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港新“双城”渐行渐远

leave a comment »

林沛理     亚洲周刊 2016年9月4日 第30卷 35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72097030148&docissue=2016-35

新加坡的成功秘诀在于以务实态度处理问题,鄙视空想主义;这本来也是香港的主导思想……

新加坡模式对香港有何启示?新加坡能,香港为何不能?这套一度十分流行的所谓“双城记”论述早成陈腔滥调,亦不合时宜。自九七香港回归大陆以来,“双城”渐行渐远,可以直接比较的地方越来越少。年仅二十一岁的泳手史高宁(又译约瑟林)最近在里约热内卢击败美国飞鱼菲比斯(又译菲尔普斯),为狮城赢得首枚奥运金牌。在那些比较敏感和自尊心强的香港人眼中,这是一个不甚温馨的提示——新加坡做对了一些事情,令它的老对手香港瞠乎其后。

新加坡的确做对了一些事情,值得香港借镜甚至反省;但是这与史高宁夺金无关。不要忘记,一九九六年滑浪风帆运动员李丽珊已经为香港取得历史性的第一面奥运金牌,比新加坡早了足足二十年。然而这辉煌的胜利原来是香港落日的余晖,攀越高峰,香港之后走的一直是下坡路。新加坡的情况大大不同,可以预言,奥运夺金只是它成功故事的新一章而已。够胆这样说,原因之一是对新加坡政府有信心;而新加坡政府的强,恰是香港政府的弱。

先说眼界和视野。新加坡政府以“大局思维”(big-picture thinking)为国家在亚洲乃至世界定位,以及制定发展方向与通盘计划。在这方面,畏首畏尾、抱残守缺、以应对问题方式管治的港府远远不及。以发展创新科技业为例,新加坡于二零零九年成立国家研究基金 (National Research Fund),支援生物科技、数码(数字、数位)媒体、资讯传输、洁净科技等七个领域;又为新创公司承担逾八成的资金风险,鼓励国民发展创新科技。相对而言,港府议而不决,导致人才流向深圳南山和国际上其他科技中心。除此以外,新加坡采用“监管沙盒” (Regulatory Sand box),让新创公司在一定范围内不受国家法律规范,测试自己的创新服务。反观香港,监管政策以“风险为本”,不利于创新科技的发展。

眼界视野和公务员质素

再说两地的公务员质素。新加坡政府吸纳最优秀的人才,公务员以服务国家为荣,而非抱官僚心态行事。香港的公务员队伍本有卓越声誉,但近年贪污丑闻不绝,先有前政务司司长琅珰入狱,后有前特首被刑事检控,难怪新加坡在“全球清廉指数”的排名远高于香港。

不过以上所言并未充分解释新港两地近年的升沉起落、此消彼长。新加坡的成功秘诀在于不受意识形态牵制和摆布,它的人民和管治者以务实、着重实效的态度处理问题和应对挑战,不奢谈普世价值;更鄙视与现实脱节的空想主义。他们追求的既非令自己“感觉良好”的道德优越感,也不是“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悲壮。所以凡事若有机会成功,他们一定悉力以赴。若证实失败,自会弃之如敝屣,另辟蹊径。结果,“不含”意识形态(ideology-free)的新加坡就像不含味精的食物或不含酒精的饮料一样健康,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谐与经济的高速发展。

这种实用主义和务实思想当然也是一种意识形态,而新加坡对于打压对抗性和竞争性的意识形态 (competing ideology) 从不手软。这一点,从工会领袖、新闻工作者、社会主义者和反对派在狮城得到的待遇可见。不过,说到底,新加坡的意识形态是一套“有用、有益和有建设性”的意识形态,即政治哲学家口中的“good ideology”。这套意识形态坚持自己要接受严格的现实测试 (reality check),因而集实用、功利、理性、科学和适应力强的优点于一身。

被反共意识形态操纵

这本来也是香港社会的主导思想:不管政治的争拗和历史的矛盾,一心一意追求经济繁荣和物质丰盛。香港决意做经济城市,要摆脱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它无力干涉的政治和历史。今日香港最显著的、占优势甚至支配地位的意识形态是民粹主义(populism)加反共主义(anti-Communism)。反共受其意识形态的支配比起共产主义不遑多让;所不同者,反共主义者不会像共产主义者那样无时无刻把“意识形态”四个字挂在口边,这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他们对共产主义制度和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深恶痛绝,但在与共产党斗争的过程中也不知不觉变成了不择手段、不计后果、被反共意识形态操纵的奴隶 (ideologue)。意识形态隐而不见、藏而不露,它的“低能见度”(invisibility) 令身陷其中的人受其摆布而不自知。他们动辄划分敌我,党同伐异;却自以为所做的一切理所当然甚至大义凛然。对反共阵营之中的极端分子和狂热信徒来说,反共不是立场,是战争,而香港就是战场。这是可以令香港万劫不复的“坏意识形态”(bad ideology)。

 

林沛理,专栏作家,最新的一本书是《私想Private Thoughts:性、爱、自由、幸福、痛苦、宗教、男人与女人的私密联想》(二鱼文化)。

Replacing Emoj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