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大陈庆文的攻击让人震惊

leave a comment »

黄淑仪(新加坡民主党主席)       2016-5-10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85

我们深深感到困扰的是,陈庆文教授对徐博士无理取闹的批评脱离事实,也不讲道理,更像是出自于个人血海深仇的炮轰。

陈庆文

《新报》在5月9日刊登了一则该报记者所发表的报道《最佳成绩,可徐博士去留何从》(Best showing, but should Dr Chee be going)。报道中以醒目的篇幅报道了学术界人士新加坡管理大学 (SMU) 陈庆文的言论。陈庆文也曾是一名官委议员。

此外,《新报》也以《法律教授:徐欠缺留任理由》另一篇辅助主文的补充报道中转述了陈庆文教授的观点。

鲜少人会对诸如《新报》这类小报的新闻水平有不切实际的要求。可是,对于一名学术人士连续在两份报道中,发出充满偏见以及未经证实的言论是学术界不容的行为。

以下是陈教授一些奇异的指责:

例子一:“[徐博士]试图博取选民的同情。他本质上是要巩固他被迫害的形象——受害者不单是他本人而已,也包括他的全家人,也就是为什么他应该获得人民的支持。”

徐博士为了推动新加坡的民主运动,在过去24年里被人民行动党抹黑、控告、监禁以及被搞至破产。他与他的家人为这一切付出了巨大的个人代价。可是,他并没有利用这些作为选民支持他的理由——更遑论在这次武吉巴督补选的竞选活动中。

徐博士本身就呼吁竞选活动的焦点放在人民关注的课题上。人民行动党的傅海燕却以徐博士无业为理由,指责他没有资格管理市镇理事会。

这段话引来了新加坡人的反驳。他们认为傅小姐的攻击是不公平的。徐博士跟着便解释他没有选择离开到其他国家继续他的学术事业,是为了留在新加坡继续他的政治战斗。

因此,说徐博士是为了“博取同情”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也是对这些年来守护着他、支持着他的家人的一种侮辱。

例子二:“这名法律教师[陈教授]说,徐博士角逐补选反映了徐顺全的权力欲。当人民行动党在职议员王金发辞去职务后,徐博士本人决定角逐补选。‘他擅自决定。除非他是在电话上进行中委会会议的。’[陈教授]说道。他把民主党标贴为徐博士的第二个自我时,说:‘这次的竞选根本与党或选民无关。由始至终,这场选举只是关于他一个人。’”

民主党的中委会会议是属于内部会议。非中委会成员,特别是非党员是不知道的。我们因此感到好奇,陈教授是如何得出结论,认为武吉巴督补选候选人选是在没有举行中委会会议的情形下决定的。

堂堂一名学术人士,竟然对筛选武吉巴督补选候选人的详情发出如此武断的言论是让人震惊的。

有记录为证,针对民主党选派候选人参与补选的一事上,民主党在2016年3月16日举行了一次中委会特别会议。会议结果是大家一致同意派选徐博士参与角逐。

身为一名学术研究人员,我对于新大一名法律教授在懒得查证事实的情况下对徐博士做出如此毫无根据的恶毒攻击,感到无比震惊。

例子三:“我从未见过[徐博士]坐下来帮助人民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从未举行过一次真正的接见选民时间 (MTP)。他对帮助人民不感兴趣。他只对当选入国会感兴趣而已。”

如果这段话是由由人民行动党说出,我们一点也不感意外。意外的是,这是发自于一名学术人员的口中。徐博士并不是一名国会议员,请问,他又如何接见选民呢?我们虽然没有正式的接见选民时间,却其实也在过去举办过活动与选民接触以及聆听他们的问题,却遭到人民行动党的市镇理事会阻止。

如果陈教授肯拨出时间与我们查证的话,他会发现新加坡民主党曾为武吉巴督一位居民安排装置义肢。此外,民主党也试图为武吉巴督居民进行免费的健康检查,却遭到裕廊—金文泰市镇理事会的阻止。我们也正在为武吉巴督一位求助市镇理事会失败后的居民装置轮椅走道。至于国家课题上,我们最近也为谢女士 (Felicia Seah) 挺身发言。她的儿子李瑞峰在国民服役受训期间时意外身亡。

上述的种种事实竟让陈教授得出徐博士“对帮助人民不感兴趣”的结论令人纳闷。

例子四:“[徐博士]声称他住在小小的组屋里,所以能体恤组屋居民的课题。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看看他是否会进入冬眠,还是推出一些脱离现实的替代政策报告书。”

这名前官委议员所使用的言语显示了他的政治动机,更糟的是,这反映了一名因怠惰而没有充分阅读自己该阅读好的研究资料的学术人员。

民主党针对贫困、贫富差距、无法承担的公共住屋售价、昂贵的医疗保健、压力锅的教育制度、最低工资、贫困年长者更多的经济援助以及事业保险等课题发表了详细以及全面的政策报告。

对于我们所提出的很多建议,人民行动党不是拿去做借鉴就是人民行动党议员也提出了相同的建议。

然而,新大教员却认为这些政策报告书“脱离现实”。他的评论反映的不是对我们政策报告书的理解贫乏,相反的,却充分地显示了他对新加坡人所关心的课题缺乏认识。

这些报告书耗费研究精力与时间。如果民主党或徐博士进入“冬眠”状态,这些报告书就无法成形。

此外,有很多幕后的工作不是公众人士,包括陈教授这样的人,所能看得见的。这些工作包括竞选期间以及竞选前后的地面竞选活动、筹款活动、会员和志工训练等等的计划和行政方面。

这些工作都需要徐博士全神贯注的领导。尽管如此,陈教授却嘲笑徐博士在补选后进入“冬眠”状态。

学术界人士当然有权评论政治以及执政党。其实,我们强烈地认为我们的社会正是缺乏新加坡人这方面的参与。因此,我们非常鼓励更多人参与政治评论。

我们深深感到困扰的是,陈庆文教授对徐博士无理取闹的批评脱离事实,也不讲道理,更像是出自于个人血海深仇的炮轰。

这件事不禁让人联想到相反的情况。如果新大的属下职员——即使不是如此未经查证的评论——对人民行动党而不是徐博士发出如此的评论,新大究竟会有何反应呢?

 

黄淑仪博士
新加坡民主党主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