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华校生纪事 Chinese helicopter

leave a comment »

胡月宝    2016-6-21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outline/story20160621-631632

我们是Chinese educated ,是华校生。然而,在国家建设发展中,我们不曾掉队过。上不了高中、进不了大学,哥哥们毅然走入建筑工地,邻居姐姐走入制衣厂;被迫转流以英语授课的老师们、转为华文老师的数理课老师们也默默承受各种压力,继续努力工作,作育英才。我们也在过程中,多付出一份:被压抑的尊严。最佳例子是华文老师们。如果不是华校生韧性十足的使命感,从华文教育传承而来的勤恳认真默默奉献,华文教学的情况或者会更糟糕吧?

权威的《牛津英语词典》最近收录了一个词汇“Chinese helicopter”,引来一场风波。“Chinese helicopter”,不是字面意义上的“中国直升飞机”,事实上,它是个“新加坡式英文”(Singlish),而且是贬义词,泛指受华文教育且英文水品有限的新加坡人。早年的新加坡华校生英语发音不准确,要用英文表达自己是受中文教育“Chinese-educated”时,发音接近“Chinese helicopter”,这个嘲笑华校生的词汇,由此产生。

这个词汇收入字典,深深刺伤了部分老一辈华校生的自尊心,他们公开情愿要求删除这个词,连李显龙总理的夫人何晶也通过facebook表示支持,理由是在新加坡实施双语教育政策后,已经好几十年不区分英校和华校了。

华校,指在70年代新加坡普遍采取双语教育以前,以华文为主要授课语言的学校。新加坡华校生有哪些难忘往事,又有怎样的辛酸经历?请听作者娓娓道来。

岛国50年来的经济奇迹、富足安定举世皆知。急剧发展付出的代价,从个人到社会,从硬体到软体,其实不小,情感意义上的失落,更多也更深。但这些都被社会繁荣稳定的景象掩盖,湮没……无人再提,渐渐被遗忘……除了当年因此遭受痛苦的一些人。

有些事,有些情,当事人努力去忘记,在以为自己已经忘记时,突然被不明就里的人不经意地提起,就从被刺破的记忆涌上的细小缝隙慢慢地渗出来。Chinese helicopter便是一例。

不久前,牛津词典收录一些新式英文词语Singlish,其中之一竟然包括它,一个过时的词语。这一个带有贬义的代名词,却也承载着满满的悲情与痛苦。词是过去,人却还在,最年轻的,如今也步入中年。牛津词典是在了解历史,或不了解历史的情况下作出这一决定是一码事儿,但这一举措却不经意在一些老人和一些将老未老的人的心里掀起一些涟漪,甚至是在久久无法愈合的伤痛上撒盐。岛国50年来的经济奇迹、富足安定是举世皆知。但急剧发展付出的代价,从个人到社会,从硬体到软体,其实也不小,情感意义上的失落,更多也更深。但这些都被社会繁荣稳定的景象掩盖,湮没……无人再提,渐渐被遗忘……除了当年因此遭受痛苦的一些人。这些人中有一大群是Chinese helicopter,这些始终沉默,逐渐老去,也选择淡忘过去的华校生。

我,曾经也是Chinese helicopter,队伍后面的,末代的。我是,家中兄弟姐妹都是,宅爸和他的弟弟妹妹们也都是。但,因为年龄段不同,同样是Chinese helicopter受到的冲击不同,体验也不全然相似。而今,被唤醒的这一段记忆,当年的悲情不再,也会留着微微的苦,淡淡的涩。我告诉自己,每一朵乌云都镶着金边。适时纪事,原来只想重新注解这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为华校生这一名词重新定义,然后,却也发现这一身份所需承载的新使命。

一、小村里的华小岁月

清楚记得,准备报读小学之际,妈妈曾经也想把我送入英校,就和邻居家的女儿一样。不知道因为是我的哭闹,还是因为经济拮据的考虑,我最后还是和哥哥姐姐们一样,在红毛丹格村口大马路旁的天宫庙旁的醒侨小学上学了。

上学第一天,我一大早就出门去,兴奋地走路上学。我一边兴奋地快步走向学校,一边庆幸着自己不会变成村子流传着,在村子外头张牙舞爪的“红毛怪物”!华文乡村小学的淳朴自然生活是上中学以后特别缅怀的。学校并不因为简陋而教学素质差,相反的,因为简单而培养了阅读习惯。小小图书室里的书读完了,老师就送故事书作为品学兼优的奖励品;当年领取奖品时只有兴奋,没有感恩;感恩之情只有在自己当了老师之后,知道给学生的礼物其实都是老师自己掏腰包而换来的时候;当年,老师的薪水微薄,肯定是为了鼓励乡村孩子上进,省吃俭用换来的。至今,我也都设法维持给学生买书、送书的习惯,作为接下当年小学老师薪火相传之棒的回馈之情。那时,老师唤做“先生”,念快一些,老师们都成“仙”。大林春桂先(生)教语文、数学和音乐,是为我启开阅读大门的老师;妹妹小林先(生)是学校书记,小学成绩册上留下她俊秀的字迹。大陈、小陈两位先(生)是兄弟;曾先(生)除了语文课,也带美术课,是个画家。黄先(生)最偏心女生,让经常受罚的顽皮男生们恨得牙痒痒。英文老师Mr Tan是学校旁大宅里的有钱女婿,为人幽默风趣,潮州方言讲得比英语更溜;Mr Teo是个进步的科学老师,创意十足;总不安于课室,不是在学校操场上展示自己发明的机器,就是带着我们离开课堂,走进熟悉的田野课堂,采花折叶摘果的。我的英语一直都学得不怎么样,原因之一就是很少有机会接触得到。直到四年级来了个摩登Miss Lim:身上穿着各类鲜艳的花裙子,脸上挂超大的太阳眼镜、画着永远的浓妆。她出现在小村校后,我们才第一次听到成句成段的英语,速度快、语调急。那时,感觉Miss Lim说的英语仿佛就是连串滚动的高亢铃声,而不再是abcdefg的个别字母;Mr Teo也坚持跟我们说英语,他的英语就像是唱圣诞歌曲男歌手一样,音节停顿清楚,用词也浅白易懂一些。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