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世界仔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6-5-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5/144411.html

对一般读者而言,补选输赢如水过鸭背,瞬间即忘。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体制内,仍有一个像她那样:头脑清醒、处事客观和愿意对权势讲真话的公知存在。从这点而言,她绝对有机会回锅当早报的总编辑,因为相对于她的前两任(林任君和吴新迪),此妞的“世界仔Q”比任何人都高:更懂得人情世故;待人接物面面俱圆;会在适当时间人物地点说适当的话;像童话里的蝙蝠,看情况需要,可以是飞禽也可以是走兽;更能欺骗自己去改变,去适应大环境。

有人上香港的《雅虎 知识+》贴文,问了这个:

咩叫做世界仔?

有人话我系世界仔,我都吾知佢系赞我定踩我

最佳解答:人们对世界仔的看法,大致来说是这样:

• 懂得人情世故
• 待人接物面面俱圆
• 会在适当时间人物地点说适当的话
• 可以很容易与不同圈子的人交往,却不属于任何一个圈子
• 跟所有人也相处得很好,但却不知道是不是真心
• 会欺骗自己去改变,去适应

简单点说,这类人好像很多朋友,但却令人猜不透;“懂得”很多方法,却又“不乐意”去做。我说,做人很困难,不懂圆滑让人觉得处事不成熟,学懂了圆滑则让人觉得虚伪。总的而言是坏的较多。

按这个最佳解答,春花认为把“世界仔”这个桂冠赠给李慧玲,应该最恰当不过。

武吉巴督补选翌日,老总李慧玲就在自家晚报写了一篇1600字的评论文章,叫做《徐顺全输了还是赢了?》。虽然标题客气地用了问号,可是通篇文字就是大赞徐顺全“得”了满堂彩:

  1. 徐顺全在九天之中,举行了四次群众大会,大致的套路是炮轰行动党的政策后,末了感性“表露心迹”。主流媒体用相当篇幅报道,当然他更抢到社交媒体上的眼球。在公众和读者的视线里,徐顺全就经常与地铁站挂钩,站内是否会碰到区内的选民,能否深入交流并非关键。重要的是他让大家看到徐顺全站在那里,与人们握手拍照。另一个公众和读者会记得的画面,当然也包括他一家人的温馨,大人孩子相挺相随。之外,大概就是徐顺全区内骑脚踏车的照片。尽管徐顺全抱怨与狠批主流媒体,主流媒体实际上都呈现了他的宣传队伍所要塑造的这些画面和照片。然而细想开来,穆仁理争取的是以年长者为主的武吉巴督选民的支持,从徐顺全的策略来看,年长者上网的或然率较低,对候选人的要求不同,他不是选择设法走访区内选民住家,似乎更是志在引起武吉巴督选民之外的关注。而但就这一点来看,他可说非常成功。因此,徐顺全真的输了吗?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如果徐顺全的实际目的不是武吉巴督的补选,而是用这九天再次把自己展现在全国的目光前,为未来铺路,那他应该也是个赢家。

  2. 民主党传统上的支持者是受英文教育的知识分子,这次网上两个讲华语的视频“崭露头角”,分别透过访问中文作家、文化奖得主英培安,以及去年出版《成长在李光耀时代》后经常受国外中文媒体追捧的李慧敏,把触角伸向讲华语的知识群。中文知识界在新加坡虽然属“小众”,对这次补选更没有起太大的作用,徐顺全让他们跟自己站在一起,也是未来筹码的累积。一方面,徐顺全有备受尊重的人物为他叫屈,指主流媒体过去将他妖魔化;另一方面,人民行动党重量级人物则对徐顺全到底品格如何穷追猛打。两者形成对比,并且行动党越是抨击,徐顺全的身段越是放得更低。

  3. ……而行动党看起来,则二十年如一日地以同样的言辞和论点向他进攻。这在年轻选民当中预料也会形成某种观感。在武吉巴督以外,往下在选民不断更新时,我们不能排除猛被抨击的徐顺全反而是个赢家。

和李慧玲不同,“吃甘当”的陈庆文则认为徐顺全输到仆街:

陈教授这回装傻扮懵,文章前提故意设置一个完美教科书式stereotyped的“补选”,完全无视有“人格谋杀”这回事。相较之下,李慧玲的遒文显然更能捕获任何在野党同情者的心,可是——她的文章却只字未提,就在刚刚过去的十来天,她是怎样和采访主任郑景祥炮制了一局仙人跳,让徐顺全唰一下被“政治抹黑”,回到20年前的万劫不复之地。此外,他们深知徐顺全不会告人毁谤,所以追加了一幕“改网页但不道歉”的轻喜剧。当然,这不是李慧玲健忘,而是恰好证明她是如何一个“世界仔”。

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写这样一篇文章,当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只有收获而没有损失,正如她自己文章的小标题: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首先,行动党刚刚赢得他们自己也认为的“硬仗”,期间当然要多得李慧玲和她的团队两肋插刀——丢出一个撒手锏,让中老年选民重拾“记忆”,怕了瘟疫般的徐顺全。堂堂一个主子,哪会为了一篇没有真心的“歌功颂德”而鸡蛋里挑骨头呢?

为了主子的胜利而得罪了所有反对党和同情者,这也不划算。所以总得找机会修补,好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好人。

对一般读者而言,补选输赢如水过鸭背,瞬间即忘。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体制内,仍有一个像她那样:头脑清醒、处事客观和愿意对权势讲真话的公知存在。从这点而言,她绝对有机会回锅当早报的总编辑,因为相对于她的前两任(林任君和吴新迪),此妞的“世界仔Q”比任何人都高:更懂得人情世故;待人接物面面俱圆;会在适当时间人物地点说适当的话;像童话里的蝙蝠,看情况需要,可以是飞禽也可以是走兽;更能欺骗自己去改变,去适应大环境。

行文至此,身旁传来一把略带疲惫和低沉的男声:“亲爱的,这类两头蛇难道不是咱们应该收买和拢络的对象,说不定哪天就能用得上。”小女子答曰:“恩公此言差矣,按您这么说,好像咱是在搞什么复仇者联盟似的。老实说,此女子和奴家同样是操皮肉生涯,老娘几时想骂她一声bitch,还得等查黄历咩?”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隔山观火生白烟,论评补选有新篇。
    石头形胜分明在,鸡蛋英雄亦枉然。
    葱葱青木看故国,踽踽徐步漫经年。
    项庄舞剑何所指?意在沛公碧海天。
    ========================

    德仁

    五月 12, 2016 at 10:10 上午

  2. […] 当下的社会现实果真如此?不妨从《世界仔》的两张图片一探究竟。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