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常威少爷——陈振声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6-4-1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4/144334.html

为何陈振声会说得如此笃定呢?有人说他与现实脱节,兴许是指他被蒙在鼓里,所以才大胆妄言。试问,陈振声是人协最高领导人,且是总理公署部长,人协的政治角色他会不知道吗?老娘说他这么笃定,肯定是有“方唐镜”撑腰。人证、物证随时可以玩弄于股掌之间,官媒报道一闪而过,绝不重提,所以才会如此鸭霸。

星爷主演的《九品芝麻官》,故事是说水师提督常昆之子常威去参加一个婚宴,看见新娘戚秦氏甚为美艳,于是密谋迷奸。戚秦氏抵死反抗后得以逃走,常威一怒之下发狂杀了戚家一十三口。戚秦氏不干受辱和家破人亡,带齐人证、物证,去到衙门击鼓鸣冤。包龙星一听之下非常愤怒,于是将常威拘禁。谁知在常家状师方唐镜的帮助下,物证消失了,人证改口翻案。并且水师提督常昆这边,通过人脉在政治上给予负责鞠审的官员很大的压力。最荒唐莫过于有个目不识丁的家仆,竟诬告戚秦氏写艳诗勾引他。这桩灭门血案最后被嫁祸给有孕在身的戚秦氏,判了死刑。

最近看电视的国会辩论,不期看到另一位常威少爷——陈振声。任何心智正常的新加坡人都知道,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变,人民协会已然变成行动党的打手,专门在在野党的选区与他们对着干,唱对台戏。设局让他们行差踏错,然后由政府部门负责告上法庭。此外,人协还坐拥政府资源,在野党选区要申请社区设施改进基金 (CIPC)(很大笔钱吔),必须寻求行动党败将担任基层顾问的公民咨询委员会 (CCC) 的首肯。第一,他们无视选民的政治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行动党的人选硬塞给他们。二来,让在野党的议员沦为二等议员,抹黑他们的招牌。请问:如果是帮助建国,基层顾问为什么一定要是人民行动党党员?是基于什么样的考量?这有明文规定吗?如果没有,那么请问这种眨单眼的心照不宣是如何形成的?

而陈振声在国会殿堂说:“人协不允许任何人在人协旗下的设施,进行政治或拉票活动,当然也不会为任何政党动员任何人。如果林瑞莲小姐发现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可以让我知道。我保证一定会跟进。”坏就坏在有人上国家图书馆的网页,看到如此坦然的介绍:“在政治上,人民协会是为了帮助人民行动党政府通过联络所发展和保持与基层民众的联系。最初,这些中心组织的活动都是由左翼工会和社团控制的。”这段话意思浅浅,就是人协从一开始就带有partisan(党派)色彩。

为何陈振声会说得如此笃定呢?有人说他与现实脱节,兴许是指他被蒙在鼓里,所以才大胆妄言。试问,陈振声是人协最高领导人,且是总理公署部长,人协的政治角色他会不知道吗?老娘说他这么笃定,肯定是有“方唐镜”撑腰。人证、物证随时可以玩弄于股掌之间,官媒报道一闪而过,绝不重提,所以才会如此鸭霸。如《阿房宫赋》所说“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而杜牧认为这是政治自杀:“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大家都知道,竞选期间在野党群众大会,出席者都来自四面八方。而行动党的群众大会没人有兴趣,只得靠人协的卫星组织去发动;有巴士专送、有汽水喝和鸡饭吃,这是公开的秘密。陈振声想知道,根本不必去调查,只要上网看看视频就可以了。

今年3月23日是李光耀的周年忌,李显龙和傅海燕多次受访时都提到这是“民间”自发自为的追思活动,接着官媒也依样画葫芦,说是“基层与民间团体发起逾百项纪念活动追思李光耀”,其实背后都是人协在搞鬼(法定机构好意思自称民间吗?)。原本摩拳擦掌要发动其所有的卫星组织,由点串成面收获更大的政治硕果,可惜人算不如天算,23日后三几天,竟出了“公主夜未眠”的事故,使整个“追思”活动蒙尘。霎时间从紧锣密鼓变成偃旗息鼓,通通喊停,之后就水静河飞了。这恰好证明整个背后是有个中央指挥部,不是吗?

诚如李玮玲所指控,他们的父亲逝世仅满一周年,李显龙就举办全国性的追念活动,都是为了“建立皇朝”,甚至撂下重话说,不会容许父亲名誉“被不光彩儿子玷污”。而人协为主子如此卖命奔走就不言而喻,为的还不是行动党的百年威权。

最后,请问陈振声部长,每个社区内人协牢牢控制的公民咨询委员会成员,为何和该区的行动党支部执委,还有行动党社区基金委员有八九十巴仙的相似度?PA is not PAP,要骗谁?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P A 携 P 牵手情,无党无派人谐明。
    如有雷同笑震声,主席秘书乱啼鸣。
    ===========================

    德仁

    四月 19, 2016 at 11:20 上午

  2. […] 老实说,韦大娘的《常威少爷》虽然有趣,但是“PA”和“PAP”的关系,就与韦大娘的论述一样,都是人尽皆知的事,不仅对新加坡人不新鲜,对于所有的胜选成为国会议员的反对党人士来说,更是心中有数。这点,刘程强知道,林瑞莲知道,就算是做了几十年国会民主花瓶的詹时中,也应该清楚。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