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光耀回忆录》解读之九——李光耀的残暴和不义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9-20

那一群囚禁在明月弯的女性拘留者进行了130天的绝食,她们遭受强迫喂食。她们当中有些人被用吸管抽入食道喂奶后引发呕吐。警监下令狱警把一位呕吐后女拘留者抬走,并用她的裤子去拖地。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去对待拘留者。

在《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里,叙述语气虽很霸道,我们看到的李光耀,孩提时顽皮,上学后是名列前茅的优秀生,只是在莱佛士书院时“我排名第二,落在一个名叫柯玉芝的小姐后面,分数差了一截。这使我十分震惊。……她一直被分配在争取女皇奖学金的修读两年的特别班里。我感到烦恼万分”,到了大学,“考到一等成绩,并获得那年唯一的特优奖”。

我们还可看到,李光耀是一个好儿子,好学生,好丈夫,好父亲,好女婿;留学过来后,当任多个工团的法律顾问,为工人争取利益,为被提控的学生、工人辩护,是一个受广大阶层人民拥戴的富有正义感的律师;当了总理后,是一个爱护、关心人民利益的好总理,敢于向英殖民部和吉隆坡政权争取新加坡人民权益的领袖。

总之,在回忆录里,完全看不出李光耀的任何人生瑕疵,一切是那么完美,终生接受英文教育的李光耀,十足是一个英国绅士。可是,参加政治后,立马像孙悟空的脸,说变就变。大概是孩提时喜欢玩打架鱼、斗蜘蛛等暴力游戏吧。李光耀说“这些游戏,能培养一个人的战斗精神和争取胜利的意志。我不晓得这是否为我日后从事政治活动预先做好准备,但这对于一个人的生存能力倒是一种很好的训练。”

1965年8月9日“大为震惊的听众听到广播员庄严地读出一份宣言‘自由与独立永远是人民的神圣权利……我,李光耀,以新加坡总理的名义,代表新加坡人民与政府,宣布从1965年8月9日起,在自由、正义、公平的原则下,新加坡将永远是一个自主、独立与民主的国家,在一个更公平、更合理的社会里,誓将永远为人民大众谋求幸福和快乐。’”

李光耀口中的“自由、正义、公平”是什么呢?

在现实的政治斗争里,李光耀的另一面一再表现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面目。在进入和平文明的时代,李光耀领导的政权,除了少部分共产党人外,残害手无寸铁,遵循宪制合法活动的左翼党团领袖和干部的政治犯从不心慈手软,其中好多政治犯还是多年朋友,并肩反殖的战友。其手段可比在战争年代的德国纳粹、日本法西斯和蒋介石的军统中统虐杀百姓和残害政治犯。前些时候媒体报道的美国军虐待战俘的报道,引起公愤,美军的虐俘手段比起李光耀政权来,那是小儿科,小菜一碟了。

林清祥说的好:“马来亚有史以来对付共产党人,或‘亲共者’或异议分子,手段最残酷无情的便是李光耀。”“感到未经审判长期被扣是种非常残酷的刑罚,表面上顶文明、斯文的……但是,更多的时候我想这种刑罚比起日本人那种白刀进红刀出,或一颗子弹快速解决掉更残暴。因为,这是种慢性的,经年累月的,逐步摧残人性的做法,这种刑罚比施在刑事犯上的刑罚更残忍……而政治犯是无限期的,直到你在人格上做出自我摧残、满足政治敌手时才有所谓获释的机会。”(林清如《我的黑白青春•林清祥遗稿片段》)。林清祥说得十分准确,十分实在。李光耀如此丧尽天良,用及其残酷的软暴力来摧残政治对手的行径,李光耀只不过是“口诵尧、舜之言身为桀、纣之行”者(意为“嘴里说的是尧舜之美德,做的却是桀纣之所为”《贞观政要》)。

1959年靠着共产党人和左翼力量的帮助掌握政权后,以反殖旗帜当政,却不释放被英殖民政府逮捕的政治犯,这些政治犯“其实1959年行动党上台以来的一切是是非非都与我们无关,我们与现有权贵更说不上有什么冤仇。可是人家并不这么想,心狠手辣,还是要把我们折磨到底。”(林清如《我的黑白青春》)。不但如此,还滥用延续英殖民主义者的“紧急法令”的“内部治安法令”残害左翼反殖盟友,手段如同英国人。一场“冷藏行动”就把左翼领袖和干部尽数变为阶下囚,以莫须有的罪名长期关押,其中好多人还是多年并肩反殖的盟友。

林福寿医生以亲身经历,描述了李光耀如何折磨政治犯:“这个地方根本不适合即便是用来关畜生,更何况是人类。这个地方很阴森,臭气熏天,严重缺乏空气流通,人在里头很难呆过24个小时,但是,我却每天24个小时的被关押在里边。这个地方到处是爬虫,我有许许多多的爬虫相伴,没有阅读的书籍,其光线阴暗到我无法看见我手上的纹理。”

“那一群囚禁在明月弯的女性拘留者进行了130天的绝食,她们遭受强迫喂食。她们当中有些人被用吸管抽入食道喂奶后引发呕吐。警监下令狱警把一位呕吐后女拘留者抬走,并用她的裤子去拖地。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去对待拘留者。”

“我们都经历过单独囚禁。根据李光耀本人的说法,单独囚禁是一种最恶劣的酷刑。让我向你们读出李光耀所说的有关单独囚禁‘给予一个人的最大惩罚是完全隔绝在地牢里,阴暗,完全没有任何的生命激励因素。这是一个真实的酷刑。’李光耀,2008年1月。”

“那位李有成,南洋商报的总经理,被单独囚禁,不是 一次而是两次,他坚强的挨过了这些真实的酷刑。TT拉惹,一名律师,他被囚禁两年半,其中两次单独囚禁6个月。赛•扎哈利的17年囚禁里共经历4次的单独囚禁。”“虽然他知道这是一种真实的酷刑,他毫不感到负疚的对所有的拘留者使用这种真实的酷刑,无一幸免。我们都要经历这种真实的酷刑,并非只是一天,两天,而是6个月。……因为这将会带来严重的精神健康上的损伤。然而,对政治拘留者而言,他们并不受到保护。”(2009年11月14日,林福寿医生在一个新书发布会上演说, 2010年8月7日《新加坡文献馆》)

人民党主席赛•扎哈利是二二被捕者之一,他在回忆录《万千梦靥》中,对李光耀政权的残暴有详细的描述:“严峻和刻意刁难政扣者的条例,以及对政扣者生活安宁的种种干扰,……我们也要求每星期获准带超过六本书进牢房。同时准许阅读未经过滤删剪的国内外报纸和杂志。我们也要求每星期能够带进来足够份量的干粮和罐头,以辅助监牢内政扣者食物供应之不足。”

“一致决定展开罢食,以抗议强加在我们身上的新条例……一个星期之后,我们还继续坚持,他们就开始动粗了。……我们一直坚持到第十八天。……我们在B-5座展开为期18天的罢食,对我们本身的健康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影响。我自己的体重减少了18磅,即平均每天减一磅。我们的身体变得很瘦,以致在囚室内站起来要走几步路就有轻飘飘的感觉。……然后感觉胃有点胀气和发痛,甚至有很想吐的感觉,虽然事实上,在那收缩的空胃里,根本就没有可吐出来的东西。……在那一个星期里,其他的牢友,有的胃痉挛,头晕和天旋地转;有些是胃痛,呕吐至无力起身和走动。可是,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忍受着痛楚和饥饿,继续耐心地继续那第一场考验,一直到第七天。”“经过一星期多的罢食,及继续拒食拒饮,C座有几位政扣者晕倒,使营方感到不安。……最后,残暴的李光耀政权下令监狱和政治部人员采取行动,用强迫灌食来迫使政扣者进食。监狱当局遵从这项残暴的命令,并以粗暴的手段强行,以致危害好多政扣者的健康,或在肉体上,或更甚的在精神上。……在那一场艰辛的事件过后的许多年后,医生还可以从政扣者身上发现到他们的病根,就是强迫灌食所造成的心灵创伤。”

“他们粗暴和胡乱地把胶管插进喉咙。因为行事时不细心,全体政扣者都感到痛楚。他们甚至挣扎和摆动被绑在椅子上,同时被孔武有力的大汉抓紧着身子。政扣者痛楚的叫喊声根本不受理会。”

“麦哥•弗南迪,‘……我们罢食一个星期之后,监狱医生和另一位助理进来我的牢房,由几个凶巴巴的大个陪同,’……他们强迫他坐在椅子上,把他的身体绑住,双手扣上手铐。‘他们是用撬子硬硬撬开我的口。然后,他们把塑胶管塞入我的喉咙,把奶灌入管子里。我大力挣扎,以至吐了,那些强灌的奶吐了满地。他们抓紧我的手和身子,使我挣扎不得,然后再强行灌奶。’他们继续用强行把奶通过塑管灌进他的胃里。麦哥又吐出来,所有灌入的奶全吐出来。新的奶又强行灌入,麦哥•弗南迪又吐了出来,一连好几次。最后,麦哥昏了过去,直接被送到监狱医院去治疗。总共23天,麦哥•弗南迪都是血管被穿管滴液渡过的。他的情况稳定后,重新被送回到明月湾监狱。”

“谢太宝被释放后不久,接受《新闻周刊》杂志的访问,他被问及在漫长的扣留岁月里什么是他经历的最可怕的经验。他回答说:‘当我被单独监禁的时候,单独关在黑房里,不是平常的牢房。一片黑漆漆的,一片沉寂……,牢房内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为了吓唬我,政治部人员说人被关在那样的环境下,几天就会变疯了的……。一天晚上,我听到有人大力踢我的牢房门。我想,那个人的的确确是疯了。’”

“我跟五、六位政扣者住了约五年时间,来了一位在1976年被逮捕的新政扣者,是一位二十多三十岁的青年。……虽然身子很虚弱,脸色也显得很苍白。……这位新牢友显然是在审问时被严刑拷打。他们对他拳打脚踢,他们残踏他的身子,毫无人性地把他打倒在地,连续几个小时,连续几天,从白天到黑夜。他们不准他睡觉,只准‘休息’几分钟,然后又横加殴打,因为他拒绝承认强加在他身上的假控状。……这位年青人被殴打和施予酷刑,连续22天,不分昼夜……。而是我真的被李光耀政权那些残暴的爪牙的所作所为给吓惊了,以致不知所措。……我只曾在阅读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故事时才领教过,只有日本法西斯的军事宪兵和德国纳粹主义的‘盖世太保’(即“秘密警察”)才干出那样的坏事。……他们已经折磨了他22天……他已经立下决心要结束自己的一生。于是,他给自己的组织写下了遗书,说明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如何被捕,被严刑拷打,……他给在外边的同志和组织写下了诀别书,‘永别了,坚持战斗’。在遗书上签了名后,他拿起一片玻璃杯的碎片,割断自己手腕的脉。然后,他‘安详和惬意’地躺在床上等待他生命最后一刻的来临。”

“……因为我知道详情,去暴露毫无人性的李光耀政权的残暴行为,他们在20世纪的六十和七十年代是如何的残暴对待新加坡的人民,甚至是全世界普世的人民也遭受其害。”

“林清祥如何被毁灭?……李光耀要把林清祥赶出新加坡,进而消灭他的首要政敌。清祥的立场严重威胁到李光耀的地位,……清祥已经成了人民行动党的肉中刺。它要保持安全的话,就必须把刺拔掉,管它是用什么手段。……林清祥突然无缘无故地患上忧郁症和长时期的高血压。……传闻说,他的举止也跟着变了,经常忧郁和自我孤立。这种举止很不寻常,以致造成‘RB座’的牢友感到可疑。药继续配给,可是清祥的忧郁症毫无减轻。最后,清祥被调去中央医院,据说他在那儿企图自杀。……林清祥在自杀不成之后……他的精神和肉体都被摧残,精神受到巨大的伤害。……过后,又听到说林清祥突然在一位精神医生和一位政治部高层人员陪同下,偷偷在1969年7月尾离开新加坡,飞去伦敦。……这一出摧毁林清祥的阴谋戏曲,是一出极有历史意义,很别致和经过细心策划安排的政治大戏,由诸殖民主义爪牙所导演,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结束林清祥的政治生涯,以挽救李光耀的政治领导。……为了挽救李光耀这位英帝宠儿的政治前途,必须把林清祥给消灭。”

“何标的事迹也叫人激动不平。在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中被捕,……被单独监禁几个月后,……何标未曾在公开法庭审讯,可是却在监牢里关了13年,从一个监狱调到另一个监狱。……何标就受到大棒子的无情对待,他们不准他睡觉和休息,以致他昏了过去。他们一连七日七夜殴打他。”

从历史事件亲历者的回忆录中,李光耀的残暴和不义之事举不胜举,多了去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