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文字的骗局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6-6-2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6/144530.html

Matrix

《Matrix》这部好莱坞大片对佛教徒来说,说来奇怪,像是一部参透佛法的影片。逻辑和哲学框架都在、都很完整。在观赏过程中,到处都会出现《金刚经》的句子,比如这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所有相”包括我们日常的所见、所闻,即是“虚妄”,必然到处都是视觉骗局、文字骗局……

【李光耀纪念馆】

王昌伟教授发表在《怡和世纪》杂志的遒文《国家与个人之间——谈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宅的去留和建国元勋纪念馆的筹建》相信拜读过的人不少,的确是一篇很好的时评文章,春花在这里只是要提出其中的一个部分来议论。王教授用了大约文章的三分一(近900字)来说这个,不得小觑。那就是王教授对于李光耀纪念馆的一段议论。开头他是这样写的:

所以,当部分国人出于对李先生的感恩之心与追思,向政府提议建立一座李光耀纪念馆,我是十分赞成的。(下略630字)

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对李光耀纪念馆的建立,我是乐见其成的。

问题是,因为李先生生前个人的坚持,让这个原本可以相对单纯的决定,平添波折。事缘李先生生前一再强调他反对个人崇拜,尤其是对他的崇拜,而现任总理又是他的长子,自然必须“不改父之道”。但身为总理,李显龙先生又不得不认真看待主流民意,谨慎处理民间普遍要求建立纪念馆的诉求。

从他的“十分赞成”到后来的两个但书:1、“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2、“问题是,因为李先生生前个人的坚持,让这个原本可以相对单纯的决定,平添波折。”——实在让人看不出他原先“水到渠成,理所当然”的乐观,充其量只是在“丢烟”(throw smoke)而已。

于是问题来了:一名出身美国常春藤大学的知识界贵族,还攀到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的高位,按古法已经是“玄宫折桂”的头甲,随手写篇时评文章,况且还不是投到官媒,而是有大头家撑腰的会馆杂志,竟然还要在文章里“丢烟”!这是说明公知人格中存在卑鄙的成分还是性格中的懦弱因素使然,抑或者这个国家机器太强大、太专制?需要借此来反讽?

【BCA/EMSU】

新加坡各个组屋区的电梯最近噩耗频传,先是断掌,后来还闹出人命,以至于最近老人家的伤脊椎、伤手骨等等。以一个城市国家来说,电梯就好像水和空气一样,是生存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可是最后却变成害人、杀人工具,你说这是谁的错?

可是,官媒就是厉害,它把市镇会这个“政治组织”悄悄隐去,唰一下~这些行动党市镇会都变成旁观者,好像也有一点“受害”的样子,代之而起的就是这个叫做BCA——建设局的官方机构。报纸说:“电梯承包商的维修保养水准有待改善,建设局将推出一系列新措施,加强电梯安全和可靠度。现有电梯的定期保养机制将从下月起收紧;明年下半年开始,每座电梯也必须获得建设局的运行许可证。”

发生在6月20日兀兰小型公寓3部电梯同时失灵的报道,更是饶有兴味:

负责该座组屋电梯的是其士新加坡控股,根据该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柯荣兴提供给《联合早报》的事故报告,该座组屋在前天上午10时09分断电,备用发电机被启动。/公司在上午11时30分通知紧急服务小组(简称EMSU)上述问题,EMSU技术人员在下午12时50分检查后指“供电处于良好状态”,并说检查消费者的开关电房(switch room)“不是他的职责”。/电梯公司过后知会马西岭—油池市镇理事会有关电源中断的问题,并再次通知EMSU发电机的问题。EMSU过后安排电工与技术人员展开联合检查。

任何心智正常的新加坡人都知道这是行动党市镇会“ownself check ownself”捅出来的篓子(废除定期检查的电梯运行许可证),现在虽然前头推出BCA挡灾,充其量也是走回从前的老路而已。你只要随便谷歌“EMSU”,都知道这个隶属市镇会的应急单位,其首要任务就是电梯救援。至于每年HDB对市镇会的评估报告,镇内电梯闹出人命是属于橙色还是红色,或者从未使用过的黑色?官媒竟然好意思说:“负责该座组屋电梯的是其士新加坡控股”——好啦,那么特别闲的官媒记者可否去查查这家“其士”是不是行动党基层领袖开设的,专门像水蛭般等着市镇会撒钞票的公司?

【零容忍】

上个星期天早报头版头条:《尚穆根:我国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初看似乎成理,可是越琢磨就越不是味道。因为所谓“零容忍”,部长只要见到苗头就要“扑灭”,可见部长的“心证”份量会大大增加,警察或者说秘密警察的权力会加大。甚至可以打造一顶政治大帽,看谁不顺眼就扣下去。对于一个要打造“包容社会,一个都不能少”的行动党政府来讲,某些方面又要“零容忍”,它是怎么做到的呢?

本地官媒的很多二丑,近来都爱拾美国选总统的话题,说民主已经走到末路,被民粹和民族主义绑架,没有前途,只剩下“比烂”的新平庸局面:“人民选举和全民公投都是民主行径。民主制度却是一把双刃剑,它给你权利,也可以置你于死地,又如水可以载舟,亦可覆舟。民主制度容易被人操纵,玩弄民粹思潮或民族主义的行动在东西方政坛层出不穷,恐怕比癌症更难杜绝。”

按照这种新加坡逻辑,大概特朗普要在本地竞选的话,早就在以内安为由的酷法下消失于大众面前。而西方民主则是高度容忍各种言论,为的就是“大鸣大放”,让议题得到充分的讨论,让“坏人”使尽他们的“丑恶嘴脸”。这两者的差别在哪里呢?前者认为唯有精英才有能力辨清黑白,早干预少犯错,结果为政者拼命往自己身上加权力,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政府”,遇事却还想卸责,实在no balls。后者认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即使一时不察,也允许犯错,最后都会纠正过来,经历一次的磨练后,眼睛还是雪亮的。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乾坤半壁不堪留,李家老宅动高秋。
    百年私邸光耀过,一声遗愿存亡愁。
    江湖腥风识好汉,岛国血雨见诸侯。
    贵族一去豪华尽,故居猜意口水流。
    ==================

    德仁

    六月 23, 2016 at 9:17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