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官字两个口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9-1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10.html

上网搜索,有句谚语是这样的:“官字两个口,没有硬说有”——这就是州官和百姓的差别,他要说你是racist,没有硬说有;你要说他是racist,“煽动、藐视、诽谤”三棒就侍候了。

“官字两个口”有个前提,就是需要无耻文人办的传媒、研究机构和高等学府全力配合。

行动党是个致力于“政治正确”的政党,所以从掌权开始不久,就牢牢捉住传媒的咽喉,不让他们乱说乱动,采用中央控制的新闻联播制。此外,国民打从幼儿班上学读书,早课就是要背诵“信约”,独立50多年以来,从三岁到七十岁,谁不知道要“不分”(regardless of)种族、语言、宗教来做新加坡人。

说到“信约”,原来还有一段古,这是李光耀自己说的。他说在设计“信约”的当儿,当时是交给拉惹勒南去处理,而拉惹在想法上比较“激进”,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就建立一个新加坡身份的“国族”。而李光耀却认为很难在短时间内达成,于是就在“信约”里加了regardless of的但书,让各族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认同。到了八十年代,当政府“消灭”了华人的方言,让“三大语言”源流的学校也渐渐名存实亡,各族的“母语”都贬为“第二语文”,英语/英文出柜成为“工作语文”的时候,单语舒适的内阁开始有人认同拉惹勒南的想法,认为新加坡在最短时间内已经建立一个“国族”,于是“国庆例牌歌曲”就有了《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

让莫愁再扯点题外,“政治正确”这种东西占据主流,一般人很难与之对抗;顺流则阻力较少,如鱼得水。反之,逆流则困难重重,需要据理力争,当然更需要道德勇气。所以说,这有点儿像孔老夫子所说“德之贼也”的乡愿,孟子为之诠释:“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

而教育部见习部长王乙康日前的发言,令贫尼皮皮挫,他说“国人未做好只以新加坡人自居的准备”——有影无?这和行动党一路来说我们多种族和谐、我们多任人唯贤,国会里能选出七十多个行动党的各族精英大相径庭,简直是一个天和一个地。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行动党要指责人民是racist(种族歧视)呢?唯一的解释就是看他们的需要,因为官字两个口。

上面这张图就是最近亚洲新闻台和新加坡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委托商业与公共政策研究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对2000名年龄在21岁以上的国人展开调查,了解他们对种族关系的看法。这是他们为马来总统舆论造势所做的努力,好像说新加坡人还很racist。然而这张图莫愁看了却是很不解,理由是图表的单位明明是巴仙率(%),对于总统人选接受度方面,华人的三项加起来是223%,依次,马来人是253%、印度人是252%,为什么不是100%,而且各族的总数也不一样呢?让人不禁怀疑这个问卷是否属“黑箱”作业,然后又是怎么解读的?

这个调查问卷怎么让人褪掉戒心而讲真话呢?很值得深究。前面莫愁已经讲过,“政治正确”的新加坡人,一般在陌生人目前都会打哈哈,说什么“谁来当总统都一样,主要是选贤与能”的场面话,这才是风险最小、阻力最低的标准答案。而这个问卷的设计,应该是在种族人选方面画三个圈圈,然后让接受调查者任意打勾,可以三个全选,也可以三个全不选。就以马来族的问卷来解读吧,最低是对印裔总统的接受度(75%),然而从问卷的操作来看,这是不是意味着至少有75%的马来族接受任何一族的总统。同理可证,华族“不分种族”的巴仙率达59%,印度族是73%,其他则是69%,都是属于“及格”,很不错的成绩,夫复何求?

与此同时也看到网上论坛有人提出,2016年武吉巴督单选区补选,印度裔的阿穆——穆仁里获胜,就打破华人选民不选印度人的偏见,行动党和主流媒体也雀跃万分。国民团结党(NSP)更提出一份研究报告,认为加上2011年柏默和1980年惹耶勒南的当选,说明新加坡人已经不再种族歧视,可以废除集选区了云云。

可是就在短短三几个月,对于选民的种族倾向,主流舆论却来个大U转;他们对问卷的曲意解读,说明要服务的目的:就是要在下届的所谓“民选”总统,揣摩上意,名正言顺弄个马来总统出来。早报的二丑们更发挥他们“为尊者讳”的特长,故意在哈莉玛的资格打个大X,让读者以为她不能选。首先,这遴选标准只是根据宪改委员会的建议,还得等政府发表白皮书的最后敲定。第二、民选总统不是今年选,到时可能就qualified了。

上网搜索,有句谚语是这样的:“官字两个口,没有硬说有”——这就是州官和百姓的差别,他要说你是racist,没有硬说有;你要说他是racist,“煽动、藐视、诽谤”三棒就侍候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