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母语.父语.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衣若芬    2016-5-31
http://ilofen.blogspot.sg/2016/05/blog-post_31.html

长期被压抑的方言,去年由几位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的学生发起了“My Father Tongue”(我的父语)的社会运动,希望拾回快要失传的方言,目前以使用人口较多的福建话、潮州话和粤语为主。有意思的是,热烈响应的,大多是精通英语的“精英”份子──这是试图和精通华语的“精华”人士沟通?还是另辟蹊径?

2016年4月17日,我以“在场.推理.汉字”为三个关键词,在新加坡国家图书馆,我的《南洋风华:艺文.广告.跨界新加坡》的新书发布会上致词。新加坡建国至今,进入第五十一年,而我的“在场”是最近的十年。十年磨一剑,我磨出了三本书──书写在新加坡生活与教学的散文集《北纬一度新加坡》(台北尔雅出版社出版);学者的职涯人生访谈录《学术金针度与人》;以及运用“文图学”视角,探析晚清至21世纪新加坡艺文与广告的《南洋风华》,后二书皆由新加坡八方文化创作室出版。《南洋风华》还获得了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的肯定,惠予赞助支持。

十年的耕耘,我带着好奇的眼睛、推理的心态,用汉字叙写,交出成绩。新书发布会后,有读友告诉我,这是一场不多见,“群贤辈至,少长咸集”的聚会,犹如我的书的标题──“跨界”。在座(和无座站立)的来宾,跨越了世代,有高龄八十多岁耆老,前上海书局的主人陈蒙志先生夫妇;也有青年大学生。有新加坡本地人;也有跨海来自台湾、大陆、马来西亚的新居民。我想:这就是理想的华文阅读环境,不分护照国籍,一起享受汉字表达的情思与乐趣,这样的景况,已经在亚洲有逾千年的历史,千年前的“国际化”,和现今的“西方化”,不遑多让。

仅以新加坡为例,我的新书发布会盛况,令人联想起1980年代,新加坡还未将华语视为第二语言,绝大多数的华人还能自如使用华语,甚至方言还能流通的辉煌。那时,主要汲取于台湾的文学和校园歌曲的养分,滋长了属于新加坡本土的新华文学和新谣,书写创作有发表的空间园地和广大的受众。岛国的文化风景,使得甫出狱,受邀出访的柏杨,主导编辑了《新加坡共和国华文文学选集》(1982年时报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相较于先前方修、李廷辉等人以“马华”、“新马华文”为题,编纂文学大系,这是第一部纯粹摘选新加坡作家的作品集,研究的学者不多,我曾经在《柏杨给新加坡的献礼》一文中特别介绍过。(见于我在二鱼文化出版的《感观东亚》)。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3, 2016 在 6:59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