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失衡的均势政策:狮城外交奇迹为何褪色

leave a comment »

霍娜     2016-10-3
http://global.dwnews.com/news/2016-10-03/59773073.html

在大国介入地区局势之时,首先带来的后果并非保持均势的大国竞争,而是依附战略下域内各国纷纷站队带来的无可避免的地区撕裂——这同时也撕裂了新加坡赖以施展斡旋才能的外交舞台。这使得新加坡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奉行不移的“均势外交”政策因此而进入了一个异常凶险的阶段。

新加坡在外交领域取得的极大成功和其在独立后短短几年内就基本成型的独特外交思路,向来是外界在尝试探究“新加坡之谜”时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仅有700平方公里土地,四五百万人口的撮尔小国新加坡,在其1965年独立之初,还处于群敌环伺、随时可能遭别国武力吞并的极端被动境地,但此后的近半个世纪里,新加坡在东亚乃至国际舞台上享有与其国家体量完全不成比例的外交影响力,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如此不俗的外交成绩不仅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新加坡经济奇迹的结果,事实上,与新加坡同期或此后实现经济腾飞的那些国家和地区里,不乏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外交之路越走越窄的失败案例,而新加坡以小国寡民资质,在全球视野中成为充分掌握外交主动权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成就这一奇迹的,归根结底是新加坡对内的精准定位与对外的独特思路所致。

尽管自身国力极为有限,资源匮乏到了“除空气可以自给自足以外,所有一切都依靠进口”的程度,但新加坡自立国起,就明确了“绝不依附任何大国”的基本立场,更不打算走尽可能多地迎合周边大国,以图“左右逢源”的标准小国外交路线。对于新加坡来说,引导甚至操纵尽可能多的大国进入局势混乱、发展程度相对落后的东南亚,从而借助大国之间的相互竞争与牵制为自己争得更大生存空间,才是防御远比自己强大的邻国的唯一正路。

与新加坡同期坚持的经济开放及经济外交策略相互配合,均势政策在新加坡立国的前五十年里发挥了惊人的效果,英美苏各个超级大国在东南亚的对峙甚至局部战争(如越战)并未影响新加坡的全面腾飞,相反却成了新加坡顺势而上、赢得并巩固现今相对超然的国际地位的必要前提。在超级大国们的激烈竞争当中,新加坡在美国占据绝对优势时欢迎苏联,又在美国大败亏输之际支持美国,这种看似“两面下注”但却如履平地的外交奇迹的背后,则是新加坡巧妙引导局势,从而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外交主动权。

持续已超过半个世纪的“新加坡之谜”的谜底当中,具有开创性和典范性的均势政策势必是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当时代发展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新加坡却在继续执行均势政策时一再遭遇空前挑战。持续激化的南海危机最终将东盟、美国和中国都卷入其中,域外大国如俄罗斯和印度也纷纷表露出空前兴趣。如果在均势政策框架下,由新加坡积极推动而建立起来的地区整合组织东盟的“入局”当然有利,中美俄印等国的插手更应属正中下怀,南海争端于新加坡而言,本应是新一次利用局势的机会——但现实却是,新加坡在地区局势中的转圜余地日窄,而其所依托的关键地区组织东盟,则时刻有彻底分裂之虞。

自南海议题逐渐主导了东盟会议以来,每一次东盟会议声明都陷入难产甚至流产,在大国竞争的大背景下,菲律宾、越南甚至印尼等国对美毫无保留,不惜充当美国的马前卒,仰仗着中国鼻息的柬埔寨、缅甸和老挝则一心与中国保持同一阵线,如此两极分化的立场与利益让东盟在事实上成了一个用于争吵的场地,而新加坡则夹在其中,发现自己陷入了空前的尴尬和被动境地。

均势政策是否已经过时?无论是对新加坡,还是对外界观察者来说,这种判断显然为时过早。但今天新加坡在外交上遭遇的困境,切实表明均势政策在其实际运用中已经出现了一定偏差。

真正致命的变化出在东南亚地区环境上。在均势政策提出并逐步发展成熟的那些年里,东南亚国家刚刚从殖民地统治下挣脱,其贫穷、混乱以及政治上的真空程度,都使得它们在大国的争霸过程中毫无话语权与抵抗力,新加坡的均势政策因此只需应对几个有限的域外大国。但在冷战结束以后,东南亚地区和解的推进和域内国家的稳定发展,使得在处理地区问题时,新加坡的诸多邻国们成为首先需要重视的因素,这直接导致均势政策在操作层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复杂挑战。

而与此同时,尽管新加坡奉行“不做大国附庸”的方针赢得了极大成功,但此举并未被它的邻国们所采纳。对于东南亚绝大多数国家而言,依附某个大国换取安全和政治保护仍然是外交第一要务,因而在大国介入地区局势之时,首先带来的后果并非保持均势的大国竞争,而是依附战略下域内各国纷纷站队带来的无可避免的地区撕裂——这同时也撕裂了新加坡赖以施展斡旋才能的外交舞台。这使得新加坡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奉行不移的“均势外交”政策因此而进入了一个异常凶险的阶段——尽可能多地引入大国以确保东南亚地区局势的平衡的旧策略,却带来了随时可能撕裂东盟、撕裂东南亚的新问题。

新加坡目前面临着艰难抉择,均势外交方针势必需要作出关键调整,特别是在其操作层面,但不与任何国家相捆绑的策略原本就需要空前高明的外交手腕,而对于本就在国家发展的多个领域同时遭遇相当困境的新加坡,要想在风浪中将这一微妙尺度拿捏得分毫不错,真可谓谈何容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