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中马军演新加坡坐立不安

with 3 comments

林友顺     亚洲周刊 2016年12月11日 第30卷 4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0564305072&docissue=2016-49

马来西亚与中国连续第三年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允许中国海军使用沙巴的亚庇港,以及大马购买四艘中国军舰,中国并在马六甲海峡兴建皇京港,新加坡对此坐立不安。

1480586848406sl_24947484c9417f651e9d53f1310600fb

马来西亚与中国军人日前顺利完成了四天的联合军事演习活动,这项命名为“和平友谊二零一六”联合军事演习是在大马半岛中部巴耶英达附近地域举行。演习以“人道主义救援联合行动”为课题,区分参谋部演练和实兵演练两部分,双方总兵力约三百人,中方动员一百九十五人,主要来自军委机关和南部战区。令人关注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也首次参与此次的军演。

马中“和平友谊”系列军演自二零一四年开始,这已是第三年举行,人们从中也可看出,两国军演正逐步走向更高层次的合作。一四年两国军队首次合作,双方仅仅是进行联合桌面推演,一五年两国选择在马六甲海峡及附近地区举行首次实兵演练。今年演习的目的是深化马中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加强两军务实交流合作,提高双方共同应对现实安全威胁、维护地区安全稳定的能力。今年的军演人数虽然比去年少,不过涉及军演的层次却更高。

驻港部队首次参加

这次的军演,集战略、战役、战术于一身,在参演兵力、指挥编组等方面实现多项突破。中方首次派出的驻香港部队兵力,与马方兵力混编,进行了室内战斗射击、丛林战斗激光模拟射击、丛林生存、丛林追踪等科目演练;而在参谋部演练部分,演习联合导演部、联合指挥部以及各个要素首次由中马两军人员完全混编组成,首次运用多国部队战术标准行动程序,演练联合指挥,这也是中国与“上海合作组织”以外的国家首次进行战略战役层级的指挥演练。今年的演习也是中国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后,军委和南部战区机关首次赴大马参演,也是驻香港部队首次走出国门参加联合军演,从中可以观察到两军务实交流合作正在不断深化。针对驻港部队首次出现在马中军演,中国国防大学教授李大光认为,这可能与香港的地理位置有关系,因为从香港前往大马更为便捷,此外,这也能进一步增加驻港部队军事活动和外事能力。

提升两军联合行动能力

中马军演中方导演、中国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战略战役训练局局长李维亚少将表示,联合导演部和指挥部两军人员融合混编、紧张作业,双方实兵部队对口编组、扎实联训,演练集中战略、战役、战术于一体,层次高、要素全、联合深、内容多,是一次高水平的联军联合军事演习。而马来西亚联合部队司令法兹尔中将就表示,军演提升了两军的联合行动能力,增进了理解互信。他说,演习不仅提升两军的联合行动能力与合作,更重要的是有助提升军队的专业性。

中共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与大马武装部队总司令祖基菲里及泰军司令部联合演习规划办公室主任西提猜,共同观摩了两军参演分队丛林生存联合演练,并视察了联演指挥机构。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司令员谭本宏等也参加了上述活动。房峰辉在军演上致辞时说:“我们一贯认为,没有什么比两国两军友好关系全面发展更重要,没有什么比共同维护地区包括南海的和平稳定更重要!”他表示,联合军演是拓展两军交流合作的重要机制,是提高两军实战化能力的重要途径,是两军联合应对挑战、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平台。他希望两军以这次联演为契机,继续携手并进,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共同应对海上挑战,共同维护海上安全,共同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

祖基菲里则表示,联演是双方合作的缩影,展现两国业已存在的友好关系以及互利合作的广阔前景,是中马双边关系不断加强的又一个里程碑事件。他相信此次演习将继续密切两军关系并提升两军友谊,对两国两军关系各个方面产生重要而深远影响。

突破两国心理障碍增互信

马中联合军演被视为两国突破心理障碍、增强互信的指标,在美国联手日本及部分东盟国家炒作南海课题,在南海与中国存有领土纷争的大马联合中国举行军演,意义重大。大马武装部队长期来都是获得英美提供援助与训练,对中国存有戒心,因此,虽然大马早在一九七四年与中国建交,两国军队迟至九零年代初才开始接触,并在九九年始签署军事长期合作框架协议,承诺在国防问题上达成高层合作。协议内容包括一项防御条款,提议双方在高层来往、考察研讨、军舰互访方面建立交流项目,并在军事训练、科研发展及情报共享方面建立合作关系。此外,该项协议还提议在两国国防工业合作中加入互访、展览、研讨及工作坊等形式,探讨合资或合作生产项目的可能性。

马中军事合作的发展一个令人感到有趣的现象是,当南海风平浪静时,两国军事合作进展缓慢,可是近年来当南海风高浪大,两国军事交往却见频繁。日本《外交官》杂志资深分析员洛克曼指出,基于历史渊源及其他因素,在东盟各国纷纷就安全事务与中国针锋相对的大趋势下,大马算是一个例外。他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今年三月在南海曾母暗沙举行的演习并未得到大马方面可见的公开回应,不论是大马首相还是外交部均未对此作出哪怕是最为敷衍的声明。”他说,就大马海军近海巡逻舰曾对解放军军舰进行监视并向其发出驶离该处海域警告的事情,以及大马官方或已循外交渠道向中方表示抗议的标准动作,公众更是一无所知。

东南亚问题专家卡尔·塞耶表示,中国及大马是在“战略合作伙伴”的高度发展双边关系。他指出,两国曾在二零零五年签署《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建立了正式防务关系,于一二年在吉隆坡进行了首次正式防务安全磋商,并在一四年举行首次联合军事演习。马中关系在马哈迪时代被形容为“水乳交融”,在纳吉时代更是让人看到大跃进,这主要还是国际与国内时局的演变造成。由于受到一马公司(1MDB)风暴所困,西方开始疏离纳吉政府,外资选择不来,庞大的财务危机迫使纳吉必须向中国靠拢;而资金充沛的中国为了打破美日的围堵,积极拉拢东盟国家,造成两国一拍即合。因此人们可以发现,在过去两三年来,马中关系发展得特别迅速。

二零一五年,中国海军司令员吴胜利率团访问大马。访问期间,两国达成协议,允许中国海军船只使用东马沙巴州的亚庇港作为“中途停留的地点”,以“加强两国之间的国防关系”。中国军用船只自一一年起就一直在面向南中国海的沙巴州附近海域十分活跃。自一三年以来,在卢科尼亚暗沙以及曾母暗沙附近巡逻并抛锚停留的中国海军及海警船只的数量也急剧增加。在中国努力扩大对南中国海控制的举措中,能够进入沙巴州的港口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海军的远大目标。中国海军在一三年八月首次访问亚庇港。随后,大马海军第二军区司令部与中国南海舰队司令部开始直接接触,大马国防部长希沙慕丁邀请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访问沙巴州的大马皇家海军基地以共同启动这一合作。

解决中国海军南海后勤问题

军事分析师认为,中国军舰能够使用亚庇港意义重大,这除了反映两国关系进一步深化,同时也解决了中国海军巡弋南中国海的后勤问题。亚庇港是大马最靠近南沙群岛的一个港口,虽然规模不很大,却能驻泊较大型的军舰,前不久中国海军郑和舰在出访活动中就访问过该港。从这里出发,到中国正在建设中的几个岛礁的直线距离大概在四百公里左右,要比西沙或者海南岛基地近得多。虽然两国协议主要是供中国海军船只用作补给维修之用,而不是作为中国海军南海巡逻的日常使用港,但这已足够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海警和海军舰船,坚持常年在南沙海域执行维权任务,根本没有合适的后勤支援地点,如果需要补给维修休整,除了返回西沙或者海南岛、湛江和广州的基地之外,没有其他选择。但要返回这些基地来回至少一个月时间,遇到紧急情况根本无法支援。现在有了亚庇港,中国海军和海警的船舶只需要大半天时间,就能航渡到该港口,遇到紧急情况还可在同样时间内赶赴现场,便捷得很。

亚庇港握马六甲海峡咽喉

最令其他国家感到担忧的是,亚庇港口地处美国在菲律宾的苏碧湾和在新加坡的樟宜海军基地之间,还能扼守马六甲海峡的东口,显见其地理位置之重要。而且,在日本获得使用越南金兰湾基地之后,其欲对中国海军在南海的活动构成牵制的战略,也因为中国获得亚庇港的使用权而大打折扣。大马允许中国使用亚庇港所传达的另一个重大信号是,东盟主导国里面一个主要国家支持中国的南海政策。

此外,大马最近也宣布向中国购买四艘军舰,其中两艘在中国生产,另外两艘则将在中国的协助下在大马生产。大马武装部队总司令祖基菲里直言,大马民众的心理和思维传统上倾向西方,但是时间越久就越明白,西方并不意味着更好。西方生产的武器和装备本身就很昂贵,而维护费用更加昂贵,迫使亚洲国家领导人转向其他方向,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

新加坡最近也就中国计划投资四百三十亿人民币(约六十三亿美元),在马六甲海峡建造新港口皇京港之事大做文章,直指有关计划并非商港那么简单,而是要充实中国军舰停泊的军港。马六甲皇京港地处马六甲海峡战略位置,由三个人造岛和一个自然岛屿组成,占地一千三百六十六英亩,按照规划第一岛将建造旅游、文化遗产及娱乐区,第二岛将建成物流中心、金融、商业、补给与高科技工业区,第三岛为综合深水码头及高科技海洋工业园,第四岛则为码头、临海工业园。整个皇京港开发将于二零二五年完成,其中深水港建设预计最快将在二零一九年竣工,它将取代新加坡成为本区域最大港口。

大马是最热心推动“一带一路”的东盟国家,皇京港项目被两国视为配合一带一路的一部分,旨在提升双边贸易和促进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航运物流,此前中国和大马已组成港口联盟,涵盖了马国六个港口和中国十个港口。随着大马与中国越走越近,新加坡备感压力。中国也许想借用大马给新加坡压力,大马也希望借用中国充沛资金发展国家,与新加坡一较高低。

Advertisements

3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作者这类标题哗众取宠,製造片面而主观的废话。人家谁要和谁军演,就会对谁造成”坐立不安”的论调就是一种无知和幼稚想法。要是跟据笔者的三岁小孩的讲法,其实标体是” 贪污腐败的共党大国和的回教邻居联手军演准备吃掉新加坡而使它坐立不安”。。。那不是更精采吗?想当年马国缴共产党和反华人的历史已经被我们的中国朋友忘了一干二净了。这就是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的道理。好好向她学学吧!

    Woo Tze Ning

    十二月 9, 2016 at 6:45 上午

    • 是的。马来西亚是一个马来人至上的国家,对当地华人的二等公民待遇有目共睹。和他们合作,是在纵容他们这么作。
      整篇文章都没提到新加坡如何对联合军演有表现任何不安,这和大标题不符!而且,军演并不代表两国军事结盟。对新加坡并不造成任何威胁。根据文章对皇京港的描述,并没有预留任何地段供军事用途,纯粹是一种商业合作。新加坡已经不只是依靠转口贸易生存,现在已经成为区域的金融、人才、医药、科技中心,对于皇京港所给予的威胁,并不那么严重。

      Liked by 1 person

      非政客

      十二月 9, 2016 at 1:10 下午

  2. 沧海横流聚德星,龙马精神各芳馨。
    演习本为救援立,操练何来魂梦惊。
    道行正义胸无袒,坐立不安已偏心。
    集兵练卒欲作盟,友谊和平永常青。
    ======================

    德仁

    十二月 10, 2016 at 7:59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