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失控新加坡:外籍移工寮的兹卡病毒

with 2 comments

万宗纶     2016-9-1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1933822

新加坡今年暑假爆发兹卡疫情,病例数量攀升。 图/路透社

新加坡今年暑假爆发兹卡疫情,病例数量攀升。 图/路透社

2016年8月27日,新加坡政府确认发现首起在地染上兹卡病毒的病例,患者是一名47岁的马来西亚女性,目前在新加坡工作。24小时不到,病例数量在一夜之间攀升到41例。8月31日,健康部再次更新确诊病例,数字来到115例,新加坡成为亚洲兹卡病例最聚集的地区。

这一百多个确诊病例中,大多数是外籍劳工,并且是建筑工人,详细统计资料新加坡政府拒绝提供给国际媒体,不过根据路透社报导,这波病例中,有57名为在新加坡工作的外籍人士,其中有36人是来自某建筑工地的外籍劳工。最新更新,印度大使馆接获星方通报,确诊病例中至少有15名印度国民;中国外交部也表示,根据其驻新加坡使馆通报,有23例为中国国民;而台湾有一名患者。

许多国际媒体,包含《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在内,将这次占了大宗病例的外籍劳工称作“最易受影响的一群”。

新加坡国家环境局指出,由于兹卡病毒的扩散,他们已经要求一处大型工地停止作业:

因为工地的卫生状况未达满意标准,容易孳生蚊虫。

打开兹卡病例群聚地图一看,感染群聚大多发生在观光客不会到达的地区,是一些我在新加坡生活了一年也没去过的地方。比起外国游客多会到访的现代化湾区,短暂造访狮城的外地人,很难想象新加坡并非所有地方都如金莎酒店周遭那样干净整洁,尤其当我与朋友聊到移工宿舍,曾参观过工厂移工宿舍的本地朋友跟我说:

你很难想象那里是新加坡。

新加坡健康部官员巡视传出疫情的工地。 图/路透社

新加坡健康部官员巡视传出疫情的工地。 图/路透社

移工组织告诉路透社,许多移工宿舍一间房间住进超过12个成人,因为没有电风扇可吹,因此他们必须打开窗户以求室内通风,而新加坡连一般住宅都无加装纱窗的习惯,遑论移工宿舍,蚊虫肆意进入室内因此也不令人意外。

尽管因为新加坡长久以来都是登革热好发地,政府已经要求雇主和宿舍管理员尽全力采取措施防堵蚊虫,不过这些规则并没有被彻底落实。不同于一般居民窗户,一关就能打开冷气一夜好眠(否则真的什么大虫小虫都会跑进房间),暴露在蚊虫风险下的移工因而成为“最容易受影响的一群”。

一如新加坡政府过去的作风,在这次兹卡大规模爆发中扮演关键角色的外籍移工,路透社不意外地未能联系到其中任何一人接受采访,相关单位也仅能回应“详细状况还在调查中”,但或许我们可以从2013年一则《直击!星国打工梦碎,住宿简陋像工寮》的报导,窥探移工生活。

报导中的18岁台湾年轻男在仲介保证住宿舒适后,缴了仲介费,但却住进一个4坪大小的8人宿舍中,租金一个月还要台币6,700元。该男一边受访还一边抓痒,最后索性打起赤膊。我们可以大胆假设,如果连能够使用华语的台湾移工,都住进如此环境的宿舍,那不懂英语也不懂华语的其他国籍移工,想必不会处于比此更好的工作条件之中。

今年6月,宿舍经营业者KT Mesdorm才因为协助三间公司在住宿环境上蒙混过关,旗下移工因而住在过于拥挤的空间之中,导致宿舍管理方遭开罚30万新币(折合台币约720万)。一个理应只能容纳4,500名劳工的宿舍群,却因宿舍经营方耍手段,硬是住进了多达5,042名劳工,壅挤的环境导致卫生条件恶劣、蟑螂四处乱窜。

新加坡许多移工宿舍环境恶劣、卫生不佳。图为被新加坡人力部取缔的孟加拉非法移工。 ...

新加坡许多移工宿舍环境恶劣、卫生不佳。图为被新加坡人力部取缔的孟加拉非法移工。 图/欧新社

新加坡社会对于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移工们,一无所知悉,也没有兴趣去了解。 图/路透...

新加坡社会对于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移工们,一无所知悉,也没有兴趣去了解。 图/路透社

这或许只是冰山一角。两年前《海峡时报》就曾表示,移工被视为人球,发言声量并不被新加坡的社会大众所在意。建设公司与宿舍经营业者间存在着紧张关系,前者抱怨后者将住宿价格开得太高,让建设公司付出过多的成本在安置劳工住宿上,许多建设公司遂而将移工移至更靠近工地的居住空间。这些工地旁的处所,多半由工厂改建的,此举造成宿舍经营业者损失惨重,宿舍经营业因此转而批评建设公司罔顾劳工权利。

不过,不管雇主让劳工住在哪里,只要“雇主能够确保居住者的安全与身体健康”,基本上新加坡政府不会管你。为了营利,新加坡最大宿舍经营业者Vobis的主席指出,他甚至打着国庆促销的名号,把一个月的租金从320新币(7680台币)降到250新币(6000台币)。

新加坡移工权利团体“客工亦重”(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指出,在新加坡政府放任的情况下,他们很怀疑雇主会有良心到让移工转去由宿舍营运业者建、价格较高的宿舍。因为,“雇主只想要减低成本。只要他们有拿到工资,移工也不会去抱怨生活品质。移工想要的就是赚钱然后回到家乡去。”

当然,新加坡也有一些品质不错的宿舍,Tuas View就是其中一个。Tuas View的宿舍宛如一个小型城镇,里头有迷你市集、美食广场、诊所。此外,该地段搭配海景,能够眺望着柔佛海峡,闲暇之余还能去做做运动,被誉为是移工心目中的理想住宿地点。不过,有获得就有割舍,宿舍方透过指纹来管理移工的出入,全区全天有多达两百五十台摄影机监控大大小小的地方。

新加坡长久以来都是登革热好发地,此次暴发兹卡疫情,大家赶忙在自家住宅区消毒。 图...

新加坡长久以来都是登革热好发地,此次暴发兹卡疫情,大家赶忙在自家住宅区消毒。 图/路透社

爆发兹卡疫情的新加坡建筑工地,位于位于沈氏通道上。 图/路透社

爆发兹卡疫情的新加坡建筑工地,位于位于沈氏通道上。 图/路透社

这些远离市中心的移工宿舍,被批评是要刻意将移工与新加坡社会隔离,尤其在2013年爆发的小印度骚乱后,新加坡社会对于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移工们,出现一种焦虑与恐惧。对一般人而言(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是如此),他们对于移工的生活普遍无所知悉,也没有兴趣去了解。

这次兹卡病毒的疫情来得突如其然,连新加坡政府都措手不及。这次首批被发现兹卡病毒患者,大多是沈氏通道(Sims Drive)上一个建案的工厂工人;据新加坡卫生部的官员揭露,最早他们所知道的建筑工人病例是在7月31日当天,“很有可能,这名工人的其他同事们也都将感到不适”。

新加坡本地部落客Au Waipang指出,这显示新加坡政府,一直到了新加坡已经有大约四十名兹卡病患时,才发现爆发出本地传染疫情,首例的马来西亚女性只是及早被发现的一名患者。根据这名部落客在组织“客工亦重”服务的经验,许多建筑工人因为害怕请病假去看医生会遭到雇主惩罚,往往抱病继续上工,这可能是导致疫情在未被发现前就已大规模传染的原因之一。该名部落客表示:

当我们差劲地对待外籍劳工,我们也会有所付出。

截止写作之际,新加坡已经出现首例孕妇感染兹卡病毒,邻国马来西亚也出现首宗从新加坡返回大马后的确诊病例,包含美国、台湾、韩国与澳洲等国,都已经对新加坡发出旅游警告。

当我们差劲地对待外籍劳工,我们也会有所付出。图为被诈骗领不到钱的孟加拉移工。 ……

当我们差劲地对待外籍劳工,我们也会有所付出。图为被诈骗领不到钱的孟加拉移工。 图/路透社

line_divider

万宗纶

苗栗卓兰满月,新北土城长大,台大地理系度过四年,现在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读语言研究硕士。关心身心障碍议题和语言的文化政治,兴趣是看连续剧和买书。 ▎FB:万小弟在星嘎坡啦 (Mr. WAN in Singapura) 。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更正:
    “这一百多个确诊病例中,大多数是外籍劳工,并且是建筑工人”,这句话不准确。迄今病例总数151个,57个是外劳,不及一半。

    towkaybesar

    九月 2, 2016 at 1:36 上午

  2. 早期殖民地时代,所有要进入新加坡的外国人,都要被隔离一段时期。似乎在这个非常时期,还管用吧?加上,现代国人出国工作或旅游,自己小心;回国后,休息两三天再重新恢复社交。这样,什么传染病就不容易进入我国了。
    对蚊子来说,它们也不想带菌,替它们治病或绝育,好过将它们赶尽杀绝吧。

    非政客

    九月 3, 2016 at 1:43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