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葵花宝典·草包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6-7-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7/144572.html

来自千里之外的小过江龙(才刚刚成立一年多),竟然可以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岛国,在没有任何官方和民间新闻组织的帮助下,查出运送车队的时间和地点(还是深夜),一路高清跟拍,甚至在裕廊码头使用无人机在高空拍摄……相比之下,本地官媒简直就像练了葵花宝典,男根已失,根本无法回头了。这样的一组新闻工作者还有什么颜面在报上评论他国的时政,自己的还顾不了哩。

【黄雀捕蝉,螳螂在哪?】

以春花的鸟肠鸡肚看时政,这次传真社报道地铁公司退还中国制的35列(?)车厢,最漏气的还不是新加坡政府,而是报业控股和新传媒。因为作为官媒,具一切的采访方便,是本地新闻界的霸主和权威。然而,香港传真社的抢先报道却在第一时间成为国际新闻,春花就亲眼看过《朝鲜日报》和法新社的引用,其中韩国《朝鲜日报》的记者是这样写的:“上月12日夜里,新加坡进行了秘密的列车运送行动。被厚厚的包装材料包裹的20米长的列车列队进入裕廊港后,被用船舶运往4000公里外的中国青岛。”此外,传真社“该报道获得香港各主流新闻媒体采用,FactWire事后与17家新闻机构签订使用新闻服务协议,可免费使用一年”。可谓单凭一个独家 (scoop) 就一蹴而就。反观本地官媒事前水静河飞,对于眼皮底下发生的大事蒙查查,还有比这儿更泄气的吗?

《联合早报》的前总编辑林任君曾把官媒的任务定义为“帮助建国”,但是前缀没有搞清楚,到底是帮行动党建国呢还是帮国民建国?如果是前者,当然就是合作无间,诚惶诚恐,不敢有所质疑;如果是后者,则应该睁大双眼,随时监督政府有否行差踏错。春花也不相信这是报业奉御旨的embargo(封口令)不报道,而是真的蒙在鼓里(陆交局和地铁公司都不要新加坡民众知道真相)。再加上来自千里之外的小过江龙(才刚刚成立一年多),竟然可以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岛国,在没有任何官方和民间新闻组织的帮助下,查出运送车队的时间和地点(还是深夜),一路高清跟拍,甚至在裕廊码头使用无人机在高空拍摄(报纸:民航局调查传真社用无人机拍摄裕廊海港),相比之下,本地官媒简直就像练了葵花宝典,男根已失,根本无法回头了。这样的一组新闻工作者还有什么颜面在报上评论他国的时政,自己的还顾不了哩。

然而,“报纸”那么相信“政府”,“政府”就一定相信“报纸”了吗?那也未必。就说财长王瑞杰中风康复出院的那段视频,既不是报业拍摄的,也不是新传媒拍摄的,舍两家媒体都不用,搞得它们还得引用facebook上请“专人”拍摄的那个。其中剪辑出来完美的画面:所有人都那么神清气爽,笑容可掬,谈笑风生,粪土当年万户侯……若不说这是医院,谁会联想到病人呢?令人不禁想看那些NG的片段。

7月8日早报匿名社论《当局须提高处事的透明度》,对“当局”发了点牢骚,其中有一段是这样说的:“新加坡过去几年的地铁服务问题不断,现在已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列车品质出了问题后,当局在决定是否要对外公开时,理当更为谨慎。”——就是典型的“有嘴说别人,无嘴说自己”,《联合早报》懂得说,却已经不懂得怎么做;官方新闻都是坐在办公室里,等着有关机构的匙喂 (spoon fed)。他们懂得打听小道消息吗?他们懂得不动声色跟拍吗?他们有预算买无人机吗?

【水涨船不高】

7月4日由两名《联合早报》记者合写一个专题报道,出来的题目是《人手不足青黄不接 电梯维修业“受困”》。单单看这个标题,就使春花想起多年前一位本地御用经济师,讲过的一句话:“水涨船不高”;这句严重违反物理学的讲话,是为了解释为何国家经济繁荣,人民却不能受惠的一个事实。精英就是如此违心地拥护既得利益的制度。

而上面所提及的那个专题报道,则要替政府……或者说行动党的市镇会解围,说了一些不符合自由市场供求关系 (supply-demand relationship) 的谎言。他们自己在文章里这样说:“本地建筑目前共约有5万9000部载客电梯。根据规定,所有公共载客电梯每月需至少保养一次,这项工作由电梯承包商负责。……(然而)电梯保养需求增加,维修人员不够应付。至于维修人员的聘用人数,估计介于1500至2000人,也就是每名维修人员每月至少得检查30部至40部电梯。柯荣兴认为,这个人数并不足以应付越来越多的维修需求。”——一个需求这么殷切的行业,维修人员却不够应付,还要多聘请两千人以上才够!那么首先得问:这些人员是怎么流失的、抑或怎么没用高薪吸引人才进入这个行业?所以说,唯有回到“水涨船不高”这类歪理才能合理解释了。

供求关系的教科书理论是这样的:在竞争和生产无政府状态占统治地位的私有制商品经济中,价值规律通过价格与价值的偏离自发地调节供求关系,供大于求,价格就下落;求大于供,价格就上升。——为何求大于供,价格却直直落,以至于行业凋零呢?问题就在于买家,或者说最大的买家就是行动党市镇会,它有办法使得供求关系反其道而行。同样的道理,也可用在小贩中心收碗盘的服务,最大的买家就是环境局 (NEA),结果投标价被压得很低,却要提供一流的服务。管你供应商是跨国公司还是什么,你要在这块土地生存,就得依照同业所为:阳奉阴违,能吃就吃——结果服务就一塌糊涂了。这也是为何欧洲柴油车的废弃排放标准,管你订得多严,只要有一家开头作弊,其他一定会尾随。

所以说什么维修人员“青黄不接”,根本就是那些只懂得口头上大谈“外包”和“优包”区别,却不懂得怎么做的“草包”所为。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缺陷列车事堪伤,帮助建国梦短长。
    只有葵花宝典在,灵棍留得口脂香。
    =====================

    德仁

    七月 12, 2016 at 2:36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