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不配

with 3 comments

韦春花      2016-5-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5/144398.html

行动党的选战策略是旧事重提来(完全)抹黑徐顺全的人格,可是却反指徐顺全制止党员发言揶揄行动党王金发是“虚伪”的行为。国人在读官媒时一点都不感觉他们在自相矛盾,这就是酱缸最伟大的作用。

长公主在这次补选中提出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不配” (not fit) 。虽然长公主指控自己的兄长“滥用职权”企图建立“王朝”,其实自己也是帝制的产物,否则怎会认为在民主社会中,无凭无据竟有“不配”这个阶级观念呢?——“要和我平起同坐?”你不配!“要和我议论国是?”你不配!“要让我赞同你?”你还不配!!

春花也觉得很奇怪,补选就是王金发偷吃Wendy引起的,整个选战的策略应该就是借批判这个民选代表的操守开始(就像当年李显龙批工人党饶欣龙那样),然后剑指人民行动党。然而,这只过街老鼠却变成不可宰杀的圣牛,有两点为证:

  1. 李显龙说:“民主党群众大会的演讲者向王金发开炮,徐顺全最后上台时说:‘你不应该对一个落魄的人落井下石,这是非常恶劣的’。这完全就是虚伪。”
  2. 李玮玲指出,在上星期的民主党群众大会上,徐顺全的支持者在演讲时攻击武吉巴督区前议员王金发,然后徐顺全本人上台时又假装宽宏地说不应该攻击品格。

可见在李显龙兄妹的心目中,这名本党王姓同志根本没有“不配”的问题,他只是逼于形势,“经过慎重考虑,我相信你作出辞职的决定,是最有利于你的选民、所属政党、你的家庭和个人。”——而顺民和愚民们立即接受后主和长公主的讯息,又把行动党候选人选进来。

此外,李玮玲虽然看得出她兄长的改变——滥用权力、建立王朝。却一点也不关心徐顺全的长进,所以她所说的有关徐顺全的故事,完全是由官媒匙喂 (spoon fed) 的陈年往事(其他的行动党人也大致如此,对于徐顺全提出的失业保险,也没人交锋:钱从哪里来?)。并且还因此下了个道德判断:“尽管他现在利用家庭,以一个改过自新的姿态出现,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改变过。”

行动党的选战策略是旧事重提来(完全)抹黑徐顺全的人格,可是却反指徐顺全制止党员发言揶揄行动党王金发是“虚伪”的行为。国人在读官媒时一点都不感觉他们在自相矛盾,这就是酱缸最伟大的作用。《晚报》在总编李慧玲和采访主任郑景祥的合作下,挖了一个坑让徐顺全跳,可谓是此次补选最神来之笔(今年8月该发汽水瓶盖给他们,帮助建国有功嘛):

目的当然是要形成徐“不知悔改”的结论。好了,一名候选人有“过去”严重,还是执政党不知悔改(都没有道歉)严重?

哈莉玛和吴作栋都出来说当年的旧事,其实只要稍有记忆,都应该记得当天,当徐顺全对吴作栋高喊:“我们的钱到哪里去了?”吴作栋本身并没当一回事,笑笑也就过去;就当是敌对阵营的短兵相接。而把它变成大代志的是几天后,在李资政的主导下才变成诽谤官司的。不信的话,可以去你家附近有微胶片设备的图书馆,找来当年的报纸看看。

而傅海燕则真正说到重点,她说:“徐顺全要当全职议员。据我所知,他已经很久没有全职工作了……工作经验是重要的。我们会对(民主党前秘书长)詹时中是否会为徐顺全写介绍信,以及信的具体内容感兴趣。”——她这段讲话也隐隐然有“不配”的意味,可见行动党要员真的是担心:随着互联网新媒体的开放和普及,会有越来越多“不配”的人进入国会,让他们十分不耐烦。于是春花就来个野人献曝,建议:今后有意要出来竞选的各路人马,都要像总统选举那样,必须先通过资格鉴定委员会的严格把关,然后才能到选举局领取参选表格。

  1. 参选前要有全职的工作,最好雇主还能写一篇洋洋洒洒的介绍信。那么就能把翁山淑枝、孙逸仙、甘地、卧龙先生等无业游民刷掉。
  2. 从警察局犯罪档案,确定他少年时没偷过脚车。
  3. 从RC街坊记录,了解他担屎没有偷吃。
  4. 平时上街是不是习惯穿拖鞋,否者会出现到选举局穿拖鞋的尴尬场面。
  5. 接受医药检查,确定性欲不能过于旺盛,否则自宫也可以。

到时出来选的人都“配”了,那么举国上下都近亲繁殖,迟早个个变白痴。

3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从这次䃼选的成绩严格来说,婚外情或通姦在现今的新加坡已不再是一个课题了。社会上受半桶水中英文教育的囯人,甚至沒受什么教育较年长的一辈,都人心不古了。

    尽管我还是一样的我,鄙视这种对另一半有了承诺却背叛了誓言的一群,我不得不在民主𣄃帜下接受大家的決定。在这里希望总理下次还有制下精英犯了此种错误就别再忙了。你们与老刘革除党员的出发点不一样。

    至於武吉巴督这九千支持者,我不可以漠视他们也许对婚姻也与我抱持同等价值观。但我肯定人数肯定不多,多的话其结果肯定不是这样。

    阿木

    五月 8, 2016 at 4:10 下午

  2. 匆匆鏖战此日休,浊浊选情一世仇。
    王朝何姓你不配,威权谁名我来求。
    两党与会从沉醉,孤军无处且浪游。
    缓步徐行民主梦,一脚一跛堪登楼。
    =====================

    德仁

    五月 9, 2016 at 7:36 上午

  3. 民主就是数人头,和婚外情有个屁关系

    好人买好股

    五月 11, 2016 at 8:57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