情形下,去那里寻找正义公道呢? […]

  2. […] 陈华彪律师的这篇《什么是藐视法庭?》,从历史的角度解释了为何有这项“恶法”的存在:“基本教义派坚持这一条规则(藐视法庭罪)必需是保护民主政治的盘石。他们主张这在陪审团或初级法院的情形下,特别是一些审讯由非专业法官的执行下尤为重要,以确保他们不会被舆论的气势所屈服。”——这在新加坡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

    不要脸 | 新国志

    八月 18, 2016 at 12:11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