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余柱业与方壮璧的各说各话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6-3-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6116

从史实来看,人民行动党的分裂是李光耀开除13名国会议员的必然结果。官方要把马共中央与方壮璧拉扯到人民行动党的分裂一事,是别有用心。现实是,李光耀不开除林清祥等一干人的党籍,也就不会有成立社阵之后续的历史发展。

《浪尖逐梦——余柱业口述历史档案》与《方壮璧回忆录》对新加坡马共历程中的一些重要细节,在记述上各有不同说法。这一个现象之所以然是有其一定的背景。

余柱业于1953年逃亡印尼,之后辗转到了中国居住多年。1991年1月在吴庆瑞的帮助下,取得李光耀的特赦,得以回返新加坡定居。为此,余柱业是在顾及维持个人尊严,不出卖马共,不反驳李光耀的三个约束下讲话。另一方面,方壮璧却是在维持个人尊严,不出卖马共的大前提下,极力的批评与驳斥被李光耀严重歪曲的新加坡历史。

这一种不同的立论角度,解释了余柱业何以在历史关键之处,是以顾左右而言他,或者,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带过,甚至于,前后自相矛盾的说法,来完成必要的对李光耀做出历史交代。

余柱业与方壮璧的这两本著述都是在2006年出版,但是,在此之前,余柱业口述历史,已经有三个不同版本在坊间传阅。由此来看,方壮璧之所以很针对性的对一些事迹,不断重复,一再澄清,想必就是在回应余柱业提出的观点与言论。

张泰永《地下航线解密》指出一些余柱业口述历史的错误:毕竟离他口述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四十年,加上他已到了迟暮之年,有些事回忆起来难免会有所遗忘;余的口述历史档案的主编陈剑在该书作的序和附录中提到,余和我是《觉醒周刊》的创办人,这与事实不符。坊间认为档案之可信程度,至今无人说得清楚。

诚然,迟暮之年的余柱业,加上难言之隐的困惑,难免会令人质疑其讲话的可靠性。虽然如此,余柱业所提供的历史资料,去芜存菁,依然还是有其参考价值,问题是,要如何适当的在余柱业之虚实交织的言辞当中,解读出所要传达的真正信息。相信一个难得糊涂的余柱业应该不会作践自己的人格,与李光耀一道的同流合污。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25, 2016 在 5:15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