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周旋中美之间的焦虑

with one comment

郑学南     亚洲周刊 2016年10月16日第30卷4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75725012615&docissue=2016-41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与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针对南海问题笔战,冲击新中关系。新加坡周旋于中美两大国之间,希望各方遵循国际法则,并期望美国为主的大国继续在东南亚发挥影响力。

亚洲面积第一大国中国和最小国家新加坡,近期因《环球时报》与新加坡驻华大使针锋相对,使得两国长久以来的潜在矛盾浮上台面,引发各方不同解读,却也触及中国近年在一带一路大战略下的外交手腕,一方面对沿线周边国家许以丰沛的经济投资合作糖果之余,另一方面也持续以大棒子施压,特别在南海问题上,软硬兼施,试图影响东南亚诸国。

今年第十七届不结盟运动峰会在委内瑞拉举行,九月十八日闭幕后,许多争执依然在新闻媒体上曝光。其中《环球时报》在九月二十一日根据不知名消息,指控新加坡在峰会最终文件磋商过程中“执意要求塞入”关于南海仲裁案为菲律宾背书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由于多个国家明确反对未能得逞”。

这一篇千来字的报道前半部分以大量负面形容词描述新加坡在场内的行为,却由始至终没有写出任何“知情人士”的国家或人员身份,让人乍看以为在场国家无一个敢得罪新加坡,公开驳斥其不合理行为。

了解新加坡外交习惯的人均晓得,作为世界其中一个最小的国家,新加坡在外交场合极其重视纪律与规则,报道内容描述的“气急败坏”,“冷嘲热讽”,“恶意攻击”,“反覆纠缠”,让一些新加坡人读来瞠目结舌。

环时网站猛批星国亲美

报道后半部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为重心,再以南海仲裁案以来狮城的表现作结。虽然情节描述犹如电视剧情,但迅速在中国媒体及海外亲中媒体间传开。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二十六日去信《环球时报》,驳斥其“罔顾事实”,“胡编乱造”,《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随即以冷嘲热讽并带训诫的语气回应新加坡大使,指责“您的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做过头了”。罗家良再度回应反驳,环时未再表态,但网站上连日刊载“揭露新加坡真面目”的大量文章。

新加坡在双方交锋中反击指出,发给峰会主席信函要求将有关南海课题加入最终文件的是东盟轮值主席国老挝(寮国),其所代表的是东盟十国的共同立场。此外,与《环球时报》报道恰好相反,新加坡“从未在峰会上提及南海或仲裁结果”。罗家良附上英文原件信函给环时,但该报始终不见刊登,读者因而不知这一真相。

这期间,中国外交部公开呼应胡锡进,不点名指“极个别国家坚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关涉南海内容”。

事件在中国媒体引发针对新加坡和总理李显龙的大量“追杀”文章与口水,但狮城方面在上述来回之后,官方与媒体均加以冷处理。

对熟悉新加坡外交立场者,中国舆论追问新加坡因何“表里不一”是近乎无知,也一厢情愿。此事可从三大方面去理解。

首先从大环境去看,狮城官方多次在公开场合重申立场,希望各方遵循国际法则,尊重自由航行,理由很清楚,即作为小国,只有要求大家遵循国际法则,才能确保新加坡的生存与获得公平待遇。此所以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虽不是声索国,但非常积极通过东盟的平台推动落实“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 (DOC) 同“南中国海行为准则” (COC) 。

新加坡认为现今南海局势由于缺少规范,在各方敌意加深之下,极易擦枪走火,更迫切需要通过谈判制定航行与行为规范,稳定局势,也符合仰赖贸易极深的新加坡利益。

基于此背景,中国坚持其“九段线”主权立场,不愿谈判,却未定义“九段线”以内是否全属中国主权范围?如是,则东南亚国家出入自家门口均需中国同意?至少,若东盟默认了中国主权,则随着中国对岛礁持续的扩建,其武力之强大,足以封锁航道,显然令人难以接受。中国对此不愿接受国际仲裁,更使得南海问题无法厘清。这才是新加坡与东盟相关国家的最大疑虑,也是新中两国分歧的最大缘由。作为东盟发起国之一,狮城因此不可能在此课题中支持中国立场。

借美日实力吓阻邻国

其次是地缘政治关系。审视当地国情,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一再表示中立,乃是承袭李光耀时代的一贯立场未变,即希望美国为主的大国继续在东南亚发挥影响力,也希望日本的经济实力得以在该区域延续。但这样做并不直接因为中国的关系,更大也更早的原因,其实是借助美日实力与大量外国投资,吓阻两大伊斯兰邻国印尼与马来西亚。

这一思维有其现实意义同渊源,美日对新加坡没有领土野心,也不可能影响华人为主的社会成员,此点与马来民族为主的邻国不同,况且美国与新加坡执政人民行动党同属资本主义思维和英语文化,在许多国际事务上更有默契。这不是对西方的“叩头外交”,而是国际关系上一种比较自在的相互利用。中国舆论若期待狮城亲中,乃不切实际。

第三,则与其国内民情相关。二次大战以降维持了数十年的国际秩序,随中国崛起并积极扩大影响力而开始动摇。虽然知道形势比人强,但狮城政府可能希望拖慢这个秩序的改变。

理由?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大国,意识形态与东南亚非常不同。而中国政府近年意图影响东南亚华人的心态明显,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去年被指公开介入马国政治,维护华人权益。在中国和部分大马华人看来这是好事,但也被批评不利大马华人在国内长远的处境。

对语文与文化更敏感的新加坡来说,中国发动舆论讨伐的做法,更有“居心叵测”之嫌。有观察家指出,中国媒体的言论明显夹带着影响狮城华人的意图,少数仍怀有中国情意结的当地华人,也指责李显龙和新加坡不自量力,勾结美日,刺激崛起的中国。但他们并不了解新加坡本身的完整立场。

影响狮城中国新移民?

除了少数当地华人,可能受影响更多的是中国新移民。虽然数字不公开,但当地研究者估计,除开台港与马国华人,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可能已达五十万人,其中不少对北京政府仍具一定向心力。因此《环球时报》之类的广泛宣传,即使被指捏造,亦可能影响一部分人观感,长远不利于国家的团结。

这三大层次的理由存在已久,但狮城官方能宣之于口者唯第一项,其余两项牵涉对邻国与本国的敏感议题,只得哑巴吃黄连,学界与传媒亦苦于受控制,不得着墨发挥。

据知,亦有政界人士相信,《环球时报》此次挑新加坡下手,或与中国内部政治有关,中共六中全会在即,人事纠葛严峻,新加坡很可能做了某一方的“代罪羔羊”(方便的目标)。这点是否也与香港处境类似?

新中建交四分之一世纪,友好之中经历不少风波,其实相当了解对方,但彼此的传统国际纽带与由地缘衍生的立场,不可能因族裔或血统关系而轻易改变,狮城作为小国,站稳立场不轻易摇摆很重要,但这或也注定不时会出现的摩擦与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line_divider

新加坡外交决策与智囊

新加坡外交事务由李光耀开始,总理即亲自掌握,小国内阁成员不多,核心决策人数屈指可数,由于政府领导经常出访,对国际事务娴熟,可充分有效判读外交团队的回馈意见。外交部长人选一般长时间固定,决策也稳定。

在对华事务方面,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有三十年历史,主要任务是提供官方政策分析报告以及学术研究,现任董事会主席为王赓武,所长郑永年。

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以亚太地区的安全和稳定为研究重点,包括国防战略与恐怖主义。在全球智库评选中被列为亚洲第三,仅次于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

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成立十几年,与美国,英国和法国研究机构有合作关系,主要透过教学培养具备国际关系视野与公共决策能力的硕博士生。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中国领导层对谁在不结盟组织里发言的事应该是一清二楚的。他们利用环球时报指责新加坡,只是“指桑骂槐”罢了。双方长久以来默契十足,只要这种叫骂维持在低层面,无伤大雅。到最后,高层才出来誊清,什么事都没了。而环球时报其他对新加坡的虚假负面新闻,只是要显示与民间的互相呼应,让其他国家感受到得罪中国,将会面对的后果。
    但是,事件了结时,环球时报将面对虚假新闻的尴尬。

    非政客

    十月 8, 2016 at 11:14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