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情势已变迁,言行皆艰难

leave a comment »

王江雨(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法学院副教授)     2016-9-2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ac2db10102wd4x.html

对本来已经全面发展的中国—新加坡关系来说,此事可谓晴空上一片阴云,如果不善加管理,难免有扩大的趋势。

一、

事情闹大了。这三篇文章讲述在委内瑞拉刚结束的第17次不结盟首脑会议上发生的一个不明不白的过程:(1)《环球时报》披露新加坡挑南海话题的报道:《不结盟运动首脑会闭幕 新加坡不顾反对妄提南海仲裁》;(2)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先生致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先生回应《环球时报》的报道;(3) 胡锡进给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的复信。

环球一开始的报道本身是明显的一面之词,而且行文对新加坡的敌意相当重,算不得信文。罗胡两人的互相致函各说其理,但文短意长,也不能披露完整的事实。这事情到底怎样,还是一个罗生门。

我猜想这事情的过程是这样的:东盟(不管是在谁的推动之下)起草了一段关于南海问题的文字,要求把这段文字加进最近在委内瑞拉不结盟峰会的最后文本。文字内容如下:

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重申,呼吁按照国际法公认的原则(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联合国宪章》),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在南海的所有主权和领土争端,而不诉诸武力和/或武力的威胁。

在这一背景下,他们敦促所有各方全面有效地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维护和增进相互信任和信心,在其行动中保持自我克制,并迅速开展工作,争取早日通过有效的行为准则,以助于促进该地区的国际和平与稳定,以期为所有争议问题的最终解决创造积极环境,正如2016年7月24日老挝万象第49届东盟外长会议联合公报第2段所述。

他们表示,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够保持克制,不采取可能破坏地区和平、稳定、信任、信心的行动。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都对南海近期以及当前的发展态势表示严重关切,也关注了一些部长、领导人对该地区内填海造陆和活动升级的关切,包括军事设备的增多和对南海前哨的进一步军事化的可能性。这些活动已经削弱了互信和信心,加剧了紧张局势,并可能破坏地区和平、安全和稳定。

他们强调所有活动中非军事化和自我克制的重要性,包括可能使南海局势更加复杂、和让紧张局势升级的填海造陆活动。

他们重申了共同维护南海和平、安全、稳定及国际法中公认在南海自由飞行和航行的权利的决心和重要性。

为此,他们欢迎各方在2011年7月在巴厘岛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后续行动指针达成的共识,以及于2012年11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签署10周年之际在金边召开的第15届东盟-中国峰会发表的共同声明。

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也欢迎于2016年7月25日,中国和东盟国家外交部长发表关于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联合声明。他们也肯定了东盟—中国对话会通过协商所取得的积极成效,欢迎以东盟主导的论坛为平台定期交流意见,并鼓励继续开展这些活动。

各国元首或政府首脑欢迎“早期收获”成果,包括外交部门间应对海上紧急事态热线。他们积极评价了2016年9月7日在万象举行的东盟—中国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纪念峰会以及2016年6月8日在越南下龙湾举行的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17次联合工作组会议及2016年6月9日第12次高官会。

这个要求被委内瑞拉拒绝了。大概委内瑞拉也以主席国的特权在多个场合拒绝或打断东盟代表就这个问题的发言。《环球时报》的报道称:

有知情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在磋商过程中,有不少国家发言,明确反对强化涉南海内容,此时新加坡代表表现得气急败坏,对反对其企图的国家的立场冷嘲热讽,甚至在争论中出言不逊,对立场公正的国家的代表恶意攻击。不仅如此,在外长会及其后,新加坡不断节外生枝,公开挑战委内瑞拉作为主席国的裁决,再次遭到不少国家明确反对。许多与会代表对新加坡不顾不结盟运动团结,公开挑战不结盟运动决策程序及惯例做法表示不满。新加坡出于一己私利,在磋商和会议中反复纠缠,多次拖延会议进程至深夜,也引起各国反感。

这种指着鼻子骂的文字,看起来显得不太可信。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自有自身立场,但也不至于如这段文字所描写的那样上蹿下跳。不争房子不争地的,还没有啥把握能实现目的,新加坡犯不着这样干啊。如果新加坡有这个心思,最有把握达成一个谴责中国的文本的场合实际上是东盟峰会。但据公开资料,刚结束不久的东盟峰会上,中国与东盟还算相谈甚欢,达成了好几个谅解,并没有谁指责新加坡从中破坏啊。

我们必须指出的是,南海仲裁案的裁决出来后,新加坡官方的反应,总体上是比较温和的,很多人设想的新加坡发出措辞强硬的声明来督促中国遵守裁决这件事,并没有发生。李显龙总理访问美国时,在回答记者问题时仅仅是说,裁决“强有力地定义了各方的诉求”,这实际上是一句客观描述,因为且不论裁决是否真的在法律上完全站得住脚,它至少对各方的诉求和相关的法律做了清楚的陈述。李显龙同时还说,对大国来说,不遵守此类裁决也是可以理解的呢。

但可以想见的是,如果东盟在这次不结盟首脑会议上就这个问题达成共识,那么东盟国家势必要为将这段话纳入会议的最终文本而奔走呼号。作为东盟重要成员的新加坡,也必然要在各个场合为此发声。新加坡的声音,在这种场合也会相当引人注目,可能盖过了其他东盟国家的声音。事实上,如罗家良大使所指出的,针对主席国拒绝东盟更新文本提议的决定,其实是老挝代表东盟提出了抗议。

二、

从新加坡的角度讲,未必喜欢这个裁决本身(尤其是关于岛屿定义部分),但有必要坚持其自身的基本立场,即(1) 维护国际法的权威;(2) 南海和平稳定;(3) 东盟团结。东盟要加入不结盟首脑会议的文本,在新加坡看来,正式体现上述基本精神的。更何况,这段文字并没有提及中方甚为忌讳的南海仲裁案。如罗家良大使所说,新加坡坚持的是“原则性立场”:

与《环球时报》捏造的说词相反,新加坡代表团从未在此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提及南海或仲裁结果。新加坡始终秉承着原则性立场,发言支持东盟的共同立场以及捍卫不结盟运动的原则和惯例。新加坡相信,若不结盟运动的原则被动摇,将不利于不结盟运动的团结、公正性和未来。

简言之,如果东盟达成一致,新加坡必须为了推广东盟的立场而鼓与呼。

但是也可以理解的是,在当下的环境中,这种原则性立场与中国对此事的原则立场有着结构性的冲突。对中方来说:

  1. “南海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中方也已经开始克己复礼,回到与相关国家双边会谈的道路,最近与菲律宾和越南关系都有改善迹象,这时候,最讨厌有人再拿南海问题说事。对于喋喋不休的日本,中方已经给予了实质性的初步报复。 
  2. 对于不结盟首脑会议这种发展中国家主打的场合,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领袖或者至少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向来是颇有话语权以及一定的道义感召力的。东盟提出的更新段落,虽然没有提到南海仲裁案,但显然对最近的填海造陆和南海军事化的行为颇有谴责之意,用词不轻,意在中国。中国如果让这段话写入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峰会,作为首脑们的“共识”发表出来,会自认为是外交上一大失败。

三、

此事值得玩味的是中国外交部的反应,以及《环球时报》这个报道的出台背景。

首先,环球的新闻报道用词相当狠,是指名道姓的警告了。虽然很多人对环球颇有微词,认为这就是一个爱胡编乱造靠煽动廉价民族主义情绪自我贩卖的小报,但必须记住,中国仍然是个“外交无小事”的环境。一个官媒,如此针对一个主权国家指着鼻子骂,更可能是看到某种信号或者得到某种授意。我们也必须指出,中国网民很多人对新加坡不满由来已久,但多见于网文,但在政府正式媒体上对新加坡的指责,以前基本是不被允许的,是从最近一年多才开始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信号。

此外,中国外交部的反应,印证了它是认可环球的报道的。见下:

2016年9月27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中方媒体报道,在日前结束的第17次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中,新加坡等极个别国家不顾众多国家明确反对,坚持要求在会议成果文件中强化涉南海内容。新方近日表示有关报道不符合事实,毫无依据。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注意到媒体有关报道。

不结盟运动并非讨论南海问题合适场合,其会议成果文件应根据不结盟运动长期坚持的协商一致原则,体现所有成员国的共识。事实很清楚,极个别国家坚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关涉南海内容,但这并没有得到不结盟运动绝大多数成员国的赞同,有关内容也没有反映包括中方在内的南海问题相关方的共识。

在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当前南海形势正朝着积极方向发展。中方希望有关国家切实尊重中方立场和与东盟方达成的有关共识,秉持客观公正立场,为中国—东盟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和南海问题妥善处理做出建设性的贡献。

问:关于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相关内容的一系列报道,是否会影响新中之间的友好关系?

答:去年中国与新加坡确立了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我想强调的是,在涉及双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中新应该相互理解和尊重。

四、

对本来已经全面发展的中国—新加坡关系来说,此事可谓晴空上一片阴云,如果不善加管理,难免有扩大的趋势。跳出此事来看本地区国际关系的新情势,可以得出以下观察:

  1. 中国在本区域的强势崛起,可能已经到了迫使周边国家重新调整自己的对华政策的阶段。以前韬光养晦的时候,可以容忍周边国家的“冒犯”,但现在这种容忍度越来越小了。当然,从中国的角度来讲,并不是要周边国家选边站,但至少你不能明确选我的对手一边。 
  2. 但是对于新加坡这样的小国来说,依赖美国的安全保护和美国所维护的国际体系(包括国际法),既是眼下的利益,也是大义所在,并不会轻易改弦更张。 
  3. 在这种情况下,在一些问题上友好合作,一些问题上对抗冲突,将会是新常态,各方在其中互相博弈,互相调试,直到新的平衡出现。 
  4. 正如一百年来全球化并没有防止世界大战一样,单靠经济合作,没有安全架构的共建,国家间是很容易出现难以调和的矛盾的。未来的中新关系,如果只重经济,阴云可能会时时浮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