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你的语言,我的特权──新加坡政府对待方言的态度

with 13 comments

王昌伟(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2016-10-16
怡和世纪 2016年10月–2017年1月号 总第30期

在他们看来,新加坡人的语言、文化和身份认同,是可以,也必须通过行政权力去塑造的,而且也只有政府有权决定怎么做。方言虽然是年长国人的语言,但使用的空间,却是由政府希望他们听到什么来决定的。政府的思维很简单,我是否要用你熟悉的方式跟你说话,是我的特权,是视我的需要,而不是你的需要而定的。

2016-10-16_022456

近日网络上流传一首歌名叫《吃饱没》的福建歌曲的音乐影片,是政府赞助新传媒针对乐龄人士所拍摄的一部方言剧的主题曲。据媒体报道,政府的目的是向年长国人传达政策的内容,让他们了解和他们的切身利益有关的各种资讯。这样的用意,从单纯的民生角度来说,自然是好的,新加坡政府通过制作电视连续剧来进行政策宣传也不是头一遭,但要全面了解政府这次的举措,我们就必须从1979年开始推动讲华语运动以后,政府限制方言的使用讲起。

讲华语运动与方言的消失

当年政府推行讲华语运动的目的,用当时的口号来概括,就是“多讲华语,少说方言”,针对的是方言。一代人以后,当方言不再是华族的主要用语后,讲华语运动的重心才转向鼓励更习惯以英语交流的华人接触华文。

当年政府宣布推广讲华语运动后不久,原本以广东话原音播出的香港电视连续剧,很快就变成是华语配音播出。我记得很清楚,当初观看的第一部以华语配音的连续剧是郑少秋主演的《倚天屠龙记》。

当时年纪太小,不太能明白这个改变对社会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可是当越来越多的老人家无法用自己熟悉的语言跟儿孙沟通的时候,我渐渐发现,有一些本质性的东西就这样失去了。

不同时期对于限制使用方言的不同论述

过去政府要人们“多讲华语,少说方言”的目的,是为了要消除各个方言群之间的隔阂,为新加坡华人打造一个共同的语言。回溯历史,不同方言的群体之间的确会形成各自的帮群组织,但跨帮群合作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尤其是在建国以后,即使在讲华语运动开始以前,新加坡华人更多时候是以新加坡人,而非福建人或广东人等等为身份认同的基础。

在我家,虽然外婆只会讲福建话,而祖母只会讲海南话,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结为亲家。我父母亲,还有我这一辈的华人,许多都通晓好几种方言。因此,如果说政府推广华语是为了加强新加坡华人的凝聚力,那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我。

近年来,由于社会语言习惯的改变,政府已经不从消除不同方言群体之间的隔阂入手,而是改变论述的方式,试图说服希望看到方言政策改变的国人,接受放宽方言的使用会妨碍华人母语的学习这个理由。

记得在一次《联合早报》为了庆祝建国五十周年而主办的对话会上,一些与会者希望政府能考虑放宽媒体上方言的使用。当时任教育部长的王瑞杰以流利的华语回答时,却把焦点转移到教育上。他说有一次他在上海搭乘德士,问司机会不会说上海话,而司机告诉他,现在上海的年轻人很多都不会说上海话,而年长一辈也认为,在学校应该学普通话而不是上海话。同样的,在新加坡,我们也不应该让方言的学习来干扰年轻一代对母语的学习。

这样的认知,实际上是延续建国总理李光耀关于一般人的语言能力有限,能同时兼顾几种语言的人少之又少的观点。2009年,时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的徐芳达,在一封公开批评一名南大学者有关语言学习的看法时,就以强烈的语气说:“许多新加坡人现在都能很流利地讲华语和英语。任何一个新加坡机构或是南大提倡学习方言是愚蠢的做法,这必然会损害对华文和英文的学习。”

有些针对多语学习课题所进行的研究报告,的确是得出和徐芳达同样的结论,但和这个结论完全相反的研究成果也为数不少。另外,李显龙总理在2014年的讲华语运动开幕礼上,也以鼓励方言学习会影响双语教育的成功推行为理由,指民间呼吁放宽方言政策的想法不务实。

不过,从母语教育的角度回应民间希望放宽方言的诉求,似乎是答非所问,因为人们要求的,并不是要政府鼓励人们学习方言,而仅仅是希望政府不要过度限制方言的使用。

政府现在对于方言使用的态度温和许多

无论如何,李光耀以后的新一代领导人,对方方言使用的态度明显温和许多。李总理在那次讲华语运动的开幕礼上也说,政府不会干涉民间自发学习方言的意愿,例如许多宗乡会馆开办方言课程,政府也乐见其成,而且在必要的时候,政府也会利用媒体,以方言向年长国人传达重要的资讯。例如在SARS期间,政府就找了一些艺人,在电视上用方言进行说明和宣导。这次的《吃饱没》,也是同样的指导思想的产物。现任卫生部兼通讯及新闻部政务部长的徐芳达就说,政府是要以年长者最熟悉的方言和方式,传达重要的政府政策。

许多网民因此批评徐芳达,说他此一时彼一时,前后不一致。实际上,政府在这方面的思维并没有改变。政府在决定是否使用方言的时候,是以这样做是否有利于政府向年长国民传达信息为权衡标准的。换言之,方言虽然是年长国民最熟悉的语言,但他们是否能在媒体上接触自己的语言,却是视政府的行政需要而定的。

这其实是新加坡政府一贯对待文化和语言的态度。在他们看来,新加坡人的语言、文化和身份认同,是可以,也必须通过行政权力去塑造的,而且也只有政府有权决定怎么做。方言虽然是年长国人的语言,但使用的空间,却是由政府希望他们听到什么来决定的。政府的思维很简单,我是否要用你熟悉的方式跟你说话,是我的特权,是视我的需要,而不是你的需要而定的。

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政府于是成为所有语言文化的命运的最后仲裁者,而多年来,新加坡人也接受这样的安排。《吃饱没》的歌词中描述了年长国人退休后快乐的晚年生活,也许,只要一个社会富足安康,我们选择把一切都放心地交给政府去决定,并没有错。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究竟失去了什么?

13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在另一些种族不断移民进入新加坡的情况下,要兼顾这些缅、韩、日、菲、泰。。。等等的母语教育是不可能的,“华、巫、英、印四大种族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要让新移民能够好好融入我们的社会”,这将是教育部取消母语教育的最好理由。有这么一天,学校将全部以英语授课。要学母语,就要自己寻找补习班了!

    非政客

    十月 17, 2016 at 10:20 上午

    • 若以后在新加坡的混血家族多了,希望以后国民可以废除种族归类,能自由选择第二语言的课程 真正的实现多元文化的社会,那多好

      文明人

      十月 21, 2016 at 10:12 下午

  2.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天涯。
    吃饱没矣咖哩饭,香茗饮尽冻顶茶。
    影视剧,赏心遐,小品奇想散仙花。
    方言难忘寸草心,几句乡音卫室家。
    =====================

    德仁

    十月 20, 2016 at 10:50 上午

  3. 此度必要正本清源 汉语方言才是真正古汉语的延续 没有如当今北京语(现代标准华语)参杂这么多的比方的外国殖民侵者的胡言满蒙之语.

    新加坡汉族人的真正母语(第一语)是南方汉语方言,不是北京语(现代标准华语),那只是另一个外来语。

    文明人

    十月 21, 2016 at 10:04 下午

    • 文明人说的可是“汉语”?我有些看不懂!请问哪一种方言属于汉语?粤语/潮语/福建/海南。。 ?在新加坡,英语是不是“外来语”?

      非政客

      十月 22, 2016 at 12:10 下午

      • 闽语粤语都属南方汉语

        (语言学来说, 潮州话,闽南话/福建话,海南话都属闽语的方言)
        (还有,从语言学来说两语若有70%相近能通才是属方言,若不,是属不同语系)

        从这些南方汉语的家族千百年流传来说,北京语(现代标准汉语),英语(现代标准英语)都是近一百年才新进的外来语

        但从学术的母语定义(mother tongue,1st language,L1) 来说,只要您母亲在您婴童时与您讲的第一语码,就是您真正的母语
        (也就是你在做梦时的无意识语码)

        文明人

        十月 22, 2016 at 5:23 下午

      • 再进一步讲,其实从语言学来说,(不被政治语言所蒙)
        槟城福建话,新加坡福建话,棉南福建话,台湾台语,都是属于闽南话的方言.
        曼古潮州话,新山潮州话,是属于潮州话的方言。
        香港广东话,广州广府话,吉隆坡广东话,旧金山台山话,是属于粤语的方言。
        新加坡英语,美国美语,加拿大英语,印度英语,南非英语,澳大利亚英语,英国曼市英语,都是英语的方言。

        文明人

        十月 23, 2016 at 8:33 上午

  4. 答您最后的问题,我们究竟失去了什么?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根源、尊严、人权。进而我们失去了自由和民主。

    sgtmr

    十一月 13, 2016 at 8:12 下午

    • 逻辑上来说,我们祖先从东非迁移出来,经中亚,入印度,入缅甸,进东南亚,上南华,再上中原,再回流到南华,再回流到东南亚,这过程中已经转换很多的语言,宗教,被同化了几次了,以认同过几次的族群与文化了。看清楚后再用科学基因染色体论证,就会看得很开了。尊严就是人本身,语言,文化,宗教,族群,都是假的。

      我们的祖先是逃离战乱逃离不公正的社会,自愿来当英国殖民地的保护民的,他们认为这样生存才有尊严。
      我们不是要再建立另一个华人国家,或另一个马来人国家,或印度人国家,也不要做一个国际饭店,或他国的飞地或跳板。
      我们所建立的国家是英国文明的延伸,宪法是依英国宪法的延伸,司法也是英国普通法的延伸,教育,国防,情报,公共制度都是英国国家文明的延伸版。
      所以新加坡国族建立的第一语与普通话是英语文是很正常很自然。
      当然各族群可以保留自己的家族语文方言为第二第三语文的次文化,也是容许的。但要认清楚新加坡国族文化的主次之分,就不会再烦恼想不开了

      世界上最没有尊严的是亡国奴,就如我们的汉人祖先成为外国满清侵者的满奴。
      当今我们建立自己的国家能与东方各国平起平坐,不管我们国族的第一语是何语都一定要全力支持与效忠

      文明人

      十一月 14, 2016 at 12:15 上午

      • 有了这英语文的共同语,我国的各族通婚普遍,每年有近25%的高异族通婚,这是很鼓舞的美事,这样子自我育成的新民族就很自然产生了

        文明人

        十一月 14, 2016 at 12:36 上午

  5.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华(花)落知多少?
    ==================
    原自唐诗人孟浩然《春晓》。

    德仁

    十一月 14, 2016 at 10:01 上午

    •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此境界才是华夏古文明的大宗师的精神精髓,能够顺其自然,因大道环境的改变而能忘就忘,才是真正大道的自然人,能活在当下才是真正惜福的自然人,而不是一直活在自己想像的古回忆的不能快乐的一生害人害己。

      文明人

      十一月 14, 2016 at 10:36 上午

    • 魚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術

      古华夏圣人们都知道这世间的无常,顽固不化而不能快乐幸福,放下融入自然大道而天天快乐幸福

      人类就如鱼类,地球文化就是人类本生的文化,几百年后回头看谁还知道各部落的区域小文化呢?大同大道如潮水,区域小文化如在海滩上写字一般,

      文明人

      十一月 14, 2016 at 10:52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