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奥运金牌,一言不合新加坡全民激辩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6-8-14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6/08/14_13.html

近年来,新加坡出了很多叛逆者。出了约瑟林外,前些年一名理工学院的毕业生,拍摄的电影,不仅获得了戛纳的新人奖,更是获得了金马奖的最佳电影。这些可喜的事例,对新加坡的社会转型来说,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本届里约夏季奥运会开幕前,亚洲人均最富裕的国家之一的新加坡却面临一个难以启齿的窘境,新加坡人将无法观看奥运直播,原因竟然是两个字“钞票”!

因为钞票没谈拢,新加坡人将无法观看奥运直播。要不是电视台当局在全民的质疑声中最后一刻签下合约,那么新加坡人将无缘在第一时间见证新加坡的历史性一刻:获得第一枚夏季奥运会金牌。

当游泳小将约瑟林夺得100米蝶泳金牌的消息传来时,新加坡沸腾了。社交媒体被约瑟林刷屏,连赌博投注站的5039号码也被瞬间买爆!

很多新加坡人在欢呼声中,不忘提及,约瑟林是新加坡本土出身的选手,在他们眼里,这枚奥运奖牌和之前新加坡建国以来夺得的所有奥运奖牌都是外国好手归化为新加坡公民后所赢得,有很大的不同。甚至有舆论指“国家宁愿走捷径引进外籍球员也不肯下功夫培养本国选手。”

欢呼声余音犹在,新加坡人却立即展开了反思。一如八年前,新加坡女乒赢得北京奥运团体银牌后,新加坡爆发全民激辩那样。

有网民质疑,约瑟林夺冠,是个人及家人的努力所得来的,并非政府的支持。

一篇博客写道:“金牌背后的故事,约瑟林个人和家庭的支持、坚持、信念,甚至是叛逆行为更加有可能是约瑟林成功之道。”

这篇博客写道:“当新加坡国歌巴西里约响起,当新加坡国旗在游泳馆升起,我们在分享的这份光荣和荣誉时,应该想起约瑟林妈妈的坚持,以及她如何为支持约瑟林完成任务而付出的努力。”

这篇博客虽然有着强烈的反政府的意味,但文章提及的新加坡人如何选择自己所追求的理想,以及这种追求是不是应该获得更多的鼓励,确实发人深省。尤其是新加坡社会崇尚当医生、当律师和金融家,这种从小就由家里提供资金,让孩子跳进泳池一跳就是从小孩到成人的做法,在新加坡难道不是异类吗?

新加坡知名记者李慧敏在《英广中文网》的报道中说:“与一般重视学业的新加坡家长不同的是,见约瑟林对游泳运动的热忱,父母给予他全力的支持与鼓励,并在2009年送他到美国博尔斯学校接受训练。目前,约瑟林就读于德克萨斯大学,继续在美国受训。”

但是,新加坡似乎也有人在暗示,新加坡应该走国家培训运动员的道路,这种类似于前苏联和中国的做法,从小就选拔好苗子,让国家耗费巨资大力培养运动员。

以新加坡的财力,送一批运动员去美国训练,似乎也并不是问题。问题是,新加坡真的要走这样的奥运道路吗?

有人在评论中国奥运战略和美国战略差异的时候就指出,中国采取的是举国奥运战略,而美国走的却是民间奥运战略。美国没有任何体育项目的固定国家队,而是民间自己训练运动员,只是到了奥运前,采取选拔赛,组成国家队参赛。

如果美国的做法值得推崇的话,那么约瑟林的做法不是更符合美国?那么新加坡人究竟要选择怎样的奥运战略呢?

新加坡政府为奥运金牌列出的奖金是100万新元,但显然这枚金牌对新加坡的国家荣誉远远不止100万新元那么简单。至少在这一次,让新加坡人感到自豪的同时,也对国家的发展带来新的思考。

新加坡作为一个国家,在全球经济转型的大趋势下,也正面临巨大的转型。新加坡不再是外来投资培养配套人才的经济体,新加坡需要医生、律师和金融人才,需要为外资提供大量的秘书行政人才,以及守纪律的工人,但新加坡需要更多的属于自身经济生态的人才。

新加坡已经注意到,新加坡需要提高工程师待遇,这不仅是经济发展需要,更是国家的安全。

今年初,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美,他不是拜访制造业和金融业的巨头,而是访问了那些放着美国名校不念而创业的互联网巨头。这对新加坡来说,可谓是发出了巨大的信息。新加坡不仅需要守纪律的劳动者队伍,也需要具有叛逆者精神的“坏小子”。

约瑟林就是这样的叛逆者,就是这样的“坏小子”。这个意义上,这枚奥运金牌来得正是时候。

事实上,新加坡鼓励全方位人才观已经行之有年。总理李显龙每年最重要的施政演讲,放在工艺学院进行,已经有好些年了。很多外国人不知道什么叫工艺学院,其实工艺学院相当于中国的技工学校。

李显龙选择技工学校进行施政演讲,而不是在亚洲排名名列前茅的名大学进行,其实就是向全社会发出讯息,新加坡需要的是多层次的、全方位的人才。

近年来,新加坡出了很多叛逆者。出了约瑟林外,前些年一名理工学院的毕业生,拍摄的电影,不仅获得了戛纳的新人奖,更是获得了金马奖的最佳电影。这些可喜的事例,对新加坡的社会转型来说,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昨夜,李显龙在自己的Facebook上写道:“我打电话祝贺约瑟林,告诉他我看了电视直播的比赛和他的记者会。他的表现令人惊叹,面对记者时也表现得很好,我们都为他感到骄傲。”

这是李显龙在约瑟林夺冠后发的第二篇帖子。这篇帖子特地提及了约瑟林的记者会。

那么约瑟林在记者会上说了什么,让李显龙特地提及?

约瑟林在赛后的记者会上说,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要面对很多压力,以及得学习如何处理它。他觉得自己很有福,也很感恩能够完成自己儿时的梦想。

约瑟林说,这场比赛对他的家人和朋友,以及支持他的人来说,深具意义。他说,自己是为他们而努力,当你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别人而战斗,并完成所愿时,意义更重大。

约瑟林也希望,他获得奥运金牌能为新加坡的体育铺设新道路,并打开更多扇门。

约瑟林说,希望这也能够改变新加坡的体育文化,以及人们对体育的观念。

记者会上,约瑟林的这番谈话可谓意味深长。他为新加坡年轻人打开了更多追逐理想的大门,这不仅是医生、律师和金融家。

正如李显龙多年前在年度施政演讲中说的,年轻人要追求自己的理想和爱好,就尽情地去追吧,政府支持你。

但是,李显龙作为国家的顶层,有这样的理念,并不等于全社会都有这样的理念。新加坡要形成李显龙提出的这样的社会生态,还有一段路要走。如此富裕的新加坡,人民差点无法观看奥运直播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

这也就可以理解李显龙说,会在星期一国会提出动议,正式肯定约瑟林和其他奥运健儿。

约瑟林和家人将出席这一天的国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