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在新加坡观察美国大选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亚洲周刊资深研究员)    亚洲周刊 2016年12月11日 第30卷 4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0564309830&docissue=2016-49

新加坡依赖美国领导的战后自由主义体系,但贸易保护主义的特朗普上台,他对新加坡发起的TPP嗤之以鼻,也未必持续“重返亚太”战略,假如美国不再重视东南亚,新加坡在中国面前的议价资本将大减。

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图:欧新社)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全球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把这现象和自己的处境对号入座,包括美国传统区域安全伙伴新加坡。选举前后,我基本上在新加坡度过,此间学者、舆论对选情自然十分关注,选后对新加坡有何影响,也被热烈讨论中。

新加坡经济发展模式与台湾、香港类似,一大支柱是国际贸易。对这类小型、外向经济体而言,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一直是本地经济发展命脉所在,而新加坡本身对国际经贸格局的结构性影响力又有限,因此长期以来,只能依赖美国领导的战后自由主义体系,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主要经济体,进行密切贸易往来。但新加坡对建构自身在国际制度的角色十分积极,除了成为东盟大脑,推动不同国际组织总部设立在新加坡,同时也是亚太区域合作机制的积极倡议者,不仅与域内各国订立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还长期致力于多边贸易协定建设。奥巴马政府大张旗鼓的泛太平洋经济合作协议 (TPP),原来就是新加坡等亚太小国牵头发起,美国才后来加入,可见新加坡这方面的前瞻性。

然而,特朗普在整个竞选过程中,一直表现出倾向贸易保护主义的立场,甚至在最后一场竞选演说中,指明“新加坡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令传统对美国保护充满憧憬的新加坡人大为意外。虽然特朗普本人对新加坡不见得抱有敌意,甚至不见得在点名新加坡前有做过认真研究,但他的立场毕竟暗示,或许会在正式就职后,改写现行的自由主义国际经贸规则。他虽然在当选后有不少弱化迹象,但始终对TPP就嗤之以鼻,坚持不会让其通过,令TPP的原发起国新加坡,可能成了“捍卫TPP之战”的对立面: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十月出访美国时,还一再向美国政府呼吁“TPP是检验美国对亚太盟友承诺的试金石”,暗示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如此出尔反尔,只会令盟友心淡。一旦缺少了美国参与,TPP将无法达成“升级亚太自由贸易准则”的宏伟目标,新加坡对剩下参与国的商品服务行业配套,也难免要重新检视。何况美国外贸政策对全球经贸格局有重大影响,而特朗普的不确定性,可能让全球各区域经济波动加大,新加坡也难独善其身。

担忧中国冲击既有规则

新加坡对特朗普总统担忧的另一个重要领域,即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持续性。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强烈依赖亚太区开放、稳定的海上航线,因此对“规则主导”(rule-based) 的区域秩序有强烈诉求。美国“重返亚太”之所以受新加坡欢迎,正是新加坡担忧近年来日益强势、偏好“实力外交”的中国,对亚太地区的既有规则造成冲击。以南海争议为例,新加坡本身并非岛礁、海域声索国,但在整个争议过程中,新加坡的姿态十分高调,其驻华大使早前还与《环球时报》主编进行了数轮笔战,却引起国内部分华裔一定不满。新加坡的立场其实非常明确,即将“避免武力”与“尊重国际法”两条原则摆在最首位,而这二者,正是新加坡在亚太地区维护核心利益的关键。一旦美国不再积极捍卫亚太区这些原则,新加坡就会变成出头鸟,这是不得不防的。

在过去,新加坡与美国在军事、防务上保持密切合作,美国的太平洋舰队频繁停泊于新加坡,新加坡也频频参与美军在区内的联合军事演习。这些防务合作和安全保障,都是新加坡用以进行大国平衡外交的资本。目前,特朗普在亚太的外交理念会否与新加坡相呼应,尚难判断,但在已公开的战略里,不难看到他本质上将战略部署视为生意谈判,只关心美国在其中获得的利益、和支付的成本,而不会太讲求国际理念和道义。特朗普在南海问题上,始终未有表达清晰明确的立场,似乎也是其讨价还价“国际生意”作风的伏笔,这就让东南亚诸国非常担忧;特朗普政府会否对新加坡一如既往地保持战略投入、恪守安全承诺,也是一个未知数。新加坡官方则可以向国民派定心丸,例如国防部长黄永宏在特朗普当选后对媒体表示,新加坡在过去向美军提供军事基地和停泊港口、派兵支援美军反恐战争等,为美国的防务做出很多贡献,相信美新防务合作会以“互惠互利”为原则进一步发展,对与特朗普政府的合作颇有信心云云。

不难看出,黄这番话正是从“谈生意”的角度,来阐述与美国未来的防务合作,强调美国的得利与新加坡的付出,以期正中特朗普下怀,因为新加坡毕竟和其他区域大国不同,不算是特朗普口中“搭美国便车”的头号代表。但假如特朗普有自己的计算方式,不看重东南亚,新加坡却难免要调整方针。特别是此前新加坡与美国在战略上的密切合作关系,或多或少引发来自中国的不满,尤其是中国民间对新加坡“沦为美国附庸、不与中国合作”的指责不一而足,假如美国不再重视东南亚,新加坡在中国面前的议价资本也将大为减少。对新加坡这样的小国而言,处于单一大国阴影之下,绝非其利益所在,而且是应该竭力避免的,因此争取美国停留在本地区,可谓当务之急。假如过去几年,新加坡的姿态令外交界认为偏向了美国传统精英的一方,现在特朗普上台,也许是时候适度钟摆,才符合小国生存之道。

贫富差距与移民问题

最后,是次美国大选过程中暴露的身份认同政治、阶层矛盾等社会议题,也令新加坡社会有一定冲击。民调显示,新加坡人超过六成倾向支持希拉里,特朗普当选让不少人大吃一惊,总理李显龙在特朗普获胜后发表在Facebook的“祝贺”语中,坦言是次大选正如六月英国脱欧公投一般,反映出人们对现状的不满、对重塑身份认同的渴望,他的受众除了是特朗普,似乎更包括国内同胞。毕竟这些影响社会政治生态的因素不止见诸欧美,也在近年新加坡社会中浮现:近年来新加坡社会贫富差距也在逐步扩大,本地社群对外来移民的观感也发生了微妙变化,这在李光耀逝世前的一次补选已有充份反映。但与此同时,新加坡对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模式、高质量的移民人口,都有结构性的巨大诉求,不可能像美国、英国那样变得完全受民意主导。如何平衡经济发展与本地社会福利再分配、本地身份认同和新移民之间的并存,就成为未来新加坡政治稳定的关键。不过特朗普式的政客始终难以在新加坡民主复制,因为新加坡法律对预防种族冲突有大量设计,执行得很严格,不少特朗普的话放在新加坡,早已是犯法言论,而放在新加坡身处的敏感区域环境,这些法规的功用却实在不能否定。在全球迈向动荡的大时代,新加坡依然是相对稳定、可测的宜居绿洲,已经殊不容易了。

(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副教授及全球研究课程主任、亚太研究所国际事务研究中心联席主任,《信报》主笔(国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