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光耀回忆录》解读之六——行动党长期执政的奥秘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8-27

正所谓龙有龙路,蛇有蛇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是也!谋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是李光耀向来的目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李光耀在巩固政权之前,应用高超的手腕,耍弄了英国人、林有福、共产党人、左翼领袖、吉隆坡政权、新加坡人,手腕可说是越来越老练,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即使选举大获全胜后,李光耀还在念念不忘共产党,共产党就如幽灵一样,缠住李光耀一辈子,甩也甩不开。因此,李光耀总是牵强附会硬给左翼加上共产党罪名,“人们热烈期待着迅速取得成果,共产党蠢蠢欲动,工会、学校和社团里有更多的颠覆活动,更多罢工,更少投资,更多人失业,更多麻烦。”“替自己准备好如何应付肯定会到来的共产党人的攻势。他们肯定会极力要求获得更多自由,以便颠覆新加坡,并利用他们在岛上的力量协助马来亚的革命。”事实是,“1955年12月28日马共于华玲与东姑•阿都拉曼举行会谈,在林清祥看来,这意味着马共在大退却,难道孤岛上的新加坡反要来场大反攻吗?”(林清如《我的黑白青春•林清祥遗稿片段》)李光耀刻意夸大马共的力量,无非是吓唬新加坡人和做为镇压左翼力量的借口罢了。

因此,李光耀甫一上台,剥皮割肉刀就开始对着左翼,实施对付左翼的手段了。“因为我们迫切需要控制受共产党人控制的工会,制止它们进行政治罢工。”“我们对共产党人必须掌握可靠的情报,能够敏感和有效地应付他们,必要时能先发制人。我要知道有没有称职的官员在主持工作,能提供必要的情报、分析、想法并为我们进行策划,以便制订挫败共产党人的策略。”李光耀“告诉他们我预计共产党人重组后会在一年左右闹事,要求他们为应付未来的动乱做好充分的准备。警察总监名叫布列斯,……完全了解共产党人造成的威胁……当我说必须对付共产党人而又不致失去大批说华语或方言的民众的支持时,我是绝对当真的。”“两名官员柯里顿和阿末汗的工作证明,他们是最能干的专家,经验丰富,既能巧妙地应付各种局面,又能对收集到的共产党人的情报进行透辟的分析。没有他们,政府处境会困难得多。”李光耀以第三中国论的威胁,吓唬马来人让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于是在英国人的策划下,李光耀和吉隆坡政权为了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了,所谓大马来西亚计划出笼了。

李光耀说:“长久以来,英国人在探讨‘大马来西亚’的概念时,认为这个概念是实现他们长远目标的方法之一,那就是,先把他们在本区域的殖民地联结在一起,然后才让它们独立。问题的关键是,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政府会不会有一天由共产党领导?他们相信当我公开坚持新马合并是新加坡实现独立的方法时,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然而正如我向英国驻新加坡专员薛尔克勋爵强调的那样,这是绝对行不通的。共产党一旦控制独立的新加坡,一定会战斗到底,不会轻易把主权交给联邦。”丘吉尔的女婿,共和联邦关系部大臣邓肯•桑迪斯来新加坡时,“我借这个机会向桑迪斯详细说明,如果新马两地到1963年宪制会谈举行时还未合并,我们将面临的危险。新加坡自行独立的话,走共产路线将是无可避免的结果。”“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政府会不会有一天由共产党领导?他们相信当我公开坚持新马合并是新加坡实现独立的方法时,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这将使马来亚共产党永远无法夺得政权。直到这时,他们才开始严肃对待这个计划。”李光耀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拼凑马来西亚,目的只有一个,“使马来亚共产党永远无法夺得政权”。

《李光耀回忆录中》所说的“共产党”,指的是左翼力量,并不是真的共产党,因为共产党早在1957年马来亚独立后就实行“偃旗息鼓”方针,共产党新加坡市委已被瓦解,干部已从新加坡撤退,反殖的主力已是遵循宪制的左翼力量,左翼力量已威胁到李光耀政权,李光耀恐惧的是左翼力量,绝对不是共产党。李光耀“共产党”不离口,就像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地念叨着孩子被狼叼走了,“非法”的共产党要来了,诬蔑左翼力量是共产党,可以吓唬人民,左翼力量要以暴力推翻政府,镇压左翼力量就有法理依据。仅仅套上“共产党”三个字,历史事实似乎就被李光耀彻底颠倒了。所以,如果没有思辨能力,或者懒于独立思考,顺着李光耀的思路走,很难不被李光耀卖了还帮李光耀数钱。因此,千万不要轻视善于指鹿为马的李光耀,他诬蔑、转移、将人带入迷思的能力是不小的。

1961年华校中学生为捍卫民族教育抵制中四会考,李光耀不无例外地说“这是共产党人设法制造的部分混乱。他们要使华校生采取行动,就像过去对付林有福那样。”诬蔑“这些纠察员像歹徒那样用手帕蒙住脸的下半部,以免被政治部拍到照片。”

事实是“华校生的学运,也是殖民政府长期歧视华人文化教育与社会福利的必然制度结果。也就是说,反对殖民政府的民间运动是必然的会发生,无论是否有马共的推波助澜。实质上,这就否定了五一三学运是马共主导说的历史观。”(2016年4月16日《新加坡文献馆》)

为了使阴谋得以成功,“现在最重要的是,怎样向人民显示共产党绝不会成为新加坡未来的主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把有关新马合并的问题付诸票决。我断定票决是绝对必要的。如果不经过票决就把新加坡强行并人马来西亚,后果是不堪设想的:那简直是证明我们把新加坡出卖给马来人支配的吉隆坡政府。”“对于合并问题,我宁可举行全民投票而不愿意通过大选来取决,因为大选的结果不能只对要不要合并的问题作决定。不过,为了争取大多数新加坡人支持马来西亚计划,我必须叫那些抱着骑墙态度的说华语或方言的人士相信,胜利的一方是我们而不是共产党人。我们不能让他们认为我们可能失败,否则,将会有许多人投票反对新马合并或者弃权,因为这些人深信那些投票赞成新马合并的人,往后将遭到共产党人的惩罚。同样道理,如果我们使人民相信新马合并势在必行,而且共产党人无法争取到多数人的支持以便从中阻挠,他们就会作出另一种推论,那就是,支持共产党的人有被联邦政府惩罚的危险。因此,我不得不使人民产生一种感觉,认为合并这股浪潮汹涌澎湃,不论共产党人或其他人都阻挡不了。我相信只要我们能够传达这个信息,中华总商会、华族文化团体和学校里的说华语或方言的领袖就绝对不会跟着林清祥走,至少也会保持中立。好的话,他们会暗地里支持合并。”

用“惩罚”来恐吓赞成和反对合并的人,于是“全民投票法案”就在国会通过了,把左翼政治的反英殖民运动,污蔑为推动马来亚共产主义革命充满挑拨性和恐吓性的“电台十二讲”也出炉了,全民投票在要欺骗、恐吓和要挟下李光耀胜利了。林清如的回忆录《我的黑白青春》道出了行动党获胜的奥秘:“若干年后,杜进才在一次访谈中承认,1963年的全民投票,一切由李光耀一手设计,不管你怎么投,结果都是支持行动党的合并方案,他说,‘多少人看得懂选票,很多人也不知沙巴到底在哪里。怎么选呢?不过我们还是过了关。’他提到厚黑学,认为脸皮厚、黑心本为人性,搞政治亦然。”被李光耀“排挤的脸青鼻肿”的“行动党元老兼主席杜进才”(《黄信芳回忆录》)终于说出了其中的密钥。

合并前,李光耀把新马人民的统一愿望大肆宣扬为狭隘的民族问题,合并后李光耀又和吉隆坡政权口角不断,导致1964年7月21日发生大规模的种族暴动,李光耀获得了政治利益,却把灾难留给了老百姓。李光耀常以华族自居,视马来族群为敌,以捍卫华族的利益为己任。他说:“在居住着l亿多马来印尼穆斯林的3万个岛屿的群岛里,我们的华人人口简直微不足道。新加坡是马来海洋中的一个华人岛屿。我们在这样一个敌对的环境里如何谋求生存呢?”几世纪以来,新马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融洽相处,何来“敌对的环境”?在日寇和英帝侵占马来亚之前,何曾有过排华事件发生?正是日寇英帝为了方便统治,破坏民族间的团结,用分而治之的手段,播下了民族不和的罪恶种子,导致民族关系至今还不能彻底解决,偶尔会因政客的挑动,出现民族关系紧张的时候,现在李光耀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认为穆斯林“敌视”华人,其后果与日寇和英帝又有什么区别?

李光耀于“1962年4月,我取道仰光、新德里、开罗和贝尔格莱德飞往伦敦”,同拉赫曼和英国人开始了类似“慕尼黑协定”的密谋,磨刀霍霍,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张黑网开始向左翼当头罩下,监狱大门大开。“当时我准备在合并前采取行动,但有两个重要的先决条件。我告诉莫德林,行动可以在英国仍然对安全负起责任时开始,因此必须由英国以内部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身份指挥。我的公开立场将是:这是最令人遗憾的事,但根据我个人对共产党人的认识,这是绝对有必要的。但我也坚持,在对马来西亚问题进行全民投票时,应该让共产党人仍然自由。我相信他们会号召抵制,但是选民不会听他们的话,这一来他们就会声誉扫地。另一方面,在全民投票举行前拘留他们,将会犯下致命的错误,因为这会使全民投票毫无价值可言,使人们可以指责说,抓他们是让我可以赢,以便把新加坡交给东姑。接着肯定会发生抗议性的暴乱。”“莫德林问要拘留多少人,我说这得由政治部决定,我估计多半要扣留200到250人。其中100人大概会在一年内释放,其余半数遣返中国,但是东姑必须把其余25到35个死硬分子拘留一段时期。莫德林问,在新加坡采取保安行动,会不会吓坏婆罗洲地区的华人?我向他保证,华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东姑公开表明了他对共产党人的政策。”“一个主要难题,仍然是有关应当在合并前还是合并后肃清共产党人的旧争论。东姑重复说,他要内部安全委员会先采取行动对付他们。他向英国人表明,也向我表明,他不愿意在马来西亚成立时采取镇压行动,因为那是不祥的,不是好的开始。”英国人和拉赫曼对逮捕左翼领袖和干部都有所顾忌,“共产党人的问题依然存在。到伦敦以后我从薛尔克口中知道,东姑仍然坚持必须在联邦对新加坡负起责任之前,把所有惹是生非的人抓起来。但是薛尔克也透露,英国人并不热心于采取行动,最好是合并后由马来西亚政府这样做。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反对东姑的重担现在可以由英国人来挑起。于是我调整立场,表明一旦全民投票成功结束,我准备支持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前采取肃清行动。”李光耀的自我表露,倒是很坦率。“但是薛尔克在7月27日写信告诉桑迪斯:“我必须让你一清二楚,基于以下的理由,这项政策危险得很:

一、没有能使公众信服的证据而强行逮捕,必定会加强新加坡反对派的力量,使李的同僚感到不安,可能导致他倒台。

二、这样一来情形就会非常清楚:马来西亚是由英国人自上而下、不顾人民的意愿而强加在他们头上的。人们会说这是我们保护基地的计划,东姑允许我们利用他作为傀儡。

三、无论在英国国会还是在苏联人大力反对马来西亚的联合国,要为这样的行动进行辩护并不容易。”

“为了治安,也许有必要采取逮捕行动。有关方面并未提出过任何强有力的论点,说明为什么在马来西亚组成之后,马来西亚政府不能这样做。”

“薛尔克没说的是,可能会发生暴乱和流血事件,政治上英国可能因此被人憎恨。桑迪斯强调说,在没有机会考虑个别案情之前,他甚至原则上也不能事前就同意在新加坡展开一系列逮捕行动,必须提出合理的证据,带头的不应该是英国政府。但如果有关各方表明准备分担责任,英国政府不会逃避,也不会抛弃他们。就眼前来说,东姑必须接受这样的处理办法。”李光耀“向薛尔克强调,把逮捕行动推迟到合并之后最理想。我也向穆尔强调,在联邦国会的15个新加坡议席举行选举之前,不能采取任何行动。我要让社阵自由竞争。若是先把他们抓走了,再也没有明显的共产威胁,联盟可能会赢得好些议席。”看看李光耀的如意算盘,打得多响。在李光耀信誓旦旦地保证,要英国人和拉赫曼放心大胆地放手去干,把逮捕行动延迟到马来西亚成立之后,李光耀就可以说逮捕行动是中央政府所为,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三方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相互推诿,不愿意承担千古骂名,只有愚蠢的拉赫曼中了英国人和李光耀的弯弯绕奸计。正所谓龙有龙路,蛇有蛇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是也!谋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是李光耀向来的目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李光耀在巩固政权之前,应用高超的手腕,耍弄了英国人、林有福、共产党人、左翼领袖、吉隆坡政权、新加坡人,手腕可说是越来越老练,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从《李光耀回忆录》的行文来看,李光耀霸气十足。无论李光耀是到吉隆坡,还是到伦敦和英国殖民部官员、拉赫曼会谈,李光耀都是起着主导地位,都是李光耀在出主意,鬼点子特别多,而且还是最正确的,英国殖民部官员和拉赫曼只能当棋童。三方一边争议,一边张网,比起希特勒只晓得发动战争,东条英机只晓得杀光抢光杀光,蒋介石只晓得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走一个,李光耀就聪明多了,“我们从逮捕名单中删除了六个社阵议员的名字”,巧妙地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为了消灭曾是政治上的同盟者连道义都可以不顾,真是希魔东条介石,稍逊光耀,认清哈里面目,还看今朝!

李光耀利用英国殖民主义者和吉隆坡政权的恐共心理,经过将近一年的筹划,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开始了。“冷藏行动”的大逮捕和随后的不断逮捕,连国会议员也不能得到宪法的保护,裕廊区国会议员谢太保失去自由长达32年,大扫荡彻底摧毁了左翼的前途,堵死了左翼宪制斗争的道路,满足了英国人和吉隆坡政权的需要,李光耀的目标也达到了。

从此以后,行动党一党独大,一帆风顺,盘踞政坛的局面就此固定下来了。这就是行动党能长期执政的奥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