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来啊,看猴戏!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6-9-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695.html

莫愁这篇文章并不是要诋毁哪个种族有没有资格做总统,我认为谁都有资格当总统,但是政客谎言连篇,用漂亮的辞藻掩饰自己肮脏的目的,莫愁就是看不惯。他们自己定下了标准,却可以通过政治手腕让某个棋子“符合条件”参选,这就是政治猴戏,看戏的当然就是我们一般小老百姓咯。

w020160205240718330955民选总统制是应该改革滴,要不然怎么实行二十多年以来,总是行动党嘱意的人当选?并且还是指定谁,谁就当选,肯定是制度出了纰漏。

而目前李显龙搞的总统种族人选的议题,正符合广东人所说的“阿茂整饼”——冇嗰样整嗰样。他说他担心种族和谐,但是挑起话题的不正是本人吗?以新加坡50年来所倡导的种族和谐,任人唯贤的思维,已经像钉子般钉进新加坡人的脑袋。于是,无论谁来当总统、外交部长、国会议长,大家都心照不宣,向来听不到任何异议,也没人借机发挥,不正说明了这个思维的根深蒂固吗?然而现在却一脸严肃地说,某个种族的人选久不当总统会出问题哦。就连李总最近也在那个节目中强调:新加坡并没面对少数种族有某种诉求,占人口大多数的族群却不愿妥协的局面。——所以何事吹皱一池春水呢?

他说:“我推动这些(改变)并不是因为我感受到少数种族的压力,或者因为我们需要展示某种政治姿态,而是因为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没有人要求我这么做,但我认为这是一件我们该做的事,并以新加坡长远的发展作为现在就这么做的考量。”——这些话让长公主李玮玲听到的话,她就会说:I told you so! 行动党已经骄傲到做任何事都认为自己一贯正确,没有丝毫怀疑的。

就以最近法国尼斯海滩禁布基尼为例吧,虽然是打恐的后遗(穆斯林恐惧症),却以“自由”之名,禁密实的泳装,而倡导女人都该穿露肉多多的比基尼。这些花岗岩脑袋的人物,忘了比基尼是上世纪1962年的产物,至今也不过是短短的50年。而之前他们的祖先去海滩可能比穿布基尼还保守,即使是男人也不像今天那样穿条三角裤就敢下水的。不信的话,找来查理卓别林那时期的默片看看就知晓。以为自己一贯正确就会失去最基本的平常心。

李显龙说:“我想,经过25年,我们看到事态的发展,看到事情如何改变。2011年总统选举是场硬仗、非常激烈,我不认为在这样的选举中,少数种族会有同等的机会(当选)。我预料将来也有总统选举会同样激烈、同样紧张,那问题就会更为棘手。”——细究他的话外之音,其实他不是因为种族问题,而是有些后怕,担心前仆后继有人出来挑战行动党的权威性。

接下来他说了这些话:“我要如何确保我有(听话又)能干的人选出任总统,我又应如何确保民选总统长远来说,会由不同种族的人士担任?这是第一部分的答案。/第二点是,即使调高了资格标准,我也不能保证,为难政府的人不会当选总统。”——最后两句,如果不是一言堂的权威国度,大概传媒会嘘声四起了。行动党当年修宪,就是为了让“民选总统”握有“为难”政府的5个能力:

  1. 可以拒绝让政府动用历届政府所积累的储备金;
  2. 否决政府提名某些人出任公共部门要职的决定,也可以否决政府免除某要职职务的决定。这些要职包括大法官、国会议长、总检察长、审计总长、会计总长、三军总长、警察总监、贪污调查局局长等。
  3. 根据内部安全法成立的顾问委员会建议释放某名政治犯,而政府不同意,总统可以下令释放这名政治犯。
  4. 如果总理拒绝批准贪污调查局局长继续对某人进行调查,总统可以推翻总理的决定,允许调查局继续调查工作。
  5. 根据维持宗教和谐法,政府可向行为违反这项法令的人发出限制令。不过,如果宗教和谐总统理事会 (Presidential Council for Religious Harmony) 反对内阁的决定,总统有权推翻内阁的决定。

虽然李显龙说这个“民选总统”有两个角色要扮演:第一,总统代表全国上下;第二,他拥有(来自选民委托的)权力,实际上这只跛脚鸭一样也扮演不了。首先,这号人物根据过去几届都是来自行动党体系,不可能吃党的饭砸党的锅。二来他还有个“总统顾问理事会”跟他掣肘;宪法规定总统在行使有关储备金和重要职位人选的否决权时,须听取总统顾问理事会 (Council of Presidential Advisers) 的建议。委员会由6名人士组成。成员有2名由总统委任;2名由总理委任;大法官和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各委任1名——拗手瓜的结果最多是2比4,你说谁会赢呢?

于是李显龙总理提出把总统选举每隔一段时间保留给长期未有代表出任总统的少数族群参选,是“干预程度最低” (least intrusive) 且“最柔性” (most light-touch) 的做法。“如果长时间,例如四五个或六个总统任期后都没有特定种族的总统,那在下次选举时,如果那个族群有符合条件的他或她要参选,就把选举保留给那个族群的人。这样就会有马来或印族总统。如果特定族群没出现合格候选人,选举将变为开放选举,由胜出的人担任总统。之后的选举,同样的规则可再派上用场……。”

上面这段话可以做N种解读。首先,如果摊开50年来的总统名单,你甚至可以说华人总统的比例偏低;然而你也可以说马来人总统太少了,特别是李显龙加入的但书:“那在下次选举时,如果那个族群有符合条件的他或她要参选,就把选举保留给那个族群的人。”——如果是46年一遇(尤索夫在1970年卸任),你说应该放过吗?

莫愁这篇文章并不是要诋毁哪个种族有没有资格做总统,我认为谁都有资格当总统,但是政客谎言连篇,用漂亮的辞藻掩饰自己肮脏的目的,莫愁就是看不惯。他们自己定下了标准,却可以通过政治手腕让某个棋子“符合条件”参选,这就是政治猴戏,看戏的当然就是我们一般小老百姓咯。

陈庆文日前已经向媒体说出他心目中的人选:国会议长哈莉玛、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和前内阁部长麦马德 (Ahmad Mattar) 都是可能人选;前国会议长阿都拉 (Abdullah Tarmugi) 则因是宪法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不太可能参选,否则可能被质疑有利益冲突。

首先,他们都是行动党党员,请恕贫尼小心眼,总觉得他们的“履历”可以是政治操控的,特别是国会议长这一职。说到这儿,莫愁又想起一颗沧海遗珠——最近在纳丹国葬礼露脸的再诺。2011大选前,已经有人在推测再诺是接下来国会议长的人选(原来有这等妙用!学习了),里头包含了李显龙“栽培”的苦心,要不然他从政前只是一介报章总编辑,做总统恐怕还不够“符合条件”。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阿裕尼一役输掉了再诺,然后才有柏默(诶,欧亚裔!),柏默爱美人之后才有哈莉玛(马来裔)。李显龙的招式是不是用老了?使莫愁想起七八十年代一部港产片《一招半式闯江湖》。

把莫愁这一切的歪论合起来看,你就知道李显龙演的是哪一出猴戏了。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洞天兽去啼声疏,城下秋来过上都。
    山河迤逦七百里,香火延续一家无。
    怀畏道,语穷途,李门宗社废立图。
    大圣人物中兴骨,贵族猿心为国扶。
    =======================

    德仁

    九月 9, 2016 at 9:19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