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狗屁二三事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6-4-19
https://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6/04/19/狗屁二三事/

工人党既然在国会提出质疑,那么必然就应该是“有备而来”,针对自己的议题搜罗各种事实资料。本来嘛,在碰到“常威少爷”这般有勇无谋的对手,表现得大义凛然,幼稚得放出大靶子时——此箭此时不射更待何时?

哀莫大于心死,看到了韦小宝他妈韦大娘针对网友李爱仙《姐姐说得极是,不过》一文——《唉,那个什么烂党就甭提了。》——只有标题而无内容的回话,那种震撼……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不过寥寥的十一个字,倒像万千千根针轮番刺扎心灵,有说不出来的痛。

李爱仙说得好,“陈大人糊弄两句,怎么就过关了?工人党一众精英居然没有打蛇随棍上,至少也是狠狠的咬住骂他个五六七八句?”

老实说,韦大娘的《常威少爷》虽然有趣,但是“PA”和“PAP”的关系,就与韦大娘的论述一样,都是人尽皆知的事,不仅对新加坡人不新鲜,对于所有的胜选成为国会议员的反对党人士来说,更是心中有数。这点,刘程强知道,林瑞莲知道,就算是做了几十年国会民主花瓶的詹时中,也应该清楚。

因此,我并不怪陈振声,毕竟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陈振声本来就是政治新星,声势灸手可热。试问一边是总理公署部长、一边是人协最高领导人,如果不是患上精神或人格分裂症,怎能够同时在两边都拿捏得“准”?因此,当陈振声慷慨陈词,说出这番浑话时:

人协不允许任何人在人协旗下的设施,进行政治或拉票活动,当然也不会为任何政党动员任何人。如果林瑞莲小姐发现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可以让我知道。我保证一定会跟进。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9, 2016 在 8:43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