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地铁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16-6-3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6/06/blog-post_3.html

新加坡地铁的服务水平落后广州,跟香港和台北的差距则更远了。要提升列车日常运作的可靠性,除了在维修与工程方面充满挑战之外,或许更应进一步考察审视公共交通成为上市公司的负面影响。别忘了超越我们的广州地铁、港铁MTR、台北捷运,甚至曾经被新加坡政府引为笑柄的伦敦地铁Underground都不是上市公司。

都是MBA惹的祸?

2000年千禧年,我向出差一年的伦敦挥别。回到新加坡后,为国防部制定了一个战舰设计的短期课程,邀请数位伦敦的教员前来授课。

当时的伦敦市区交通拥挤,停车费昂贵,停车场也不好找。伦敦地铁与地面铁路网经过百多年的兴建与扩充,几乎可以去到各个角落,所以日常上下班或到市中心,赶地铁已经成为伦敦人的生活常态。来到新加坡,伦敦人也惯性地使用地铁。反正身为短期旅客,主要在市区一带蹓跶,地铁东西线和南北线对他们而言已经绰绰有余。

课程的负责人David Fellows向我惊叹道:“你们的地铁又干净又快又可靠,真的是世界级。伦敦被冠为第一流大都市,却使用第三流的公共设施,我们需要向新加坡多多学习。”

虽然明知道言谈间多少有点恭维的成份,还是不免有些飘飘然。我打着类似的官腔回应道:“谢谢您的夸赞,不过现在说这些还言之过早。伦敦的地铁川行了整百年以上,新加坡的地铁只运作了约十年,整个系统还很新。若要下断语,可能得等上多十年左右。”

当时说这番话也并非完全无厘头。在战舰工程领域亲身实践了这些年,对于采购、设计、保修、持续性运作等累积了一些实战经验。战舰就像浮动旅店,陆地上的基础设施战舰上都有,也同样横跨机械工程、电机、电子、电脑、软件、自动化、结构、建筑、整合、保修、提升、合约、外包、财务等领域,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状况,应该如何应对,大致上有个底。地铁跟战舰的工程性质类似,属于复杂的集成系统。再多十年机件老化后,管理、营运、工程、企业文化、相关知识等,不论好坏,都会一一浮台,该来的总会来,这是因果定律。

同样是21世纪初,互联网乍然兴起,带动了世界公民 (global citizen),有知识有卖相的知识分子与高科技员工在全球各先进地区都很吃香,非但可以随遇而安,还能挣得好价钱,将世界当成他们的家。随着高流动性但没有什么忠诚观念的世界公民的涌现,另外三个冒起的MBA新兴词汇就是“知识型经济”(knowledge-based economy),“人才管理”(talent management) 和“核心竞争力”(core competency)。

电子经济 (e-economy) 大起大落,地铁公司的资深员工跟当时的其他企业一样,同样经历着潮起潮落。当时的思潮是运用大市场的知识型经济,审核企业的核心,制定人才管理策略来削减长期企业成本。在此模式下,本土人才不受重视,基础设施 (infrastructure) 被视为可取代 (replaceable) 的知识,维修人员亦不被认同为公司的核心团队,甚至可以通过外包来提高廉价的竞争力。这些富有经验的员工黯然离开职场后,同时流失的是被忽略的,无法用文字来形容的隐性知识 (tacit knowledge)。

对许多过度迷信哈佛理论的企业而言,这是走下坡的前奏。新加坡地铁不重视硬技能 (hard skill),因此无可避免的自我启动类似的危机。

在工程领域里,大致上可划分为研究、开发、设计、监督与保修,工程人员所获得的待遇也跟着顺序分等级。出现问题时,随时冒着生命危险,顶着时间与人手的压力,流血流汗的维修人员往往首当其冲。在冷气房搞研究、开发与设计的人士对维修概念模糊,“维修设计”(design for maintenance) 这个词汇在欧美的教科书上已经出现了至少30年,但并没有真正落实。新加坡政府组织负责的则是采购 (procurement)、审核 (design review) 与监管 (governance),并没有亲身负责设计工作,要落实维修设计概念跟欧美一样,知易行难。

地铁文化是“半桶水”文化?

David Fellows肯定看到了2011年新加坡地铁大瘫痪,总裁苏碧华道歉辞职的新闻。这类由CEO负荆请罪的职场案例在新加坡的公共企业里几乎绝无仅有。至于苏碧华是否是颗棋子,那就见仁见智了。

2015年,地铁发生另一起超过十个小时的大瘫痪。2016年4月,电力故障影响到三条地铁线和一条轻轨无法川行。不过继任总裁郭木财可以高枕无忧,因为一切烂账都可以算到苏碧华的头上。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5, 2016 在 1:36 下午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重点就是又要赚大钱又要高素质服务是不是标准太高了。每每搞到不能添购新设备就唯有等政府拨款救济,这对沒能力买股票成公平吗?

    阿木

    六月 5, 2016 at 6:39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