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书评】比较霸权:战后新加坡及香港的华文学校政治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6-9-18
http://www.hk01.com/01博評-政經社/43415/-書評-比較霸權-戰後新加坡及香港的華文

在新加坡的建国故事之中,发展本土意识是重要基础、不能抹煞的一环。今天香港的论者,只看到新加坡的成功,却有意无意忽略其成功故事的起始点……

新加坡与香港值得比较,是因为两地都曾是以华人为主的英国殖民地。

台湾学者黄庭康的作品《比较霸权:战后新加坡及香港的华文学校政治》,是一部社会历史研究著作,探讨了二战前后新港两地族群结构以及本土政治环境有何差异,从而解释双城华文教育发展轨迹乃至与中国的关系为何及有何不同。所以比较新港,是因为两地都曾是以华人为主的英国殖民地。

介绍这本书有两个原因:

第一,香港舆论喜欢比较新加坡与香港,但往往忽略双城历史发展轨迹的差异,及其对当下乃至未来的影响,这显得香港流行的新港比较相当单薄与粗糙;

第二,现在流行的政治说法,是“我们都是血浓于水的中国人”。但新加坡华人却不难发现自己与中国大陆人之间的距离。新加坡建国前后,受何种外围形势影响、塑造了何种身分认同的过程,能令我们对自身身分有更多省察、明白身分建构并非只限于血缘种族。

英殖政府眼中的新、港两地华校问题

19世纪中后期,清政府了解到寻求海外华人支持之必要,于是在各国建立领事馆与支援中国文化教育,以满足清政府利益。1912年满清被推翻后,新成立的中国政府继承清政府的海外华人政策,继续在国际间进行联系海外华人的活动。

清政府与国民政府都奉行血缘原则,意思是只要父或母其中任何一方为中国人,就会被视为中国公民。这政策令不少新加坡的华人同时拥有中国人与在地身分,这些以中国为中心的新加坡华人亦积极推动当地的华文教育;而香港则因为本身的地理位置、且华人人口较多,其华文教育步伐较贴近中国。自1912年起,中国广东省政府的教育部门要求香港华校向国民政府注册,同时使用与中国大陆相同的教材。入读香港注册华校的学生,亦可免试入读中国学校。

新港两地华校受中国教育制度影响,令殖民政府忧虑,中国民族主义和反帝国、反殖民思想会否因而藉此输出,故此新港殖民地政府都希望加强控制华校,以维持殖民地稳定。

新加坡拥有多元种族社会结构。(路透社)

新加坡──三族交融的土地

新加坡与香港的不同处,在其多元种族社会结构:新加坡有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等主要族群,虽然马来人是新加坡的“原生族群”,但华人却占人口大多数。1874年,英国人与多名马来苏丹签订条约,某程度上确立了马来人“大地之子”(Bumiputera,或译“土著”)的地位。这份条约对新加坡影响颇深。

英国人偏重马来人的政策,为华人与马来人的种族冲突埋下了伏线。二战期间日本占领新加坡,加深了两族群之间的矛盾;战后新加坡华人民族主义意识高涨、同时马来人视华人为外来者,因此华人与马来人皆视对方为敌对的“他者”。

为消弭族群矛盾,战后的新加坡政府需要从教育入手,重塑各族的共同体意识,并促进华人的本土意识、令他们从效忠中国转为效忠新加坡。但初期殖民政府强硬地以“去中国化”为目标改革教育课程,曾引起一些华人反对与不满。

1955年,新加坡举行了林德宪制确立之后、大部分议席经民选而非委任产生的重要选举。当时传统的亲英政党未能得到华人选民支持,最终劳工阵线胜选为新加坡执政党,并取得有限度的自治权。新政府成员大都主张反殖。劳阵为了博取华人好感,承诺加速去殖化,并提出一套“马来亚化”的新加坡“本土论述”,从而令本地华人易于接受课程改革。因政策尝试淡化中国的影响力,故此英国与马来人没有太多异议。

1959年,人民行动党在选举中大胜继而执政,他们延续“去中国化”的本土化政策方向、建立了我们现在所认识的新加坡。

新加坡值得学习 问题是学习什么?

建国前后,除地缘政治考量外,新加坡政府一直面对被马来人批评建立“小中国”的压力,因此推行华文教育之时有相当大的制肘、需要按马来半岛情况推行“本土化”教育。香港这方面的包袱较少,推行华文教育的过程也较顺畅,因此相较新加坡,香港华人有较强的“中国意识”。本书其实说明了,教育是政治的核心以及形塑身分认同从而服务政权需要的工具。

本书的历史比较,对香港有一点重要启示:

在新加坡的建国故事之中,发展本土意识是重要基础、不能抹煞的一环。

今天香港的论者,只看到新加坡的成功,却有意无意忽略其成功故事的起始点,同时在香港当下语境之中,本土意识被视为政治忌讳;可以说,香港流行的星港比较,只是一种选择性而非全面透彻的比较。

或会有人以这段星港历史比较,疑问若然香港中国意识较强,为何香港主权移交后仍有“人心未回归”的问题?只内向地凝视香港情况,这个问题不太易答,而这本书正好提醒我们,新加坡的经验能够帮助我们认识香港。

常有人提倡向新加坡学习,却忽视了发展本土意识是其成功的重要基础。(资料图片)

身分认同属个人选择,而不同地方的历史脉络,其实会影响这种个人选择。例如李光耀曾在《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说:

你以为你是华人,就可以融入他们;但不是这样的。你和他们已经很不同了,我们已经不一样了。就好像美国人和英国人之间,或者跟南非白人,是有不同的。还有澳洲人、新西兰人、英国人。

香港与新加坡曾为英帝国的远东港口城市,双城历经英治、混杂东西文化后,世界观自然容易相近,这就意味星港人与中国大陆人不会因为所谓同种,就会自动成为高同质性的族群;事实上,即使在中国大陆内部,也不乏族群意识的分歧,广东与湖南人,就曾有过独立主张。这本书为我们留下了两个延伸思考──族群如何构成?港口城市有何独特性格、发展了怎样的一套的世界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