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郭庆亮:艺术为何对新加坡重要

leave a comment »

郭庆亮      译者:梁海彬,三木     2016-4-10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kok-heng-leun/财政预算辩论演词/10154036741242856
英文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notes/kok-heng-leun/speech-for-parliament/10154026035762856

我们的社会文化重视的是最后的结果和成就,然而艺术推崇的,却是其中的过程,以及失败的可贵。
这就是艺术的本质。艺术给予我们力量,能为新加坡创造一个多元的、创新的、可持续的未来。艺术能够教会我们,批判地学习智慧和同理。

Kok Heng Leun 2bw

郭庆亮

官委议员郭庆亮在辩论2016年财政预算案声明的演词全文:

谢谢议长女士。能够以艺术工作者和官委议员的身份,站在国会中,参与预算案的辩论,分享个人看法,我深表荣幸,心存感激。首先,我要感谢财政部王瑞杰部长。他所发表的预算案,旨在打造新加坡的优势,以面对未来经济和社会方面的挑战。

我知道时间有限。二十分钟是我陈述观点的所有时间。我会多加留意。

首先,我要分享戏剧盒(我的剧团)在2001年所呈献的一场演出。该年,我们正处于金融危机中。戏里的丈夫因为被裁退,回家拿妻子出气。

戏剧以论坛剧场呈献。这类演出的角色,一般在场景中面对难题,陷入困境。表演后,观众可上台取代角色,尝试以不同的方法,解决同样的问题。在这出戏里,夫妻两人均束手无策,无法处理危机。

某场演出中,许多观众上台取代妻子,苦口婆心叫丈夫接受改变,留意政府的补助计划。他们鼓励、劝解,丈夫听了不是不明白,但心里满腹怨气,无法释怀。

轮到一位女士上台了。她让丈夫坐下,握着他的手。观众在等她行动,我也在等,可是她不开口,安安静静的,始终不开口。

沉默中,倒是丈夫先开口了。他问她为什么不说话,女士反问:“你还好吗?”这时,我听到丈夫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当时负责引导,问这位女士为什么选择这样做。她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人需要一点点的时间、一点点的空间。”

这段故事有什么意义?我觉得人身处危机、面对剧变时,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和空间。

政府的各项举措,旨在帮助国人做好准备,在面对经济结构的变化时,能够转换工作,寻找出路。

然而,国人在面对危机与剧变时,如果不关注身体与心灵的建设,各项举措也难以发挥效用。

“微小的修复。在纷扰的世界里,抚慰双手。复原伤耗,重新出发。”美国剧团“山羊之岛”(Goat Island)的这段话表达了他们的信念:剧场能为人们带来微小的修复。它修复的是因为危机和剧变,而受创的身体和心灵。

机器坏了,缺了零件,我们可以把成千的螺丝溶化,变成一个个的小螺栓,很简单。但人不是机器里的小螺丝,要改变人的思维和想法,一点也不简单。我们须要诉诸的是人的情感和心灵。

而这不单需要时间,也需要空间。

那位参与论坛剧场的女士后来和我们说,她自己的先生在同一个金融危机中也被裁退了。她分享自己如何陪伴其身旁,帮助先生渡过难关。

这样的演出,演练了各种不同的可能性。

它是学习的空间,也是彩排的空间。

因此,对于本次的预算案,我要提出两个问题:

对于新加坡的未来,艺术处于什么位置?
对于新加坡的未来,艺术为何重要?

花点心思,做点功课,关于本地艺术发展的数据并不难找。例如,观众人数逐年增加、艺术作品自90年代翻倍增长。

可惜,当我今天必须站在国会里,询问艺术在新加坡的定位与重要性时,情况显然有待审视,问题仍需关注。

我的问题是急切的,因为今年的预算案,只字未提艺术。“文化”一词虽然出现,指的仅是文化、社区及青年部。令人意外的是,就连预算案中“进取精神(enterprise)和创新,促进经济”一项,也丝毫没有提及艺术。可是艺术却恰恰最能够激发创意、鼓励创新。若要面对未来的挑战,最不可或缺的正是创意与创新。

艺术与艺术工作者,皆以创新为基本守则。创作过程中,我们推陈出新,突破旧框框,开创新局面。

艺术提倡玩乐。开始玩游戏时,我们尊守规矩,借鉴前人经验,带着镣铐跳舞。但做好准备后,我们必然大胆挥洒创意,打破陈规,天马行空,革新进步。

培养批判性思维,才能让我们负责任地创新进步。因为推崇革新固然重要,但可持续发展也不可忽略。例如,在达到国家经济增长的同时,我们应如何处理环境保育的问题?

创意与批判,能够弥补理性与逻辑的不足。把两组不同面向的思维结合,能够避免我们在处理问题时的盲点。我们虽想要以创新改造经济,但不可忽略过程中的公平性、可行性和可持续性。

艺术通过合作与往来,衍生创新的因子。诸如电影导演、舞台编剧、词曲创作人等艺术工作者,经常打破专业疆界,与科学、科技、教育等不同领域的人士交流。这样的相互激荡,为个别领域的发展与创造,供了能量。

请容许我再分享一则故事。我的时间有限,我会留意。

这是公元前250年进行的一项实验。两根同样长度的棍子,相隔五百英里,直插入地面。太阳照射棍子,地上出现影子。相隔两地的两个人,同时测量影子的长度。假如地球是平的,长度必然相同;若长度不一,地球则可能是圆的。公元前250年就已闪现的灵光,到了千年以后,地球是圆的,才得到后人的证实与接受。

这里头蕴含了什么关系?一、两人相互合作,一起设计实验,测量影子。二、两人站在不同的立足点,仰赖不同的视角,推断地球是圆的。三、惟有通过时间的沉淀(大约一千年),才能够下定结论。他们两人的合作,除了解答了关于大自然的问题外,也带给我们审视自身的思考。

到底什么是“合作”?简单来说,两个字:施与受。

“施予”是分享、奉献,通过付出,参与国家建设,尽一己之力。

“接受”是聆听、互动,是接纳批评的能力。不过,批评他人不难,虚心受教却不易。

我们是艺术工作者,作品不得不被评论。那些贬斥自己作品的批评,没人喜欢看。但若我们调整心态,把评论者视为关心艺术的人,情况就不同了。评论者不是对手,而是合作伙伴。我们都热爱艺术,但不见得想法就要完全相同。

我们既能同舟共济,更应该求同存异。我们是一个群体,却也存有差异与分歧。


公平,是对所有人公平。而不是只对那些写最愤怒的信、喊最大声的标语或找最多签名的人公平。

这不是合作,这也不是施与受。合作,是留有原则,却保持开放;是放下成见,不妄下判断,以创造有意义的对话。

我们要如何处理差异?
我们要如何不被差异所冒犯?
假设真的被冒犯了,我们又应该如何反应?

若有人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对方身上,该怎么办?

若有一组人把自己的观点和价值观,强加在他人身上,那又该怎么办?

我会这么问,因为我们的国家缺乏调解争端的能力。它往往是被动的,无法有效处理差异和分歧。

例如,只要有几封信投诉一件艺术品,那件作品肯定会被撤走。但其他人呢?他们不但对作品没有意见,还甚至非常欣赏,他们该怎么办?这样做究竟合乎逻辑吗?负责调解的人在哪里?那些不被冒犯的观众,我们是否应该鼓励他们有样学样,写些信给当局,以示平衡?

公平,是对所有人公平。而不是只对那些写最愤怒的信、喊最大声的标语或找最多签名的人公平。

这不是合作,这也不是施与受。合作,是留有原则,却保持开放;是放下成见,不妄下判断,以创造有意义的对话。

合作也能够展现我们的坚韧。坚韧,是我们近来常挂在嘴边的话语。经济放缓、疫情爆发、恐怖袭击,面对凡此种种,我们应当坚韧不拔。这点,我绝不否认。

但大家往往只想到磐石的坚毅,而忽略了韧草的柔软。坚韧蕴含着适应的能力,以及接受变化的能力。坚韧者,必能诉说自身的故事。当我们清楚自己是谁,当我们有信心抒发自己,我们才有办法面对变化。

叙述自己的故事,是感受力量、赋予权力的第一步。从而,我们才能明白这个道理:要定义这个国家、描述这个民族,不应该仅有一种大叙述之说,而是由许许多多的小叙述累积构建。

这就是艺术的力量。
它检视了人与生活环境的关系。
它检视了人与周遭他人的关系。
它检视了人与自己的关系。

对于新加坡的未来,艺术为何如此重要?
艺术是我们生活的一部份。
艺术是我们社会所不可或缺的。
艺术能培养坚韧的群众和成熟的人民。

那么,
我们为什么不谈论艺术和创新?
我们为什么不谈论艺术和文创?
艺术到底何去何从?

也许我们仍有顾虑。我们的生活空间狭小局促,最好别提问尖锐的问题,因为一定有人还没准备好。可是,艺术所提出的问题,本来就应该尖锐、艰难。

我们的社会文化重视的是最后的结果和成就,然而艺术推崇的,却是其中的过程,以及失败的可贵。

这就是艺术的本质。艺术给予我们力量,能为新加坡创造一个多元的、创新的、可持续的未来。艺术能够教会我们,批判地学习智慧和同理。

如果我们不问艰难的问题,我们该如何创新?

如果我们每次玩乐、越界、犯错,都必须征求同意,我们该如何创新?

艺术的本质是犯规。艺术工作者经常犯规。但他们违反的不是法律,而是创作过程的规则。小孩子常常都在犯规。他们喜欢画绿色的天空,黄色的海洋。但长大后,他们听说“不不不,天空必须是蓝色的。不行,大海怎么可能是黄色的,岂有此理?”

在新加坡创作的艺术工作者,常被警惕:艺术应当促进社会和谐,加强社区凝聚力。不照做,你就犯规了。

可是,那些鼓励批判性思维的艺术作品怎么办?那些出尖锐问题的作品呢?难道我们不能从正面的角度看待这些作品?这些作品没有加强社会的凝聚力吗?为什么?

我必须重申:开放的辩论,并不表示不负责任。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毕竟我们还有法律这道防线。广泛开明的辩论,对社会课题的深入探讨,所有人都能从中获益。


艺术应该是教育所不可或缺的。我恳请教育部和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投入更多精力于创意和批判性教学。

教育工作者若想要进行创意和批判性的教学,学校就需要鼓励尝试与冒险,成为知识和学习的实验室。

这应当从小开始。

我们为何只准备孩子读书、升学和考试,却从不培养他们面对生命中重要而且困难的问题?其实,青少年都想要讨论生命的复杂性。他们想要了解自己在校园所学,是否够帮助他们,在生活和社会里,寻找到安身立命的位置。

作为成年人,我们都知道生命不仅仅是工作和事业。生命讲究的是做人的义务,是对自己、他人、家人、社会、和环境所需承担的责任。

然而,我们却不鼓励青少年接触困难的问题。我们不让他们批判性地学习。不让他们学习智慧、创意和创新。

艺术应该是教育所不可或缺的。我恳请教育部和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投入更多精力于创意和批判性教学。

教育工作者若想要进行创意和批判性的教学,学校就需要鼓励尝试与冒险,成为知识和学习的实验室。

如今,我们上学,是为了将来的工作。我们把这个过程称之为“学业”。学习是为了就业。但是,就业市场日新月异。今天掌握的技能,过了几年就不再适用。

我更喜欢的是“学问”:学习、提问。《易经》有云,“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辨之。”学习知识,累积思考,然后提问,明辨所学。这个过程是带有批判性的。

我们经常惧怕,自己的言行会得罪他人。但其实我们更应该学习,如何不被冒犯,或者不要那么容易被冒犯。我们拥有共同的环境和未来,为了持续发展,我们的对话必须更富建设性。

如果对话的空间被压抑,我们的国家人民,将永远无法成熟思考。我们将继续共存,但不能真正的相互包容。

这里的发展迅速,我们花那么多时间追赶;若不找时间慢下来喘口气,我们将会遗忘自己存在的本质。

那么到底什么能够让我们清醒、让我们扎根?我们的重心在哪里?

昨天,《联合早报》〈新汇点〉访问了一名法国人Christophe。〈新汇点〉专门访问在本地工作和居住的新移民和外国人。Christophe是永久居民,他说本来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可是渐渐地有点怀旧。理由是什么?他说:“在西方国家,即使过了四五十年都没有察觉多少变化。可是新加坡一直不断在建设,原本惊叹的心情,现在已出现变化。”

现在,他有兴趣挖掘这片土地,想要了解这里有些什么,可以成为自己的家。他开始参与艺术活动,探索一些历史古区。

所以,让我们扎根的、让我们清醒的、让我们记得为人之本的、让我们在一方水土成为一方人的,到底是什么?是我们的文学、音乐、美术、剧场、人文古迹(如咖啡山)以及许许多多有形和无形的文化资产。

议长女士,我会留意时间。

我想以丽贝卡•索尔尼(RebeccaSolnit)的一句话作结:“民主,是建立在陌生人的互信之上。”

所以,让我们开始信任彼此,不再害怕异议,也不要因为一些人的咆哮,而忽略了其他人的声音。几百年来,艺术为我们供了安全的空间,让我们提出问题,让我们更了解彼此,让我们想象一个兼容并蓄的共同未来。

有时,我们无法立即找到答案。但提出对的问题,会让我们更接近答案。我们需要的是时间。与其说没有时间,不如腾出些时间。与其说没有空间,不如制造更多空间。

议长女士,鉴于以上所述,我支持本次预算案。谢谢。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6, 2016 在 4:10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