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自我膨风的行动党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6-5-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5/144381.html

【这题不得不写——李显龙很“高处不胜寒”的华文】

李显龙力挺穆仁里,乘周末走访武吉巴督选区,这里老娘引用报纸的原话,免得人家说奴家生安乱造:

李总理解释:“其实要改过自新,第一步就是要承认、了解、认识到所做的事不对,应该做得更好,才可以从头做起,想办法做一个更好、更完善的人。如果你不‘悟已往之不谏’,就不可能‘知来者之可追’。”

——好了,于是官媒就把这个头条命为《不悟已往不谏,不知来者可追》。问题来了,为什么读来总是怪怪的?理由有五:

  1. 二丑的华文也很B:这段话出自《归去来兮辞》:“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可以总结成八个字:往者不谏,来者可追。说白了是句宽慰人的话:认为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已无法挽回弥补;重点是放眼未来,转正方向继续前进。

  2. 李显龙把它错误理解成:不知对过去的悔改,就没有将来——何止十万八千里?

  3. 刘家昌老师的歌不是有在唱:
    “我往那里去
    才能找到自己
    过去 已成回忆
    我迷失在痛苦里
    我往那里去
    才能找到自己
    过去 让他过去
    我不再迷失这里
    我再不要 彷徨痴迷
    我再不要 黯然无依
    啊……
    我找到失落的过去”

  4. “不悟”和“不知”二句并列,首先就犯了文言文修辞的忌讳,这是任何读过《千字文》或《龙文鞭影》的垂髫小子都懂得的事。承前启后的两句话开头都用了“不”字,破坏了对仗公整。尤其是第一句,李显龙说“不悟已往之不谏”,使用了双否定,会演变成什么意思,相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反过来说,正是徐顺全博士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才这么越挫越勇,不是吗?

  5. 过去徐顺全的形象,应该负责的正是行动党和官媒,是他们把他弄得如此不堪(春花又想起那个死鬼白士德)。利用权势对他进行政治抹黑,要悔改的人大把,但肯定不是他。

【白狗偷吃,黑狗当灾】

白狗就是王金发,当灾的则是武吉巴督的选民。根据李显龙过往的逻辑:议员因绯闻而下台,要扛起最大责任的应该就是所属的政党。因为他们的不察,而必须进行补选,是浪费公帑且对居民造成困扰的,总而言之是辜负了选民。说来真是没错,武吉巴督的选民刚在不到180天前用超过70%的选票支持了王金发和他的“翻新计划”,可是因为王金发偷吃了Wendy汉堡,被迫下台,一切都化为乌有,重新被行动党绑架:

穆仁理说:“我们提出的计划由行动党裕廊—金文泰市镇理事会拟定,是否能落实完全取决于居民在来临补选中会不会给予我们支持和委托。如果没能取得委托,我们就不能成立有关市镇会,也就无法继续推行计划。”

【候选人变部长】

老实说,当春花看到报纸这个标题时,真的是“啧”到舌头都要断掉。行动党当政太久,以致连他们一个候选人都可以“当众宣布”真金白银的基建改善计划,那种“膨风”,恐怕连路边的狗都受不了。可是官媒的记者还高高兴兴出席记者会,然后回来交代任务,一点儿也没“专业地”去查证他们是用了谁的钱?是拿出行动党的党产,抑或者穆仁里自己掏腰包(春花不敢否定阿穆就拿不出一两百万)。要是是阿公的钱,凭什么一个政党候选人能够拿人家的屁股当脸皮呢?换一个角度看,要是老徐八字没一撇就出来宣布一个“380万元基建改善计划”,相信会被行动党的高官“酸”死。持平来讲,这两个候选人都同在一个起跑线上,行动党的就可以比别人更“公平”吗?

【一鱼三吃】

“大选”绑“市镇会”绑“翻新”,是行动党近年来玩得不亦乐乎的游戏。一个“翻新”可以用3次,让春花讲给你听。话说2006年大选,有某个区选情告急,于是建屋局就预先宣布获选电梯翻新的几个地区,老娘的社区也忝陪末席,当个了陪衬。谁知4年多过去,没人知道为什么,我们区就是没电梯翻新。到了2011年,李显龙宣布大选的前一天,我们区的行动党支部突然就挨户发传单,通知邻里马上就要进行电梯翻新。结果也没“马上”进行,并且工程缓慢,拖到临近2015年大选才完工,过后就被这区的行动党议员当成他的政绩,到处邀功。这就是翻新的一鱼三吃。

【现在进行式是过去的长尾】

随着民主党淡米亚的反驳,认为穆仁里利用翻新绑架选民实为不道德,穆仁里立即矢口否认,自己没说过选不上就没翻新这回事。并且请来尚达曼进行所谓的反驳:

这些计划皆由市建局负责是错误的想法。市建局拟定的是全国发展总蓝图,为我国土地的整体发展进行规划。但发起和负责执行NRP的并不是市建局或其他政府机构。政府只是拨款资助由市镇会提议并获批准的NRP。/NRP的推行由始至终都由市镇会负责。这意味着,市镇会有责任根据所管理组屋区的需求,决定优先顺序,并在咨询居民后拟定详细的发展计划,以负责任的方式颁发合同,监管实行计划的承包商,并负责翻新设施的维修与管理。

尚达曼所说也不差,并且道出一个事实:现在进行式是过去的长尾。市镇会与市建局的合作是急不来的事,所有一切计划/建议都要等金主(市建局)的详细审核和批准,然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铜钿到位后才有机会实现。所以现在在做的“翻新”,可能是上一届,又或者上上一届市镇会的建言。比如淡米亚的文章就提到迄今为止的武吉巴督翻新,就包括在2013年底所发表的武吉巴督总蓝图草案的手册中,强调了其中主要发展计划中已完成项目——其中包括:

  • 扩建武吉巴督公园 (Bt Batok Hillside Park),
  • 武吉巴督西的新公园,
  • 武吉巴督西2巷新的公园连道,
  • 一个新的脚车路线网以及武吉巴督西区新道路的建设。

所以说市镇会蓝图的最终执行总是滞后的长尾。从这个角度看,穆仁里以“翻新”要挟,说什么“是否能落实完全取决于居民在来临补选中会不会给予我们支持和委托”,是睁眼说。针对行动党的回应,徐顺全认为乃是行动党的“事后狡辩” (afterthought),一点都没错。

【买一送六】

傅海燕在为穆仁里站台时指出,“如果穆仁理当选,武吉巴督市镇会将能一开始就投入运作,不会出现服务中断,或需要从一市镇会转移累积资金到另一市镇会的问题。”并且强调选穆仁里是“买一送六”。这就不难看出,如今的市镇会课题,不但给投身政治造成很高的门槛,并且也阻碍了新加坡的民主进程。这要分两方面来讲:

  1. 行动党以外的任何政党或独立人士在获胜之后,都得筹组全新的市镇会,同样会面对傅海燕所提的问题,并且还不只一次、短期,甚至是长期都要面对的问题。我们不能忘记AIM、市镇会评估、国家发展部刁难、市镇会职员集体辞职、没供应商敢投标等问题。这就给行动党造成一种一面倒的优势,如果要避免傅海燕所说的所有问题(都是他们有意造成的),干脆就不要竞选,直接委任行动党议员不是更好?

  2. 何谓“买一送六”?就是穆仁里不是孤身管理武吉巴督单选区,而是轻松地加入隔壁裕廊集选区这个大家庭。也许很多人不知道,之前的王金发,不止加入裕廊GRC,并且还是这个市镇会的主席。行动党玩市镇会这个课题,玩到如此出神入化,真的令人叹为观止。

如果新加坡人看重市镇管理甚于政治,那么有一天新加坡的市镇都由行动党有限公司来管理,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理由充分,逻辑正确。

可是李显龙到访武吉巴督时,却说了不合行动党时宜的一句话,他说:“品格是评断候选人的核心要素。”如果他相信自己的话,就应该让国家发展部和建屋局去改革目前的市镇管理系统,免得好人被庶务缠身,导致“有品”的都靠边站。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