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为《叻报》点个赞

leave a comment »

衣若芬   2015-8-13
http://ilofen.blogspot.sg/2016/08/blog-post_13.html

8月13日下午两点,配合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举办的”无限江山笔底收─新加坡早期中文报业”展览,我应邀主讲”云烟半世纪:文图学观点看《叻报》广告行销策略”。

在我的《南洋风华─艺文.广告.跨界新加坡》书里,已经研究过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和虎标永安堂药品在新加坡和东亚日本、台湾、上海等地的报纸广告。这次为了准备演讲,再做了一些探索,发现把《叻报》(1881-1932)放在十九世纪资讯传播和商业经营的媒体里观察,《叻报》真是不得了!堪称同时代世界汉字报刊的佼佼者,尤其那些如今看来仍符合商品销售策略的广告文案,不但有趣,还富有文化气息、生活动力。

1815年传教士马礼逊 (Robert Marrison, 1782-1834)在马六甲主导出版的《察世俗每月统记传》(1815-1821)被认为是近代中文报刊之首。其后在1828年,也在马六甲英华书院出版的有《天下新闻》(又名《普世公报》,The Universal Gazette,1828-1829),开始用活字铅印。1833年,《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1833-1838)在广州发行,1837至1838年移至新加坡。《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的主编郭实猎(Karl Friedrich August Gützlaff, 1803-1851,又译为郭士立、郭实腊)在新加坡出版了不少书籍,例如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现藏最早的本地出版华文古籍《全人矩矱》(1836年)就是其中之一。

严格说来,《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天下新闻》、《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都是杂志型的月刊,有宗教服务和知识宣导的性质。1853年香港英华书院出版的《遐迩贯珍》(Chinese Serial,1853-1856)也属杂志型的月刊,稍不同的是,《遐迩贯珍》较多时政要闻,中英文兼俱,而且在1855年设立“布告篇”栏目,接收广告刊登。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30, 2016 在 5:53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