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当国家求生“恐惧”不再,何为新加坡威权政治的核心支柱?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6-9-27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49978

近年的转变,反映执政党的认受公式效用已不如以往,社会中各种共有“恐惧”正在淡化、国家中央集权的必要性开始受到质疑。
民众或则认为国家经年未来发展,像共产主义思想盛行、种族冲突的威胁已今非昔比,对社会的控制可以松绑;或则认同国家生存基础薄弱、恐怖袭击的威胁仍然存在,但慢慢地多了人认为威权政治不是唯一出路。

位于新加坡的莱佛士像。Photo Credit: corbisimages/达志影像

自1966年起,每年新加坡总理都会在8月国庆期间发表政治演说,述说国家未来发展要点,这已成为新加坡的政治传统。在1990年退任新加坡总理之位前,李光耀历年的演说都有几个共通点:

第一,提及各种经济发展策略,包括如何吸引外国人才、重整国家经济结构、提高国家生产力、参考其他国家例子增加国家优势(例如1982年提到,工业学习日本,国防学习瑞士)、管理新加坡工资水平、新加坡值得发展的行业(如造船业)等,这都旨在提升新加坡在世界中的位置与价值。

第二,不断提醒国民世界没有免费午餐,不能松懈与任意冒险、要律己奋斗与具适应力、降低生活期望,否则新加坡难以生存;分析国际形势对新加坡的意义,例如1990年演说,用上大篇幅分析波斯湾危机对世界局势与新加坡的意义。

第三,解释为何政府需要有发展主导角色,例如1974年与1985年的演说分别解释,为何政府提高公积金缴交率,原因是如果新加坡人自愿储蓄、而不是透过公积金制度被强制储蓄,他们就会如香港工人一样,“手头上有很多现款可花,这造成长期的消费。他们租赁狭小的房子,要给房东缴付高昂的租金。他们拼命购买大量衣物、鞋子、家具、电视机……他们没有重要的或永久性的资产可以展示”。公积金既方便新加坡人成为屋主,政府亦可利用公积金投资,增加国家财富,减轻外围经济波动带来的影响。

李光耀亦不时提及香港,以对照新加坡的发展状况。例如早在1967年,李光耀便提到“香港的人口密度虽然比我们多……可是生活水准比我们低了一半”;1988年李光耀解释政府语言政策时,指新加坡的危险,在于“有太多以西方的英文为第一语言的东西……但若是个伪西方社会,那就如同一个假货,那就是一场灾难了”。香港却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原因是“在香港,英国的西方影响只在表面。香港上层人士懂英文说英语,但是香港仍是一个说中文与说广东话的中国价值观的社会……他们不必担心被西方文化淹没,也不必担心原本的文化会被取代。”

这些演说,反映李光耀信奉的是实用主义;1965年,在宣布星马分家、新加坡独立的记者会中,李光耀如此解说实用主义:“‘那么,不管新加坡政府是社会主义政府或其他,是非共或反共政府,它必须与魔鬼贸易为其人民谋生计以求生存’。为了生存,甚而与魔鬼贸易也在所不计。这就是现实,这是我的见解”。

Commuters pass by a signboard displaying a tribute to the late first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in a train station at the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in Singapore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国家与社会互动下的政权认受性

好些学者(如Steven Levitsky, Lucan A. Way, William Case)认为,新加坡是有选举缺民主 (elections without democracy) 的选举威权政体 (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虽然政府经选举产生,但社会各种自由(例如集会与言论)仍然受限。执政党强大的意识形态与选举操控能力,使选民角色被动,选举难以出现政党轮替、实现民主化。新马被视为这类政体的范例,两国执政党已长期独大数十年。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者史莱特 (Dan Slater) 在其近作分析,威权政体能否延续,关键在于社会上不同精英是否有着共同恐惧、忧惧社会稳定不能维持、因而愿意赋予国家更多权力主持大局。这种社会恐惧心理,正是过去新加坡威权政治的核心支柱。

关于“恐惧”如何成为政府认受性的重要来源,德国学者奥特曼 (Stephan Ortmann) 曾作相当详细的分析。执政党一直在强化国民的危机意识、从中建立国家守护者的形象赢取支持,并通过选举得到认受。关于国家危机的论述有五类:

一、共产主义思想在社会散播,会触发草根动乱;二、种族冲突;三、新加坡被迫独立,国家细小,没有资源与腹地,经济生存基础薄弱;四、恐怖袭击;五、民主制度会鼓吹个人主义、撕裂社会。内容重点是,国家很脆弱,要生存就不能出错 (no error margin),为此权力必须收紧。这些论述深入民心,怯于冒险与害怕失败 (kiasu) 慢慢变成国民性格的一部分。

政府所拥有的社会舆论影响力,造就了执政党的选举优势。新加坡学者陈思贤 (Kenneth Paul Tan) 梳理了当中四个优势:一、拥有治国权威形象。社会言行受限、政府主导国家历史的书写,使执政党能有效地建立国家守护者的形象;二、选民心态不利反对党。选民既因政府强调生存与经济,而着重实利、政治冷感与保守,也担心政府能凭票上序号查出他们票投反对党而影响生活;三、反对党形象负面,既被认为治国能力与人才质素不及执政党,立场也不够鲜明,例如工人党自我定位为替代政党 (alternative party),而非反对党;四、有利的选举制度。例如,执政党可以决定何时大选、比反对党准备更充足。

亦有批评指,政府的选区划分 (gerrymandering),有利执政党较易取得国会议席。30但2011年的国会大选成了近年新加坡的政治“分水岭”。2011年大选后,奥特曼认为新加坡政治已起了重大变化,威权政治下的选举不再徒有其表、开始有实质竞争(competitive authoritarian regime)。

“恐惧”淡化 动摇威权统治

近年的转变,反映执政党的认受公式效用已不如以往,社会中各种共有“恐惧”正在淡化、国家中央集权的必要性开始受到质疑。

民众或则认为国家经年未来发展,像共产主义思想盛行、种族冲突的威胁已今非昔比,对社会的控制可以松绑;或则认同国家生存基础薄弱、恐怖袭击的威胁仍然存在,但慢慢地多了人认为威权政治不是唯一出路。例如近年开始有人提议,应改立专门针对恐怖主义的法案,取代应用范围更广的内部安全法 (Internal Security Act),以防政治打压,或至少限制国家使用该法的权力。

改变民众想法的,有两个因素:

一、时代不同。立国之初,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前景暗淡、充满未知之数,执政党的危机论述因而对公众特别有说服力。但当国家制度与运作开始成熟、发展成绩受世界称誉,社会对国家的需要与未来挑战便有不同理解、对旧有论述不无疑问。

二、执政党面临“执政困境”(perpetual performance dilemma),意思是威权政体专注于经济发展表现来延续政权,但过程却为社会问政的崛起制造诱因与条件。民众因为国家提倡知识经济、发展资讯科技、与世界接轨,眼界扩阔,刺激了思考,于是对执政者的国家发展目标与方法异议日多,一党独大愈加困难。社会问政意识崛起,使反对党形象不再负面,更多人才愿意加入,实力有了可观的发展,所以在上届大选能够挑战近乎所有议席。选民也摆脱了各种恐惧心理,敢于票投反对党。

2015年大选,执政党重新得到近七成支持率,但这并不代表执政党面对的社会问政压力已然解除,这只反映新加坡选民深受务实主义影响,在外围经济不稳定因素下,不敢冒险票投没有执政往绩 (track-record) 的反对党,这亦意味,如果外在环境合适,他们仍会票投反对党,对执政党加以压存、使之更为面向民意。

People attend an election campaign rally by the opposition Workers' Party in Singapore

即便如此,设想有天新加坡完全开放政治,执政党仍然享有优势;2012年,史莱特认为凭着过往亮丽政绩,新加坡执政党不难在政治竞争加剧的情况下继续赢得执政,且更重要的是,开放政治可以回应社会渐强的制衡权力要求,执政党可从中得到新的认受基础与更高威望,有利管治。

需要补充的是,现今新加坡管治精英仍然着意加强国民的忧患意识。2011年,李光耀回应这种忧患意识“是否压制政治异议的借口”时,他这样说:“如果我们有种族或宗教冲突,我们就会变成另一个贝鲁特(注:黎巴嫩首都)……我们必须为自己定位,鼓励列强在区域维持影响力和势力均衡,好让我们有最大的活动与自由空间。我们能像纽西兰一样安全,以至于可以连空军都不要了?”

line_divider

邝健铭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随后负笈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并曾在新加坡从事研究工作。着有《港英时代:英国殖民管治术》。文章散见于香港《信报》、《明报》、《亚洲周刊》、《阳光时务周刊》、《立场新闻》、Pentoy、Breakazine、The Diplomat、新加坡《联合早报》、马来西亚《当代评论》、台湾《风传媒》、《关键评论网》、中国《参差计划》等。

本文摘自作者的新著《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更多讯息请参考 www.enrichculture.com/publishing/index.php/–13996.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