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徐顺全:停止龌龊政治,把焦点放在武吉巴督选民身上

leave a comment »

徐顺全(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2016-5-1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2016_5_1/41-1-0-1583

徐顺全2016年5月1日在武吉巴督补选群众大会的演讲全文:

再次地跟大家问声好。谢谢光临!

出席群众大会总是一个难忘的体验,因为到场的人可以同时听到两边政客怎么互相评论。

坦白说,我讨厌“政客”这个名词。每当听见有人称呼我为政客时,我会觉得厌烦。可能是因为那个词已经等同于“虚伪”——嘴里说出的是一套,做的却又是另一套。

但是,我遵守自己说过的话——我们不会陷入低三下四的政治沼泽里。那个王金发的故事就告一个段落。我们上一场群众大会的其中一位演讲嘉宾好像拿王金发开了一个玩笑。我已十分明确地通知了我其他同事——就到此为止。今晚,我们的演讲嘉宾都没提到王金发对吧?我们接下来的竞选路向也会是如此。

那么现在,轮到我质问李显龙先生。那他和他的同事是否从现在起就会遵守尚达曼较早前的约定,马上停止龌龊的政治,把焦点聚焦在真正关切到武吉巴督选民的课题上吗?

可是,有时候我觉得那简直是在对牛弹琴。这种行为似乎已经植入了他们的基因里。

每当在野党提到我们被扣留的公积金、政府投资公司 (GIC) 和淡马锡控股缺乏透明度、高涨的生活费等课题时,人民行动党知道自己难以为这些措施辩驳。

不过,人民行动党就是那个样的。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是如何比他们的政治对手更优秀。他们只会通过抹黑的竞选手段来告诉你他们的政治对手是如何的不堪,让你自动投选人民行动党。

他们从不照镜子检讨自己虚伪的一面。让我在这里给你们举出几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傅海燕试图把我们描绘成种族主义者。就找一个例子来证明民主党有丝毫歧视其他种族的证据吧。况且在今时今日(的科技年代里),要找出证据并不是什么难事。就上网搜寻,然后告诉我们,我们是否说了什么含有歧视其他种族的言语。

然而,傅海燕一点也不觉得羞愧(徐顺全以福建话道出“羞愧”一词),对她自己党内议员发表种族歧视的声明完全听而不闻。记得朱为强吗?他曾说小印度黑漆漆的,因为那里有很多印度人。另一名人民行动党议员则说一车子上的马来幼儿园学生很像恐怖分子实习生。还有最近的一件事,那就是人民行动党议员潘丽萍被迫为她贬低小印度外籍劳工的言辞而道歉。甚至是李光耀也同样因为说了一些藐视马来同胞的评语而道歉。

然而,傅海燕居然可以站在那里,面不改色地隐射民主党歧视其他种族?

还有,哈莉玛•雅各布说新加坡人是亚洲人,所以我们尊敬我们的长辈。可是,新加坡又确实是让我们的年长者去干那种抹桌子、洗厕所工作的唯一亚洲国家。

我有一些海外朋友和亲戚到访新加坡目睹我们的阿婆、阿公必须通过如此耗体力的工作来糊口时,都不只一次表示震惊。尊敬我们的长辈?真的吗?

昨天,李显龙利用到访武吉巴督市镇的机会来质疑我的人格。我想说的是:直到今晚,我从未提到关于他妹妹李玮玲医生批评他的那件事。你可以上网搜寻,或是搜寻其他媒介,可是你不会找到我对那件事的任何言辞,因为我从来没针对那件事说过一句。

我有太多的机会针对这件事对他展开攻击。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做。那将会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攻击,因为发出那样的批评的人不是一个政治对手,而是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现在我要你们去想象这样的情况。假设是我的亲妹妹对我做出同样的批评,你想后果会是如何?难道你不认为人民行动党不会敲锣打鼓去告知街头巷尾的市民吗?难道你不认为所有的报章、五频道、八频道、亚洲新闻台会竞相报道这件事,记者不会埋伏在我家外面、我妹妹家外面几天几夜,甚至是几个星期,竭尽所能地挖掘一些能煽风点火的评语,然后去访问民主党员、追问我的朋友、我以前的同学、老师,试图去拖长这整个事件的发展,以确保新加坡街头巷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事件吗?

我提起这件事是因为我要向你证明,即使我有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还是没有利用李玮玲医生针对她哥哥的评语,因为那我不要涉足那样的政治。

不过,即使我没有攻击李先生,他仍然毫不犹豫地贬低我。我或许无法赞同他的政策,或是他的政治想法,可是我不能对他展开如此个人的人身攻击。

你指责民主党种族主义,却又允许自己的党员、领袖公然地做出歧视其他种族的言语;你说我不尊敬长辈,却又绝情、可耻地对待我们的老人家。然后,你竟然转过头来质疑我的人格?

拜托!我的同胞们,不要掉入这个陷阱。没有人会是人民行动党口中所说的那么完美,也不会有人会是人民行动党口中所说的那么恶劣。

我们都是人。我们都有各自的不足,也会有自己的长处。孰能无过?可是,请大家不要为了政治利益而自我夸耀,也不要抹黑我们的政治对手。

相反的,我们应该呼吁选民关注于谁可以提出更好的主意来服务他们。换句话说,让我们给选民看到的是希望和承诺,而不是用来抹黑他人的烂泥巴。

李显龙和傅海燕甚至以我无业的状况来糟蹋我的声誉,试图浇熄您对投选我的兴趣。这是一个新低点。

我昨天提到,我们一生中必须做出许多抉择,做出许多轻重的判断。我加入民主党被国大裁退后,许多人劝我离开新加坡。我也获得美国几所大学的邀请,而我的确可以离开这里到美国继续我神经心理学的工作。

我是有选择的机会。我也做出了选择。我选择留下。我选择留在新加坡,继续我的政治工作。这个工作包括阅读有关政治制度、教育制度、经济、公积金制度等等的知识,因为我要对这方面的知识取得彻底的了解。

然后,我开始撰写有关这方面的内容,也出版了几本书:《敢于改变》(Dare To Change)、《新加坡也是我的家园》(Singapore My Home Too)、《我的未来、你的信念、我们的未来》(Your Future My Faith Our Freedom) 、《受骗的国度》(A Nation Cheated),以及最近的著作《就民主而言》(Democratically Speaking)。书中的一些想法成为了民主党替代政策报告书的佐料——很多的想法,我必须在这里说出来,(书中的很多想法)被人民行动党拿去抄袭。

这些书籍的销售量在竞选期间特别好。这也成为了我养家的经济来源。可是,我们的生活必须简朴,因为如果我们要住大房子,那么我们就必须继续我的学术工作或是选择离开新加坡。

又一次,那是我和妻子智美和我所必须做出的抉择。现在回想起来,我很高兴我们做了那样的选择。我确实无法像我留在国大那时赚那么多的钱,可是我们没有因此而不开心。我们的的确确没有后悔。

你问我为什么这样?那我会反问你,为什么不可以这样?难道我们必须总是用金钱来衡量我们的成功吗?不是,当然不是。有些时候,我们更应该用造福人群的定义来衡量一个人的成功。

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很不是滋味的是,傅海燕小姐和李显龙先生告诉你因为我赚的钱没有他们多,因为我没有工作,所以我无法好好打理武吉巴督。

事实是,我每天都在工作,不只是让民主党生存下来,还要壮大民主党,也要思考并建议,也要为新加坡写出一些建议。我只是没有要求任何人给我酬劳,或是给我很多的酬劳。

在场的朋友,我想提醒你的是,今日的民主党跟以前的民主党是今非昔比的。90年代的那个时候,我们连办公室的租金都付不起。我们必须到咖啡店举行会议。

我也花了大量的时间编写和售卖我们的党报《新民主党》赚取收入来租下一间办公室。

我们较早前的办公室是在马里士他路的一个小阁楼,月租$500。我也学会使用软件开启我们的网站。我坐下来每天更新网站。然后,YouTube诞生了,我就学习如何制作录像。

那个时候,智美正照顾我们的女儿。当时,我们只有一个孩子。她在照料女儿和忙着做事务之间,就会帮忙我,例如帮我折信、贴邮票、传真信件、接听电话等等。

生活并不容易,可是我们并不是不快乐的。实际上,我们从中获得奖励。只不过,那份奖励并不是金钱的形式,而是更内在的。这是一份由使命感所带来的动力,一种我们正在为新加坡进行很重要任务的感觉。

这种动力也把我们彼此拉得更近。

所以我恳请傅海燕小姐,不要因为别人的生活无法像她的那么宽裕就因此而贬低他人。或许,我们更喜欢这样的生活——我们的财富或许不如她,可是我们也一样快乐,甚至是更快乐。

我们就这样度过了许多年。慢慢地,特别是得到了网络的一臂之力,人们开始看到我们所做的事,也开始加入我们。而我们也因此开始茁长。

从只有我和智美的办公室发展到今日让我引以为荣的规模。我们拥有一个具备一流的基层地面活动小组、通讯组、筹款组、秘书处、物流组、信息与科技组以及政策研究小组。

以我们的政策小组为例,小组已经拟定了替代方案,方案也获得许多相关专家的赞赏,甚至是人民行动党的部长与议员也效仿了其中的一些方案。实际上,坊间有这样的一则笑话。那就是民主党是政府一个不收费的研究部门。

看看我们的成果。如果我们不是一个能干的政党,我们就无法取得这样的成绩。我们的党员没有获得任何好处。没有优待、没有公费海外旅游、没有免费停车标贴、没有入学报名优先权——我们单纯是凭着一股热忱和奉献的精神,要为新加坡的民主而努力,要发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声音。

我们会把同样的热忱和献身的精神带到武吉巴督,让这个市镇成为我们理想的社区——一个邻居之间会亲切问候对方、一个较富裕的家庭会帮助社区里弱势的一群、一个让我们引以为荣的地方。

我们凭着有限的资源建立民主党。我们没有国家经费,然而我们却把民主党建设成新加坡主要之一的在野党。

这都是在缺乏国家经费的情况下取得的。设想一下,如果我们能获得经费,我们所能取得的成绩还不仅如此。想象武吉巴督居民的生活素质。想象你们所能获得的服务。不单是我作为你们的全职议员,还有我们的党员把他们的时间和精神投注于打理选区以及照顾你们的需要。

我没有工作?不是。我一直都在很努力、很努力地工作。只不过我没有要求任何给我很多很多的钱而已。

前些时候,傅海燕小姐在她的面簿帖子写了有关部长的薪金如果缩减,她会重新考虑踏入政坛。这则帖子遭到网民的猛力抨击。像她那样的一个人永远也不会明白不为钱财,只为了一份献身的使命感而工作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

我的意思不是在指责她想致富的欲望,而是指责她瞧不起、嘲弄那些不把政治工作当作致富动力的人。

朋友们,不要让名衔,财富和权力遮蔽您的视线。相反的,让承诺,献身精神和恻隐之心开启您的心灵。因为名衔,财富和权力服务的对象是个人。而服务的对象是人类。

要建立一个政党,你必须能够激发人们,你必须能够推动党员和志工,你也必须以身作则,你必须提供一个方向,最重要的是,你必须在那里。作为一个领导,你必须领导——在前线那里。而你必须是全职奉献的。

我在第一场群众大会上提到如何管理市镇理事会。我们也组成了一个交接团队顺利接管市镇理事会的事务,也提到我们如何有效地打理武吉巴督住宅区。那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今晚,我要列出民主党的计划。我们要照顾的不单是您的住宅区,还包括您的生活素质。我我们公布了我们“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是武吉巴督”的计划来改善武吉巴督居民的生活。

这项计划的目的是要提升武吉巴督社区以及凝聚我们的居民,让恻隐之心以及优雅成为我们市镇生活的一部分,让我们找回当年的甘榜精神。这个社区听得见每个人的声音,这个社区不会落下任何一个居民。这是一个邻居之间会彼此问候,较有能力的家庭协助有需要的家庭以及朋友间互相关照的家园。

这项计划下的第一个项目是“武吉巴督认养家庭”计划。这项计划致力于塑造一个关怀我们年长者和低收入居民,鼓励武吉巴督住户认养一户弱势家庭。居民可以拨出时间或/以及捐助资源,协助所认养的家庭。这将促进武吉巴督社区居民之间的关系,也同时加强社区凝聚力。施与受两者将同时受益,彼此丰富彼此的生命,不分你我。

新加坡民主党也将成立一个信托基金并负责管理基金,为武吉巴督穷困的年长者提供每月津贴或粮食券。如果当选为国会议员,我将拨出部分议员津贴启动信托基金,以及协助其中一些低收入家庭。

第二个项目是针对武吉巴督青少年。这个名为“青年开创者”的计划旨在制造一个适于学生建立信心和发展潜能的学习环境。这是一个让学生齐聚一堂,让他们自我发掘,探索自己的兴趣和了解自己的才能,抑或是单纯地想找人诉苦的地方。这项计划也为低收入家庭提供补助私人补习。

我们严重地缺乏企业文化,而青年开创者可以培养儿童的创意。我们将通过扩展阅读、互动、同侪协作、提议和交换意见、犯错以及从错误中学习等方面去培养创意。这些都是创意文化的基本单位。

朋友,如果你有正在求学的孩子,而你又必须上班,这项提议对你来说是合理的,因为你的孩子将有人帮助他们度过求学生涯,也让孩子们为将来的经济做好准备。

第三个要落实的计划是我们的“理财计划”。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几年的时间里,越来越多人需要管理财务的咨询。由陈钦亮先生带领的理财专家小组将会见那些面临财务问题的居民,给予他们咨询服务如何渡过难关。陈钦亮先生目前是金融服务消费者协会 (Financial Services Consumer Association) 的主席,也是职总英康前总裁。

最后,我们拥有一个由律师组成的团队,他们以义务的性质,也就说是不收费的,为居民提供法律咨询。这项计划名为“法律生命线”,为面临法律状况的家庭提供第一步法律支援。

要管理一个有效的市镇理事会并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如果你让适当的人来担任适当的职务,就能运作一个有效、有生产力的市镇理事会。我们打算那么做。其实,比较困难的是,确保居民的日常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也就是说,您的福利,您的生活素质不受到影响。

还有,关于保持电梯大堂和走廊干净这一事上——民主党将会不遗余力地确保最高的管理水平——不过,要同时兼顾居民所面对的问题则是另一回事了。在这方面,我会以全职的形式,全心全意地确保居民的所需都能得到关注。

你当然能聘请专业人员,甚至聘用一个管理代理代替你运作市镇理事会。可是,你无法把居民的需要承包给别人。

如果没有议员个人的关注,居民所面对的很多问题不是被打发走,就是口惠而实不至。还有,如果议员对这些问题缺乏个人知识,该如何在国会里制定政策帮助这些人呢?

我提到了议员所扮演的两个角色:第一个是打理居民的住宅区。第二是照顾居民的需要。然后,还有第三个部分——就是能在国会里代表民意,制定法律或政策帮助人民。

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无惧地发声。朋友,你们认为如果穆仁理先生当选的话,你会多常听见他在国会里发言?

不论是您被扣留的公积金还是生活费上涨,或是您遭裁退后的经济援助——你们扪心自问——穆仁理先生如果是您的议员的话,是否会经常为您发言;是否会非常努力地为你争取福利?

我已经跟新加坡人沟通了几乎25年之久。这段期间,我也听见你们的心声,也跟你们谈过话,我也写过你们所面对的问题。而武吉巴督居民所面对的问题其实与新加坡其他人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正如我在第一场群众大会里解释过,新加坡正处在一个艰难时刻,局势也只会恶化。我们每一天都读到有关新加坡人被裁退的消息。

伙伴们,这是很严重的。从去年三月到今年二月为止,就已经有数百个PMET遭裁退了,比前年增加了50%。

那家旗下拥有诸如罗敏申、John Little、Zara、Marks & Spencer、Royal Sporting House等零售联营的公司已宣布在今年的下半年里关闭几家商店。

更糟的是,给新加坡人制造的工作机会就更少了。去年,制造了31万8百分工作。当中,只有100份或是0.3%的工作给了新加坡人和永久居民。其他的99.7%的工作给了外国人。

这是真正让我不高兴的地方,你也应该同样不高兴。去年,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在印尼时告诉印尼政府,人民行动党会成立一项计划,协助雇佣印尼大学毕业生。

为了避免歪曲维文医生的话,所以我在这里引述他在《海峡时报》的话。他说——引述开始——我相信印尼的大学和技能学院会培养出许多拥有数码技能的大学生。我们正在考虑实施一项协助新加坡公司雇用这里(印尼)的人才,在这里设置,然后为世界各地提供服务。

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们的外交部长要去另一个国家帮助成立一项帮助那个国家大学生的计划?为什么我们自己的政府不在我们自己的国家里花费精力为我们自己的公司制造新的就业机会给我们自己的大学生,却不鼓励我们的年轻人攻读大学?

许文远部长说过:“如果[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又有什么用?你拥有一张文凭,那又怎样?那又不能当饭吃。如果那不能给你带来美好的生活,一份好的工作,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在当时还是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的英兰妮也同样不鼓励理工学院生和技术学院毕业生继续攻读大学文凭。

可是,事情还不止这样而已。当许文远先生说不必大学文凭,然后维文医生要帮助我们的公司聘用大学生,你知道人民行动党在做什么吗?它给外籍学生提供经济援助前来我国大学念书。

听好:外籍学生在新加坡大学生的总人数中占了15%到20%——我听说的百分比比我列举出来的其实还高很多。每年颁发大约1千7百份奖学金给非亚细安学生就读本地大学。每一分奖学金数额大约是1万8千元到2万5千元。这是颁发给非亚细安国的学生。另外还有150份颁发给亚细安国学生的奖学金。

这些奖学金每年花费新加坡人民3千6百万。除此之外,几乎所有非公民学生,只要与教育部签约,承诺在毕业后留在新加坡工作3年,就能换取教育部的学费津贴,这些教育津贴每年高达2.1亿元。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政府?一方面不鼓励自己的人民拥有大学教育,一方面又分发几亿元的款项给外籍学生前来我国大学念书?你觉得这样合理吗?

实际上,新加坡有许多禁止新加坡人申请的奖学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世界改变时,而世界也正在无时无刻地改变,到那个时候经济需要大学生相关的技能时,我们怎么办?许先生和英兰妮小姐又如何告诉那些可以修读大学却听取他们劝告放弃修读大学文凭机会的人?

如果我们的年轻人在他们能力可及的情况下想要修读大专文凭,却又不被怂恿放弃那么做,那么当经济情况改变,人民行动党又改变想法时,这些年轻人就会错失良机,后悔一辈子。

政府没有资格告诉人民他们应该修读什么文凭。更糟的是,它不应该因为害怕无法为大学生制造就业机会而这么做。

相反的是,政府的责任在于确保我国的经济能够为我们学校和大学所培育的人才制造最多的就业机会。

我们原来已经暗淡的经济前景被人民行动党搞得更糟的是,它们使用新加坡土地来刮取民脂民膏。出售土地让政府赚取了巨大的利润。

政府是新加坡最大的土地拥有者和地主。它拥有全岛各地大量的土地,而它也同时决定出售给建屋局和私人发展商的土地价格。

这就等于说政府控制了新建的政府组屋售价,商业租赁价格和私人发展商的投标价格。

不但如此,人民行动党跟着就设立像凯德置地 (CapitaLand) 和丰树 (Mapletree) 这类大公司进一步地从房地产那里捞一笔利润。

商业活动需要租赁或购买办公空间,而更高的租金以及商业地产价格就会提高这些企业的运作成本。而这些运作成本继而会转嫁给消费者。换句话说,土地售价高就表示租金高,也就是说我们所买的东西的价格就会更高。

当地土地售价过高时,即使是国际企业也无法在这里生存。就如我先前所提到的零售巨头无法承受新加坡的高租金而撤离新加坡。你到乌节路走一趟,就会看到许多关闭的店铺。即使石油公司如Technip, McDermott, Subsea7都以本地房地产成本高为理由而迁出新加坡。

我不断地听见企业难以在这样一个高成本的环境下生存。而他们所做的事,似乎只是帮政府收租而已。

当这些公司关闭或迁出新加坡时,我的朋友,您就是那些即将被裁退的人了。

记得,土地是我们大家所有的,不应该被政府用来谋利,加重人民的负担。土地应该是为了享福所有的人,让大家的生活更容易一些,而不是让生活变得更困难。

如果我当选,我会在国会里提出这个课题,向政府施压,要它重新检讨土地价格政策,帮助企业家以及你们消费者。

我提出了这些课题,也给您看了所有的数据、引述、事实。这是因为我要让您知道我说的是有道理的。我不要只是站在这里,尽是说人民行动党的坏话而已。那其实对您一点帮助都没有。

如果我说的话毫无道理,那么我就无权要您投我一票。我这么做是要告诉您,是要告诫您有关我们以及我们国家目前所面临的紧急状况。

我和穆仁理的关键差别在于:一个会以兼职的时间服务您,另一个则会以全职的时间服务您。一个不会,也不可能为您在国会里发言,另一个则会。

如果一个人要把议员的职务执行好,那么我就无法理解你如何只在周末短短的时间里办好工作。我也无法认同他能够以兼职的形式完成所有的任务。你每天在的办公室里呆上8、9、10个小时,然后到你下班时已经筋疲力尽了,你无法有足够的力气尽全力——我指的是你的全部——而不是把工作承包给管理代理和基层志工。

就如同我在演讲开始时指出的那样,我会亲身监督我们所列出的社区计划,不管是武吉巴督认养家庭计划还是青年开创者计划或是法律医疗室。

我之所以能够这么、我之所以胆敢这么承诺这些计划能够兑现的原因是,我能够全职地进行议员的工作,也能够给您我所有的时间。

我就坦白说吧。穆仁理先生的优先考虑会是他付费的顾客,还有他公司的老板。我们不要自欺欺人。

我不是故意专挑他的。实际上,他不是唯一一个在人民行动党里以兼职形式胜任议员工作的人。人民行动党议员都有收入不菲的工作,甚至还同时拥有数个商业和公司董事职务。有人还告诉我有一个议员身兼64个那么多的董事职务。你可以想象吗?他们如何拨出时间为民服务?

我的朋友,你无法同时一人侍奉二主。

我相信凭着我的一心一意,以及我在带领民主党时所累积的经验,如果你要带领武吉巴督,你就要实现我所承诺的一切计划,那你就得在前线领路,你就得给居民奉献你所有的时间和注意力。我会是一个有能力,有建设性和富同情心的议员,一个让武吉巴督居民引以为豪的议员。

实际上,我还不想只当一名议员,我要成为那个火苗、那个催化剂,把武吉巴督人民最好的一面释放出来。我要启迪我们这区所有的人去发掘自己最优秀的能力,即使身在今日的苦难中,也总是能展望明天的精神。

我要吁请我们每个人心中的天使,去发掘我们社区中我们所不认识的那一面,让我们一同建设一个富有同情心的社区,一个可以,我也梦想如此,成为模范,成为新加坡各区学习的市镇。

如果现在有这么一个竞选,就现在,而我的选择是在于珊顿道丰厚酬劳的工作和武吉巴督的全职议员之间,我会毫不犹豫。我会用心跳来投选武吉巴督。

当你这个星期六走进投票站时,我的朋友,投选一个投选了武吉巴督的人。

投选一位会不单只用言语,还会以行动来服务您的候选人。

投选一位会全职为您服务的候选人。

投选一位在25年前就已经选择留守新加坡的候选人。

投选一位天天为您挺身而出,也为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挺身而出的候选人。

投我一票,投民主党一票。

谢谢大家!晚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