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远程赌博豁免权的道德悖论

leave a comment »

纪赟    2016-11-1
http://www.sgwritings.com/112902/viewspace_156967.html

就实际而言,网络与普通博彩并无本质性的区别,但一旦以互联网为依托,前者就在便捷性、危害性、隐蔽性、跨国组织性等方面增加了监管的难度,也构成了对新加坡民众更大的威胁。因此我们要采取一种“务实而有效”的方法,来最大限度地消除赌博的危害,但不能“为名而丢实”。

10月12日,吴俊刚先生发表了《禁止不了的社会罪恶》一文来反驳新加坡基督教协会的声明,因此也借机稍呈愚见。

本地对于赌博乃至网络赌博的讨论,绝非新兴话题,多年前就赌场合法化已经争论良久,这次不过是旧话重提罢了。归根到底关键还在于,网络赌博对家庭与社会危害性有多大,并且很多人讳言的是它是否会给社会带来某种收益,并且是否大到足以平衡其缺陷的地步?如本地线下博彩业会带来游客、刺激经济并增加就业等,故决策者认为在有效管控下利大于弊。

而问题的另外一面则是,如果依然弊大于利,那么是否管控要好于全面禁绝呢?而吴俊刚老师显然支持后一观点。10月9日《联合早报》的社论引用了美国不成功的禁酒法案,也是说的同一个道理。

然而,这一说法却存有一个小漏洞,因为首先酒本身就危害性而言,根本不能与网络赌博相提并论,这个道理也正如吴先生所言,和网络赌博不能与毒品相提并论一样。不过,即使我基于道德与宗教的原因会下意识地反对这一政策,但这并不代表政府的这项决策背后不具某种合理性。

因为就个人而言,当然可以并且在很多时候应该放弃经济利益的得失考量,而要直接遵从道德乃至宗教理念的召唤。而作为一个需要照顾新加坡全体民众的政府,则应该脚踏实地从现实利益来计较民众的长远得失。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我们也可以从美国对远程赌博的立法反复中获得一点启示。网络赌博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极度肆虐,仅以美国为例,从1995年出现第一家线上博彩网站始,到2006年美国就有了超过2000家成规模的赌博网络公司,年营收超过了100亿美元。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 2016 在 4:24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