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国际观的盲点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6-8-15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6/08/15/国际观的盲点/

如果只是个人的无知也就罢了,让人担忧的是,类似的对邻国的冷淡心态,似乎相当普遍。对比殖民地时代,当年东南亚相对自由的人员与货物流动,让民间对区域环境有更大的兴趣和认识,至少这是所接触到的年长一辈予人的感觉。反而是独立建国以后,因为经济政策以西方世界为腹地,新一代的眼光和地理感情,在潜移默化中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southeast-asia-map

“灯下黑”原本指照明时因被灯具本身遮挡,在灯下产生阴暗区域,后引申为人们对发生在身边很近的事物和事件,反而不易察觉。

派驻台北的那几年,对于台湾社会内视的严重程度感到不可置信。这恐怕也是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台湾媒体有多轻视国际新闻,只要看看电视报道就能体会。台湾以外的消息非但少得可怜,偶尔有外地的新闻,也绝大多数是趣味事件或重大灾难,罕见那些能影响台湾国民生计甚至安全的重大国际经济、政治新闻。媒体则卸责地辩称,国际新闻的收视率不好,所以电视鲜有国际新闻,完全是观众的选择。

无论采信哪一种说法,其后果就是台湾人整体上缺乏国际观。印象中,台湾人想象中的“国际社会”,好像除了美国就只有日本,其余的一片模糊空白。台湾社会这种对外部世界的缺乏兴趣,与其动辄指控“中国打压台湾国际空间”的愤懑,形成强烈的反讽。

另一个更为强烈的反差,是台湾人普遍对中国大陆的无知无感。这种现象部分来自于“民主”的优越感,部分来自于敌视——因为厌恶中国大陆不放弃武力统一台湾的威胁,所以索性就对岸的一切采取不闻不问的冷漠态度。这显然犯了兵家“知己知彼”的大忌。既然中国大陆是台湾存亡的决定性因素,合理的做法难道不是尽一切努力,去了解这个苏醒了的庞然大物,以做好因应不时之需的万全准备吗?“灯下黑”莫此为甚。

因此,台湾年轻人在几乎不理解两岸经贸依赖关系的情况下,发动违法占领行政院大楼的“太阳花运动”,让对台湾经济相对有利的两岸服贸协议硬生生胎死腹中。尽管他们在台湾的工作机会越来越不理想,却鲜少看到年轻人愿意到对岸闯荡的雄心壮志。离开台湾十多年后,偶尔看到台湾的电视新闻,发现情形并没有改善多少。

新加坡也有自己的“灯下黑”。

尽管我们自诩为国际大都会,国人自以为从小就接受了“双语教育”,但正如李楚琳君4月24日在其“想法”专栏中指出:“原来只要懂得英文就是国际性国际化,那太简单了。”这种把英美等同于国际社会的下意识,就表现在另一种无知上面——对于新加坡的两大邻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到底有多少国人具备基本的知识呢?

日前因故前往印尼大使馆办事,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个近在咫尺的邻国,其实所知不多。近距离地与大使馆人员接触,发现他们似乎是个乐天的民族,也是个年轻的国度(人口年龄中位数为28.6岁,新加坡则超过40岁)。许多年轻的办事员面带笑容,亲切地接待前来更新护照、办旅行签证或女佣证件的人们。虽然花了点等候的时间,但整个办事过程基本顺利愉快。

在排队等候证件时,努力地回想自己对这个国家的认识,发现求学时仅接触零星的片段信息——千岛之国、峇厘风情、皮影戏、亚齐的穆斯林叛乱、苏卡诺的煽动演说、苏哈多的军人政变和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仓皇辞庙、排华、峇淡岛的工业园区——可是这些并无法构成有效理解的知识系统。

进一步联想,同样惭愧地发现自己叫不出马来西亚所有各州的名字,也分不清它们的确切地理位置——尽管家里在“联邦”还有亲戚和故交,社交圈里也不乏出生马国的好朋友。比未曾踏足过的印尼好一些,从小至今还到访过槟城、吉隆坡、金马仑高原、云顶高原、马六甲、巴生港、新山等地;但是马来半岛东海岸以及东马,则仍是一片空白。

这种“灯下黑”的无知,同一般台湾人之于中国大陆,恐怕是五十步和百步之别。在一定程度上,恐怕也源自一新元兑三令吉的优越感,以及对所谓的发达社会的盲目崇拜。安排旅行时,本能地会计划到“附近”的日本、台湾、澳大利亚,或者去欧洲、美国,但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探索邻国丰富多彩的人文风情。

如果只是个人的无知也就罢了,让人担忧的是,类似的对邻国的冷淡心态,似乎相当普遍。对比殖民地时代,当年东南亚相对自由的人员与货物流动,让民间对区域环境有更大的兴趣和认识,至少这是所接触到的年长一辈予人的感觉。反而是独立建国以后,因为经济政策以西方世界为腹地,新一代的眼光和地理感情,在潜移默化中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同中国大陆之于台湾一样,马印两国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对新加坡产生冲击,甚至唇亡齿寒。就这一点,继续既有的知识空白非但不智,简直可谓危险。但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当下所应当补救的,是为国人从小提供关于两个邻国的知识框架。学校的地理和历史课程,必须有一种新马印的整体观;在流行文化方面,也不妨多了解他们在听什么歌、看什么电影。一旦培养了区域意识,日后就能逐渐通过日常新闻,来弥补认识上的空白。

以全世界特别是发达社会为腹地,依然将是新加坡可靠的经济战略,而印尼经济自本世纪以来,至今取得5.35%的平均年增长率,2亿6000多万人且生育率为2.47、全球排第四位的年轻人口大国,将日益发挥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对身边崛起的庞然大物的无知,无异于对自己的残忍,在举目远眺之际,更要注意避免“灯下黑”。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30, 2016 在 5:55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