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光耀回忆录》解读之十——无德、无功、无言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10-3

如此无德、无功、无言的三无“政治老鸨”,背负千古骂名的民族罪人,加上为日本法西斯服务,接受英国殖民部的培养,使民族教育消失,是为不忠;向英国殖民部和吉隆坡政权交出爱国者的黑名单,其中好多人还一度是朋友,是为不义;虐待残害政治犯,是为不仁。三无三不之徒,何以能成为伟大的政治家、战略家?一代哲人、一代伟人、一代巨人?何以能成为万民景仰的人物?

公元前549年,鲁国的叔孙豹出使晋国,晋国正卿中军将范宣子出面迎接,他问叔孙豹:“古人有句话叫‘死而不朽’,这是说的什么?”叔孙豹说:“我听说:‘最高的是树立德行,其次是树立功业,再其次是树立言论。’能做到这样,虽然死了也久久不会废弃,这才叫不朽。如果是保存姓、接受氏,守护宗庙,世代不断绝祭祀,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这样的家族,官禄大的并不能叫作不朽。” 这就是对于中国人的思想和人生追求有着重要的影响的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

从《李光耀回忆录•风雨独立路》看来,回忆录中对反抗日本侵略和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的共产党人和左翼提出了严厉的指控,称共产党和左翼所有的作为都意味着罪恶,可“罪恶说”站得住脚吗?反殖是罪恶,意思就是说,殖民统治就是正义的了。如此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妄称自己是“似乎变成了一个强烈的反英分子”的李光耀,其心志是如何混乱!

在日寇占领新加坡时期,连小学生都会参加卖花筹款,支援中国的抗战,数千青年响应陈嘉庚的号召,组成南洋机工,奔赴抗日前线,星华义勇军浴血奋战,许多青年纷纷参加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抗日军,已经19岁的李光耀,不参加抗日卫马的工作,只顾做黑市买卖挣钱,冷眼旁观日寇的暴行,还可以悠哉闲哉地看电影。不就说明李光耀并不是热血青年,毫无反抗邪恶势力麻木不仁之辈么?

反英殖民主义期间,又配合英殖民者的傀儡林有福政府,暗算反殖领袖和群众,回忆录中尽是对反殖力量的诬蔑。为了打击左翼领袖的声望,还编造林清祥和林福寿在狱中殴斗的谎言等等不义之事;更为荒唐的是,对林福寿的控状“其中一条罪状是虚构的,我被指控为8名华惹诽谤事件的学生之一,我说:‘真实的情况是,我并没有身为这8位学生之一的殊荣,事实上,我觉得能够被看成是当中一员就是件值得荣幸之事,但是,我并非8人中的一人。当时这8名学生在无答辩情况下获得无罪释放,而其辩护律师就是李光耀本人,他不就是如今囚禁我的那一个人?’”“看看这些所谓的罪状单,上面有着许多空空的留白,我问Judge Winslow这些留白有着什么的意思?他说:‘唉呀,这些就是罪状,由于这些都是非常敏感的内容,所以只可以让咨询委员会知道,但你不可以知道’。我说:‘天底下岂有这样的事,不知道自己的罪状又如何去进行辩护?’,我向他请教如何是好,他耸耸肩膀要说话,我于是质问:‘这岂不是在开司法的玩笑’。他回应说:‘这就是法律’。”?(2009年11月14日,林福寿医生在一个新书发布会上演说,2010年8月7日,新加坡文献馆)原本已被法庭宣判无罪释放的控状,李光耀本人还是辩护律师,却还拿来指控林福寿医生;被指控的人“但你不可以知道”,天下哪有如此滑天下之大稽之事?

《乐府诗集》:“桃在露井上,李树在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树木身相代,兄弟还相忘!”本意谓以桃李能共患难,喻弟兄应能同甘苦,故清代黄遵宪有诗云:“芝焚蕙叹嗟僚友,李代桃僵泣弟兄。”而李光耀呢?却对扶他上马的盟友长期折磨,搞得他们妻离子散,一些人终身逃亡,一家无法团聚,无法为父母养老送终,这是何等地残酷。林福寿医生更痛斥李光耀自以为廉洁:“在新加坡,我们有一个现象,那就是政府领袖自认有廉正,这廉正是用全世界最高的薪金去支撑,然而,对政治上的异议者和拘留者而言,政府领袖的廉正却是以全世界最长的监狱囚禁去维持。这两种廉正是不同的,就好像天和地的比较。有什么理由需要别人做出如此的牺牲去维护他的廉正与信仰?政府为什么要以如此的高薪去酬劳自己。这是当今新加坡政治现实里的一个不道德层面。”“到了今天,那个人民行动党要站立在道德的制高点,要求其他国家讲求人权,甚至于向缅甸要求释放他们的政治拘留者。但是,他们究竟有什么可以站立的道德制高点去提出这种要求?翻开他们的过往记录来看,他们所站立着的座墩里头充满了蠕虫和害虫。让他们先去忏悔自己的不光彩人权记录,之后,你或许才会有道德上的权力去抨击别人缺乏人权。”(2009年11月14日,林福寿医生在一个新书发布会上演说, 2010年8月7日,新加坡文献馆)李光耀何德之有?

李光耀不断掩盖其假反殖的事实,我们无法在二十多万言的《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中看到李光耀哪怕是一句痛斥英帝国的言论,只看到抽象空洞的一句话“似乎变成了一个强烈的反英分子”,可见,新加坡的独立,并不是李光耀向英国殖民主义者斗争得来的。新加坡的独立,方壮璧说是一个“怪胎”( 陈新嵘《对李光耀先生放手让李显龙总理面对国家难题的随想》)。这个“怪胎”的诞生,是在在野党全力反对以不平等的条件加入马来西亚联邦,导致暴乱,死伤多人,又因与吉隆坡政权口角不断,被逐出马来西亚,才被迫含泪宣布新加坡独立。在回忆录中,全书充斥的是李光耀与共产党人和左翼的“暴力”“颠覆”做斗争,从无一字提及反殖,似乎新加坡是处在共产党人和左翼统治下,是李光耀在与共产党和左翼进行殊死的搏斗,才取得新加坡的独立。

李光耀“暴力”不离口说明了什么?林福寿说:“无审讯的囚禁是反和平的行为,这是一祌暴力行为。他们并非在白天的时候礼貌的投帖拜访。他们在凌晨时分的4点钟。这个时段里一般正常的人都在睡眠,但却是政治恐怖分子与独裁者进行勾当的时机。一旦你被逮捕,你就面对各种名样的精神以至于身体上的酷刑。”(2009年11月14日,林福寿医生在一个新书发布会上演说, 2010年8月7日,新加坡文献馆)

林清祥有精辟的见解:“不必要对某个历史时期出现的某些暴动或暴乱耿耿于怀;那种脱离历史条件、某个历史时期的社会心理状态,妄自尊大或自欺欺人的所谓‘今天多太平,你们当年多乱’的说话,这显示了言者若不是无知,便是有意愚民以巩固自己。” (林清如《我的黑白青春•林清祥遗稿片段》)

事实是“五六十年代,学生运动与职工运动是反英殖民主义运动最坚强的两股力量,说它们是反殖先锋并不为过,没有取得他们支持,不会有今天的行动党政府,没有他们的牺牲,英国人不会退出或这么早退出,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新加坡,怎样分裂与削弱这两股力量是最重要的战略之一,逮捕这两股运动领袖,基层领导人及封闭他们的组织是削弱与瓦解这两股力量的方法之一。”(林清如《我的黑白青春•林清祥遗稿片段》)

李光耀替英国人完成了扑灭反殖主力的任务。“李光耀先生等人‘进入政治’,也明显不是什么‘反殖民主义’,而是为了给英国殖民统治‘接班’来反对反殖民主义的共产党。”“这方面的客观事实就是:正是共产党使到英帝国无法重建殖民统治,而它又无法对付共产党。所以,它只得舍弃百年殖民地家业,寻找一群能够集成它的反共大业的子孙后代。”(《方壮璧回忆录》)即使是“1954年4月伦敦宪制会议……李光耀所要看到的,是能够确保行动党执政又能控制左派的宪制安排,他也不愿看到马绍尔在争取自知、独立方面的风头比他还健。”(林清如《我的黑白青春•林清祥遗稿片段》)所以,国家能够得到独立,是经过前人,比如马来青年联盟、马来亚马来民族党、觉醒青年团、觉醒妇女会、农民协会、工人联合会、民主妇女联合会、新民主主义青年团、马来亚共产党等等的艰苦惨烈的斗争,为后来国家的独立披荆斩棘得来的,李光耀何功之有?

李光耀的多本着作,包括回忆录、讲演,除了语言暴力,以谎言和莫须有的罪名镇压异己之外,就是是世界奇迹般的相互矛盾叙述糅合在他那神奇的大脑之中,或者是带领新加坡走向富裕之路的自我吹嘘,没有一丁点启发人们智慧、指引方向、自我修养、开拓视野和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睿智的名言能够流传后世,谈何立言?

如此无德、无功、无言的三无“政治老鸨”(傅树介《说起2015/3/23逝世的李光耀》),背负千古骂名的民族罪人,加上为日本法西斯服务,接受英国殖民部的培养,使民族教育消失,是为不忠;向英国殖民部和吉隆坡政权交出爱国者的黑名单,其中好多人还一度是朋友,是为不义;虐待残害政治犯,是为不仁。三无三不之徒,何以能成为伟大的政治家、战略家?一代哲人、一代伟人、一代巨人?何以能成为万民景仰的人物?

历史需要真相,后人需要答案,历史的解释权总是随着人类社会意识的变动而发生转移,历史的真相往往不掌握在历史的解释者手里,如果仅仅将李光耀和左翼的斗争视为意识形态或者政治权利的斗争,那么很多历史细节将无从解释,为何镇压左翼从有组织的清洗变为后来无序的逮捕、追捕?为何非政治人物也成为了对付的目标?新加坡独立以来,持续到非理性地编造罪名如1971年制造了耸人听闻的“报业风波”,1974年陈华彪暴动、1987年 “马克思主义阴谋”的“光谱行动”、1997年邓亮洪案等等非意识形态冤案,1963年二二大逮捕及其后的历次逮捕是否只是一个偶然?

当我们细细探究这些问题,就会发现藏匿在历史最隐晦角落的东西:李光耀及其政权的政治品德问题。新加坡的独立和发展,包含了多少血腥和泪水!《李光耀回忆录》的满纸荒唐言,不断美化自己、鼓吹自己,把自己描绘成“民主”、“正义”、“正确”的象征,又饱含了多少左翼及其他爱国人士的辛酸泪!左翼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与豺狼共舞,为了维护那天地正气,为了争取那人间正义,谢太保、林福寿、傅树介、赛•查哈利……长长的一大串名字坐穿牢底,陈新嵘、黄信芳逃亡,有家归不得,和平后不能回返家园与亲人团聚,左翼人士背负了天地间的苍凉旋律,可谓是声声催泪,悲壮断肠!

多元和包容,作为人类发展应有的目标,也是历史的趋势。行动党政权至今不让被迫逃亡海外的人们回返家园,每间隔一段时间就举起破烂的反共旗帜,不知道这些历史的缔造者究竟是真的害怕“共产主义”卷土重来,还是害怕审视自己内心深处最黑暗的角落?

最近李光耀女儿李玮玲对其兄的当头棒喝,李家兄妹互掐严重损害了李家的神圣形象,已预示了行动党政权如果永远按既定方针不变,不和谐的噪音将会越来越强烈。未成年人已经敢于发出浓厚,后宫也已起火,民间就更不用说了。想一代又一代向下传,这样的事情那就只能是宇宙的奇迹。李玮玲兴许会被历史记上一功。

珠峰不表自高,大海无言自深。李光耀的后人应该将耳朵贴在地上,听听人民的声音,想一想今后历史会留给自己什么,就不必借什么纪念日再没完没了的造神,以鬼神来壮胆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