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外交动向

leave a comment »

郑赤琰(香港中文大学前政治系主任)    2016-9-2
http://www1.hkej.com/features/article?q=%23%E6%94%BF%E7%B6%93%E5%88%86%E6%9E%90%23&suid=1107678469

李光耀过世后,后李光耀的新加坡没有了李光耀,会不会也失去李光耀政治身影呢?更重要的是,新加坡会不会从李光耀的外交路线迷航?

1959年,首届新加坡自治政府选举产生后,便由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以绝大多数议席胜出,上台执政至今已超过半个世纪,期间只有过3位总理,即李光耀、吴作栋和李显龙。吴作栋是李光耀栽培出来的接班人,李显龙是李光耀长子。李光耀在世时,虽然从总理职位退下来,但一直以最资深的资政看守住整个政府的内政与外交。因此他一天在世也一天不停地视政。几十年如一日,几十年来新加坡政府施政也都没偏离过李光耀的政治路线。可是李光耀过世后,后李光耀的新加坡没有了李光耀,会不会也失去李光耀政治身影呢?李光耀最被国际报道的是他的外交成就。连当了美国三届总统的国务卿/国安会主席的基辛格也着书立说,说自己有未能解答的外交难题时便会走去问李光耀(他有一本书被台湾翻译成中文:《去问李光耀》),现在李光耀已不在人世,基辛格会不会感到失落?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新加坡会不会从李光耀的外交路线迷航?这肯定是马来西亚、印尼和中国密切注意的。

为什么会是马、印、华三国最感关注呢?这正是李光耀领导新加坡政府时的外交最重大的成就。为了要争取和马、印和平共处,他严格奉行“非种族主义”的政策 (Non-Communal Policy),为了要争取东西两大势力的信任,他严格奉行“非共政策”(Non-Communist Policy)。为了取得马、印的信任,他把两国的语文定为新加坡的“国语”(National Language,马印同文),作为76%华人人口的新加坡建国,华文不是国语,只是四大官方语文之一。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告诉二亿二千多万的马印人民,新加坡不是另一个中国。

同样,他实行“非共政策”是要告诉反共的美欧西方势力,新加坡虽有亲共甚至马共政党,但他的政府会反对他们把新加坡变成马来半岛南端的“古巴”,但他却再三向中苏表明,他的政府奉行的是“非共”外交路线,不是“反共”(Anti-Communist) 外交路线。为了要落实这个“非共”外交政策,李光耀小心翼翼地奉行中立于东西方两大势力的外交政策。例如他开放新加坡海港为美苏军舰非战事的船只“服务”,一视同仁;又例如他批评美国的越战是错误的选择,他直指吴廷琰比不上胡志明,前者不代表越南民族的利益,后者才是。

东西平衡外交是关键

又例如他选择要和北京建交,但要等到马印和中国建交或恢复邦交后,这向北京表明他不会和台北建交,要做到东西两边持平相处,很不简单。但他也深知,以新加坡地缘政治所占据重要战略价值,东西双方都会患得患失,不能得也不能失。因此只有平等对待东西两边才能取得最佳平衡状态,同时也最能取得东西方信任而赢得东西和平相处的最大外交利益。

自新加坡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联合邦建国后,一路走来,他穿梭于东西之间。1976年亲访毛泽东(据说李是毛接见外宾的最后一人),也邀请过美总统约翰逊访新加坡。他和尼克松及基辛格交上好友,英国改朝换代,也都不失为李交好的对象。莫斯科一有新主人上台,他也能攀上关系。在东盟的扩大成员国阵容的工作上,李也力求交好不交恶。对越南加入,他力排众议,对缅甸加入,也都如此。美缅破冰还是他私下穿针引线,是通过协调美缅驻新加坡大使成功接触成事的。对台海的“九二”新加坡会谈,也是李在背后力撑。长期外交点点滴滴累积下来的交好不交恶的外交成就,因此造就了新加坡给人的印象是“小国家,大外交”。

东西等边外交有此成就,种族平等的政策也都一样有艰巨的建国任务。在建国前后,华巫种族问题和意识形态的问题是国家动乱的两大危机,化解种族矛盾也就一直考验着李光耀。他了解到要取得马印两国广大的回教徒人口信任,新加坡不能变成马印夹缝中的“以色列”。要做到这点,首先便要让国家认同马印的文化,把新加坡建成以马来文建国的多元种族国家。这个政策要取得马印的信任不容易,面对第一代来自中国移民的华人认可也不容易。

为了取信于马印,李甚至推举马来人为第一届国家元首,国歌只有马来文歌词,钞票也印上马来籍元首的头像。外交部长请印度籍人士出任,不委任华裔,以免国际误会为。如此打造新加坡为多元种族国家,既以马来族交好马印,也用印度族交好印度,也用华裔交好中国。小小一个新加坡根系马来西亚、印尼、中国与印度30亿人口的文化认同,难怪“小国家,大外交”不胫而走。

可是后李光耀的新加坡外交路线还能维系吗?第一个观察点是要不要仍维系东西平衡的外交政策?为了对抗美日东亚安全平台的威胁,中俄已日趋紧密地作出军事回应,联合军事演习也由东海延伸到南海。新加坡的战略地位对东西双方都跟着军事形势险峻而不断提高,也势必为东西方必争之地。最近奥巴马在白宫高调设国宴招待来自新加坡的国宾李显龙总理,而且还说新加坡是美国最信任的、友情坚实的国家。李显龙总理也在席上发言声称用国际法处理纷争是最佳途径。

这样的饭局会不会导致东西外交平衡走向破局?就要看东边如何衡量美军在新加坡部署军舰的角色、新加坡在TPP扮演什么角色,在东盟的一举一动,对“一带一路”与“亚投行”是什么态度?在南海的持态等等,都会是东边密切关注的问题。如果东边的观感是新加坡向西边倾斜,李光耀打造出来的东西平衡外交能否维系下去,不但东边会质疑,就是新加坡的近邻如马来西亚也都会对新加坡会不会变成东南亚的“以色列”而感到很敏感。

过去李光耀一再宣明新加坡不会变成“以色列”,正是看到回教世界已对以色列势同水火,新加坡被马印两亿四千多万回教人口包围着,当美国的“代理人”(Proxy) 代价太大,担负不起。因此,后李的外交动向不但是东边关注的问题,就是马印也不会掉以轻心,任何向美倾斜的动向也都会被关注,而且还会被人用放大镜去看。例如最近新加坡货币管理局下令调查马来西亚“一马公司”在新加坡一笔巨款有贪污之嫌,还加以扣押待查,马首相纳吉也立即发出声明指新加坡的调查不涉及他本人。新加坡的调查和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同步发动。纳吉实时发出声明作出自卫性的防毒工作,也说明马政府对新加坡政府有戒心,这会否为新马关系蒙上阴影有待观察。对印尼来说,大量印尼钱流入新加坡,已令印尼感受到对印尼经济有害,因而已开始处理这问题,新加坡如何回应?也会考验印尼对其信任。最近还传出捣破恐怖主义者拟用火箭炮从印尼的巴淡岛射击新加坡,这也说明当不当“以色列”还要看对手如何看待呢!因此后李的外交动向,不但是东边关切的问题,也是新加坡周边关切的问题,新加坡已是第三世代当政,后李的世代能否像李世代那样充满危机感,对他们是一大考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