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就是现在

leave a comment »

徐顺全(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2016-5-2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81

你好!我无法告诉你们,我能以候选人的身份再次回到这个选区参与补选是何等的兴奋。

不过,由于一些状况,王金发先生必须辞去职务,我们也因此得以参与武吉巴督的补选活动。

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在会议中听见同时向我耳语:“王金发辞职了!王金发辞职了!”我当时还暗暗自忖,究竟谁是王金发?直到同事提到了“武吉巴督”的名字,我才意识到那人是议员。没多久,我们就决定参加补选。

我唯一的顾虑是,像我这样的姓氏(注:徐顺全的英文姓氏是Chee) ,参与的又是补选(注:补选的英文是by-election,把徐顺全的英文姓联合起来念,听起来会像福建话的某句脏话)——我的天,你可以想象吗?——铁定会让互联网乐翻天。也确实是如此。

言归正传,能再度回到这个选区的感觉很好。新加坡民主党曾在1991年参与过武吉巴督的竞选,并取得优越的成绩,拿下了将近48.2%的得票率。由于民主党当时的得票率逼近人民行动党,让武吉巴督岌岌可危,所以人民行动党在1997年的选举中把武吉巴督单选区纳入武吉知马集选区,之后又纳入了裕廊集选区。

过了将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后,人民行动党认为武吉巴督已成为了他们的安全地带之后,便让武吉巴督恢复单选区。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惯性的政治把戏。每当单选区有机会落入在野党的手里时,它就会急速地改动选区划分。记得如切吗?当如切快落入工人党的囊中之物时,人民行动党便赶快把它划入马林百列集选区里。

现在人民行动党会说:“欸,这些年来,新加坡民主党怎么不见踪影?”看到吗?这就是人民行动党运作的方式。我们在武吉班让、荷兰—武吉知马、马西岭等地区一直努力地展开竞选活动,然后人民行动党就会突然在毫无迹象的情况下,根据它的喜好,在最后一分钟——整整20年后——把武吉巴督再度变成单选区。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爱耍的政治把戏。过后,又故意缭乱你的视线,问你:“哦,在野党在哪里?”

然后,就告诉你它的候选人穆仁理先生在武吉巴督活动了16年,却只字不提他是阿裕尼集选区2015大选的竞选团队成员之一。顺便在这里提一提,大多数我们所拜访过的选民不是没见过穆仁理,就是不知道穆仁理是谁。

即使如此,我们新加坡民主党不被过去牵绊,我们永不言败。我总是会说:“是的,我们可以的!”我们向前看,凭着没有什么能难得倒我们的精神迈向前。

因此,当我们知道武吉巴督又成为单选区后,我们马上宣布我们将到这里竞选。为什么?因为我们觉得这是我们的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加坡民主党回来了。Kita suda balek kampong(马来语:我们回家了。)

也因为这样,我希望你会和我同样为补选而感到兴奋。我兴奋的原因有几个。

首先,我们现在有机会管理市镇理事会。这是一个让我们能够重新组织现有的资源,以及让武吉巴督居民凝聚起来参与更大规模、更好的活动计划。管理市镇理事会同时会让民主党绽放光芒,凸显我们的才干。

作为您的国会议员,我会以全职的形式执行我的职务,全心全意管理市镇理事会以及住宅区,也同时照顾您的需求。我的首要任务是以最高的效率和最少浪费的方式妥善照顾您的住宅区。我可以向您保证这一点。

不过,我不只是要告诉您我们会是有效的武吉巴督市镇理事会管理人员而已,我还要告诉您我们将如何落实这一点。

我们已成立了一个交接团队确保我们在获得胜利后,市镇理事会在新旧政党交接的过程顺利进行。这个团队由4名会计师、3名产业设施管理人员以及6名律师组成。他们将在交接时期协助我整个交接过程,确保由民主党管理的武吉巴督市镇理事会从运作的第一天起,就能顺畅无阻。

另外,我们不会聘用代理管理,这样能为居民减去一层不必要的开销。就像我之前提过的,除了履行国会职务外,我将倾全力确保市镇理事会的运作。我们会聘用经验丰富的经理来带领各个部门。

你看,你的杂费这么贵是因为人民行动党的议员在当选后,就会把市镇理事会的运作承包给盈利公司。换句话说,如果你投选人民行动党,你投选了一位议员,然后花钱另外请人帮你管理你的住宅区。

与此同时,议员的每月一万五千块的津贴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进入他的口袋。他打开银行存折簿来看时,可以笑到合不拢嘴。

穆仁理先生说,他不需要成为全职的议员来胜任这份工作。他说得一点也没错,那是如果他把整个市镇理事会的运作都承包给盈利公司负责的话,然后呼吁您的志工来帮您办事。

但是,如果你要亲自监督市镇理事会能以高效率低成本的方式运作;如果你要对住宅区内发生的问题负责;如果你要照顾居民的需要,那你就无法,绝对无法当一名兼职议员。

假如你是活在这个地球上,你就无法找到一个能允许你以兼职的形式来达到全职工作素质的方法。如果办得到的话,那每个人都会跑去那么做了,对吗?兼职工作时间,全职工作薪水。不错嘛。那么下一回,你不妨试试走入你老板的办公室跟他说:“喂,老板,我有个主意,我只做兼职时间,可是你要付我全职薪水哦!好吗?”然后,看看你老板会有什么反应?

不要侮辱人民的智慧。穆仁理先生说当一名议员并不是一脚踢的工作,你必须和团队里的其他人同心协力。我知道。

基于同样的理由,他的律师事务所也不是单单由他一个人来经营的。他需要一个团队,显然的,是数十个律师和秘书来协助他。那我就提出这样的建议:既然他的事务所有其他人协助他,如果他在补选里获胜,他在市镇理事会里也同样有人在帮他,那么不如就来个大风吹,做个对调?

他白天到市镇理事会工作。完成武吉巴督议员的工作后,他才到他珊顿道的办公室办理他所需要办理的事务。那么,你能同时保住你的律师工作和议员的工作。你所需要做的,便是优先服务武吉巴督。就这样而已。我希望穆仁理先生能够告诉武吉巴督居民他是否会这样做。

在场的各位先生、女士,你看,这就是所谓选择轻重的问题。我们的人生当中,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穆仁理先生选择以全职的形式服务武吉巴督——我并不是在说那是他与他家人的错误选择,实际上,我认为那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他有才华,而他的客人也确实需要的服务,所以我们不该羡慕他那么做,那样赚钱——可是,那确实反应了他内心深处所优先重视的事——是他的律师职务,还是武吉巴督选民?

你心里向往的地方就是你的家。而我呢?毫无疑问。我的心就在这里——全职——就在武吉巴督。当穆仁理早上睁眼醒来后,他的目的地就是他的办公室。我早上睁眼醒来后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武吉巴督。

轻重。是选择轻重的问题。

谈到轻重的问题,我想提出有关穆仁理先生向选民承诺的三代公园这件事。他说那将耗资190块兴建。可惜的是,他也提到一个条件,那就是只有他当选才能进行这项计划。我不要歪曲他的意思,所以就让我引述他在《海峡时报》里的报道。引述开始,他说:“我们所提出的这项计划(190万)是人民行动党裕廊—金文泰市镇理事会的计划。唯有在补选中通过投票获得选民的支持与委任,我们才能落实这项计划。”

这样的态度让人震惊。因此,我在星期三提名日当天给他发话。我当时说,如果他真正关心居民的话,那他就不会说只有选他,才能兴建公园给居民想用。

兴建三代公园的用意是要促进祖父、父母和孩子的三代关系,对吗?难道你说如果穆仁理没当选,他就没兴趣凝聚你们的家庭成员了吗?什么对你比较重要:你的党,你自己,还是居民?

如果你真心关心居民的话,你会这么说:“我要当选,可是如果选民选择了我的对手为他们的议员,那么我会尊重他们的意愿,也会跟当选的议员一起兴建公园,因为居民是我的优先考虑——不是人民行动党,不是我自己。”

我在星期三指出这一点之后,穆仁理先生就来个360度的急转弯(徐顺全以马来语kebelakang pusing表达“急转弯”)说,不是那样的,不论谁当选,兴建公园的计划照样会落实。我引述他的话:“那笔耗资190万元的计划项目是一个中立资金的计划,所以并不取决于人民行动党的输赢。”

如果我们要刁难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开始攻击穆仁理先生,说他头脑混乱或是随意变卦。我们就会在接下来的竞选宣传中死命地咬住这一点不放。但,这不是我们想要做的事。

我要把焦点转回到您的身上,武吉巴督选民的身上,真正关心您的日常生活。既然穆仁理先生连同人民行动党已作出了澄清,不论谁在这次的补选中胜出,不论谁管理选区,政府都会与议员携手合作,而市镇理事会将继续推行兴建计划。在场的朋友,请记住这重要的一点。不论谁胜出,翻新计划将继续推行。

这包括了前任议员王金发先生在上届大选所承诺的计划项目。王先生告诉您他会兴建一座小贩中心、几个年长者中心和幼儿托管中心,并拨出了240款项落实这些项目。

奇怪的是,穆仁理先生揭示他190万的三代公园计划时,对这些项目只字不提。或许他忘记了,不过没关系。因为如果我当选您的议员,我会确保这些计划都会一一落实。

王先生当选已有半年之久。可以肯定的是,他已拟定了发展蓝图,拨出款项等等。我会跟进这些计划,以确保计划能如期展开、完成,让这里的居民能期盼一座崭新的小贩中心,年长者中心和幼儿托管中心。

也正因为我会是全职议员,我不会把市镇理事会的管理承包给其他公司,然后从你身上赚取利润。我将跟市镇理事会的职员直接合作,省去管理代理的费用,让后把剩下的资金回扣给您,以这样的方式把杂费控制在最低的成本。

人民行动党告诉你武吉巴督市镇理事会如果留在裕廊-金文泰市镇理事会的话,将享有规模经济 (economies of scale) 的利益。人民行动党没告诉你的是,另外聘用管理代理以及不让议员以全职形式担任议员职务,是给您增加不必要的开销。

人民行动党不单把他们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承包出去,它还向您征收许多费用,累计大量的余额,然后把这些资金投资在高风险的项目上。2008年,8个人民行动党市镇理事会因为投资雷曼兄弟金融产品失败,亏损了1600万。

各位女士、先生,这不会发生在武吉巴督。对于市镇理事会余额的用途,我们会与您磋商。

我们不单会跟您分享我们的计划。我们也列出了一些我们必须在首100天内必须完成的事项。这些事项包括:

  1. 一份全面过渡时期与交接过程的报告、
  2. 一份市镇理事会预算报告
  3. 一份中期财务报告
  4. 一份市镇理事会首个全年工作计划
  5. 一套照料住宅区的策略

我只是列举出一些。我们还有其他事项,都列在我们的市镇理事会陈诺里,您可浏览民主党的网站详细了解。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为什么我们要大费周章地详细告诉您什么项目由谁负责、什么时候完成?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我们不但要达到人民行动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的水平,我们还要超越他们。我们要为市镇理事会管理的透明度和问责性重新设定一套新标准。

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我们要负责任。我们的任务是运作一个有效,透明和具问责心的市镇理事会,而要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告诉您,武吉巴督的居民,我们所跨出的每一个具体的脚步、我们所要达到的每一个目标。换句话说,我们邀请您来监督我们的表现。

如果我们成功做到,那么我们就会赢得您对我们的信心。倘若我们失败,你也能向我们追究责任,在下届大选中把我们踢出局。这就是透明度,这就是问责。

如果我们要指责人民行动党的非透明、无问责制的治理——那是一个极度危险的问题,我会在接下来几场群众大会上提出——那么我们首先就得做得比他们更好。

但作为您的议员,我要关注的不只是硬件。我要武吉巴督成为一个有爱心的地方。一个不单只是走廊、电梯大堂打扫得干净而已的地方,而是一个关怀彼此的社区,一个让我们每一个居民都能引以为荣的地方。下一个群众大会上,我将详细地陈述我们如何取得这个目标。

第二个让我兴奋难耐的原因是,这次的补选让我有机会进入国会代您发言。这是最佳的良机让您再投选一位在野党议员进入国会,因为人民行动党仍然是执政党。

那么,为什么选我?为什么不是穆仁理先生?

管理市镇理事会只是其中一个职务。另外一部分就是确保我能让国会听到您的声音、您的意见。一名议员必须能够在国会里为您所关注的事、您所受的苦难,让国会关注您的问题,让国会针对您的问题采取适当的行动。

你们扪心自问吧!你们当中有几个人会认为穆仁理能在这方面做得比我更好?您认为穆仁理先生会跟他其他81位人民行动党议员有区别吗?他会在国会里发出重要的问题然后跟他政党的部长辩论吗?

难道他会质问部长为什么能领高薪,而我们其他人却必须挣扎糊口?难道他会要求建屋局公开账目,公开政府组屋真正的建造成本价格吗?难道他会问政府为什么告诉新加坡人不必为文凭争个头破血流,却大方地送奖学金给外籍学生前来我国大学念书?难道他会问政府投资公司 (GIC) 为何拒绝透露我国储备金的数额?政府在扣住我们的公积金的同时,能透露政府投资公司盈利或亏损的数额吗?

这是影响到你我生计的课题。对我们很多人来说,也影响到我们孩子的未来。如果我能当选,这些会是我在国会里提出的课题。

朋友,您必须做的事是把一个能质问、能与部长辩论的人选入国会。投选一位人民行动党议员能够为您实现这个目标吗?

我已经无法再强调,尤其在我国目前所面临的局势,能够找一个人代替您发声是多么重要的。

我不必告诉您目前的局势只会变得更糟不会变得更好。尤其当裁员加剧,而就业增长停滞不前的时候。因此,这就显得更为重要,朋友,你要仔细地听好。这些问题,我在上届大选中已经提出来了。可是,大选过后,一份野村证券 (Nomura Securities) 报告才肯定了我当时所说的话是确实无误的。

那份野村证券报告中提到,我开始引述:“新加坡重组经济结构的一系列动作至今失败,而这失败将拖垮新加坡经济增长速度一直到2020年末。”引述结束。

同胞们,这是严峻的考验。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不了解经济的细点,放心,我也不了解,我也觉得很难了解。不过,你绝对不需要经济学文凭来了解一个事实:

如果我们的生产力不提升——也就是说过去10到15年以来一直都未提升——我们的经济就无法取得增长,如果经济无法取得增长,我们的薪水也不会提升。更遭的是,我们的经济如果不增长,你们很多人就会被裁退,就像现在正在发生的事。

你到目前都听懂了我的话吗?

必须注意野村证券报告书中的两点:一,人民行动党的经济重组计划失败。二——更重要的是,看不出人民行动党有任何的试图去改变这个恶劣的局势。

换句话说,生产力不会提高,也就是说经济不会增长,这全是人民行动党的政策所导致的。

现在——我将引述《海峡时报》编辑Han Fook Kwang先生的一段警语。您知道,当亲人民行动党的《海峡时报》开始发出警号时,你就知道大事不妙。

Han先生说——我开始引述——报告中的一个数据说明了问题:根据野村证券,政府耗资了212亿展开一系列重组运动,包括资助国家生产基金、加薪补贴计划 (Work Credit Scheme) 、国家研究基金 (National Research Fund) 以及各种提高生产力的奖励……可惜成效不大。引述结束。

总理自己也承认这个问题,他说我们已经耗尽了所有提高生产力以及经济增长的捷径。他说:“提高生产力很难。”

换句话说,先生与女士们,他似乎不知所措。

人民行动党不停地重复同样的动作,每一次都以新名堂来包装新动作。建筑生产力计划、生产力及创新优惠计划(Productivity and Innovation Credit scheme)、加薪补贴计划、信息科技生产力增长计划 (ICT for Productivity and Growth scheme) ,以及最近的未来技能计划 (SkillsFuture scheme) 。您知道爱因斯坦说过有关发疯的名言吗?爱因斯坦说过,发疯最明显的征兆,就是一再重复做同一件事而期待会有不同的结果。

让我再次重申要点。生产力和创意是我们未来经济的关键。一份普华永道 (PriceWaterhouseCoopers) 的研究调查了一千两百位总裁,而他们都同意生产力和创意是推动全球化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

我再把要点简单地带出:没有生产力,就没有创意的经济体——而我刚才也告诉您了,我们的确没有这样的经济体——因此,我们有难了。

那么,该如何提高我们的生产力和创意呢?改变。

如果我们不改变,我们就会死——就那么简单。而需要改变的一件事就是我们的政治体系,必须让人民说话的自由、在没有被提控威胁下自由地表达意见、不必媒体过滤我们所说的、也不必不停地把人民行动党塑造成一个爆满英雄的政党。

新加坡需要人民行动党做的事是,别再当那条扼住我们脖子的绳子。政府务必停止控制我们的电视、报章和广播内容,停止控制我们所阅读的、所接收的资讯。这样做就是无疑是在扼杀我们的创意精神。

不要单听我的片面之词。听听史蒂夫•沃兹尼亚克 (Steve Wozniak) 所说的。沃兹尼亚克当然就是乔•布斯的苹果创办人之一。几年前,全国职总评价合作社 (NTUC) 邀请他前来新加坡演讲。他说新加坡无法培育出像苹果那样的机构,因为这里的体系摧毁了所有能催生像苹果机构这样具创意的公司的“创意元素”。

改变。

这就是新加坡所需要的。朋友,如果你到现在还不担心,那么让我对说两个字,让你正襟危坐,认真地听:伊斯曼•柯达 (Eastman Kodak) 。那些年龄够大的朋友一定记得我们还需要用胶卷拍照的年代——12、24或36张。记得吗?不是你们现在用的智能手机,一手按下,然后直接存在一个文件里。

我们以前是需要买胶卷放入相机内,然后胶卷用完后,就拿到冲洗店把相片冲洗出来。那些还记得的朋友,您一定觉得很老了是吧?

当时生产胶卷的就是柯达。它当时是相机胶卷公司中的巨人。每个人都知道柯达是什么。直到1990年代,它是全球最有价值的品牌,就如当今的谷歌,苹果或微软。可是,柯达没有顺应局势而改变,没有适应新的数码科技,所以就在2012年宣布破产。现在柯达已经成为了历史名词——在摄影业中独领风骚整整130年后。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诺基亚。因为它没有及时跟上智能手机而失去竞争力。夏普电视也是一样。还有施乐(Xerox)、德萨斯(Texas Instruments)——这些都是红极一时的国际公司,现在都成了历史。

改变。

如果不改变,你就会死,就会成为历史。这就是现在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人民行动党不断地告诉您我们做得多好多好。我们取得全球第一的这个、取得了全球第一的那个。

可是我已经给你们看了——这些都不过是官方的宣传而已。事实是,我们做得并不好。我们的前途茫茫,因为我们的生产力不够,创意也不够。

那么,我们会成为另一个柯达吗?

我们该怎么改变?这肯定是一段漫长、艰巨的旅程。可是,我们必须找个时间、找个起点开始。就是现在。地点就在武吉巴督。我们可以展开这段旅程,通过投选一个强调开放社会,允许人民自由提问和辩论,提高这些能使得我们社会变得更具创意和创新的技能。

是的,你们要你们的住宅区获得妥善的照顾,你们要市镇理事会有效的管理,你们也要翻新。我听到了。我也在这里承诺,我会竭尽所能确保这个选区的管理有效,我们也展开或是继续翻新计划。你们可以放心。

有了这项保证,你们可以投选一个能够为你们发声的人,一个可以在国会里为您做出改变的。换句话说,对你们来说,投选新加坡民主党是个双赢的情况。你们可以一石二鸟。

这是我们这次补选中的第一场群众大会。也正因为是第一场,所以我要告诉您民主党是如何展开我们的竞选宣传活动的。

有些人说:“唉,就攻击王金发啦!那是人民行动党的弱点。第二次了。第一个是麦克•柏默,人民行动党还是没有吸取教训。”

不,我不要那么做。那不是我的做法——绝对不能对一个人落井下石。这样做一点光彩都没有。据我所知,王金发是个好人。可是,好人也会犯错。孰能无过?不是有人这么说过很棒的一句话吗?是人皆会犯错,所以原谅是神圣的。我们就让王金发先生重拾他的生活步伐,让他的家人走出阴影。

至于穆仁理先生,我见过他几次——一次是离这里不远的吊丧仪式上,一次是在提名中心那里——我们没时间寒暄,不过即使如此,我觉得他为人不错。我也听闻过有关他的好事。

我对穆仁理的批评并不是有关他的为人——所以我要强调这一点——我批评的是他的政治观点。所以,我告诉我的新加坡民主党里的同僚,也希望我们的朋友和支持者会遵守这点:不要对我的对手展开人生攻击。跟我一样,他首先是新加坡人,然后才是人民行动党成员。我相信他这点,也希望他相信我先是一名新加坡人,其后才是一名新加坡民主党员。

我们可以彼此认同,但是让我们以君子的风范来反对、以文明方式来反对。

对我们来说,对新加坡人来说,专注于我们所面对的挑战和未来才是重要的。我武吉巴督的朋友们,重要的是,你们专注于你眼前的两位候选人,专注于你今晚所听见的信息,专注于你们下个星期决定谁会更适合成为你们的议员,为你们服务。

我现在恳请您支持民主党。投我一票,让我进入国会,为国会带来不同的声音,代表您提出重要的问题,提升国会的辩论素质,以及改变我们的政治气候,把对政治的恐惧、把停止不前的政治发展变成一个充满自信、希望和创新的政治气候。

就是现在。就是现在要谈谈归还我们的公积金。

就是现在。要让政府投资公司和淡马锡控股更具透明度。

就是现在,要让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文化更具创意。

就是现在。不要再等到下届大选,因为到时可能已经来不及了。就是现在,让我把您的梦想、您的希望、您的心愿、您关注的课题、您的焦虑带进国会!就是现在!下次可能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谢谢您到场听我的演讲。谢谢您!晚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